164041377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日媒揭露中国研修生在日境况:受高压、虐待、性骚扰
澎湃新闻 2017-02-13
日本一档披露日本雇主欺压中国研修生(技能实习生)的电视节目近来颇受关注。一些日本网民认为节目内容是假的:“日本人不可能剥削,应该是中国人在日本剥削中国研修生。”
真相如何?请看调查。
【高压 虐待 性骚扰】
日本1981年确认“外国人研修生”在留资格,1993年设立外国人技能实习制度,即发展中国家的人在日本研修结束后,可与企业签合同,边劳动边学习技术,最长3年。在日华人一般将研修生和技能实习生统称为研修生。
这些研修生大多从事日本人不愿干的低薪“3K工作”(危险kiken,脏kitanai,累kitsui)。
研修生听起来好听,但实际上作为低端劳动者,大多学不到什么特殊技能。记者在北海道水产品加工厂和养牛场看到,中国研修生从事的是往鲑鱼身上抹盐、挤牛奶、清扫牛棚等简单工作。


在这档引起争议的节目中,一名中国妹子诉说她们这些研修生被日本雇主压榨、性骚扰的境遇。

在日华人李先生说,这个节目说的是事实。他的朋友在香川县高松市一家接收研修生的手机厂当翻译,经常听到类似情况。研修生不仅在薪酬方面与正式的日本员工差距巨大,有的还遭受性骚扰、经常无偿加班。
曾有一名女研修生给在日华人打电话,哭诉自己遭受虐待。她说,自己偷偷打来电话,怕被日本老板发现。
了解中国研修生情况的在日华人鲁蓬人说,有的研修生“就像生活在监狱中”,被禁止独自出大院,与过去的劳工相差无几,只是多了个休息日和小范围的自由活动区。
研修生往往被摄像头监控。有些女研修生反映,她们的宿舍也有摄像头。
日本厚生劳动省2016年8月公布的数据显示,在2015年被调查的5173家雇用外国研修生的日本雇主中,七成违反劳动基准法或劳动安全卫生法等法律。
日本时事社评论,由于日本劳动力短缺,对外国研修生这种“廉价劳动力”的需求量越来越大,利用外国人不熟悉日本劳动法的弱点恶性雇用成为普遍状态。
【被骗 交钱 白干活】
一名遭压榨的中国研修生说,日本老板拿合同威胁她,按照合同她似乎还不占理。
鲁蓬人说,研修生都是被“高收入”忽悠而来,所签合同大多非常不公平。而不少研修生并不清楚合同的具体规定,有人的合同都被日方收走了,自己连凭证都没有。
中国人要想去日本当研修生,通常要向国内中介交高额手续费和押金,如果未能履行合同,要支付高额违约金。即使如期回国,押金也可能要不回来。
鲁蓬人发来他和研修生朋友微信聊天的截图:



这名已经回国的研修生以前在日本岐阜县工作,赴日前给了中介4万元人民币,回国后一分钱都没拿回来。
一名山东小伙子当研修生时干活手受伤,休息了一周就被老板要求立即回国,回国后欠了一屁股债。
鲁蓬人说,近几年日元急剧贬值对研修生打击太大了,挣的钱都蒸发了,再扣去中介费等,几乎是白干。
【失踪 自残 咋养老】
了解中国研修生情况的在日华人姜先生说,研修生当初被忽悠说到日本能挣大钱,但现实是既学不到技术也攒不下钱。有些中国研修生实在受不了日本雇主的压榨,感觉“唯一的出路就是逃离”。
鲁蓬人和在长野、名古屋、岐阜、广岛、山口、熊本等地工作的研修生都有联系。他说,有很多研修生想从工厂逃出去,他劝他们不要冒险。
还是有不少研修生逃离,成为“失踪”人口。

日本法务省去年10月发布数据显示,2015年研修生失踪人数达5803人,其中3116人是中国人。自2011年起,5年间已有超过1万名中国研修生在日本失踪。
一些日本雇主批评研修生干活不认真还容不得说。
而研修生工资低,很多住得偏僻且基本不会日语,娱乐等精神生活贫乏。有人在重压下走上绝路。
一名中国研修生2013年在广岛县一家牡蛎加工厂用刀具和铁锹打死社长和一名员工、打伤6人后,用铁锹和牡蛎加工工具自残。他供述,自己不懂日语,易被孤立,工资低还挨老板骂,不由心生怨恨。
姜先生还提到研修生的养老问题。他说,如果研修生在日本期间没加入年金体系,或加入了但不能与国内的衔接,就会影响其老年生活。从国家角度来看,一个人年轻力壮时为外国政府所用,上年纪后回国享受社会福利,这个账怎么算都亏本。
【“现代奴隶劳动制”】
日本厚生劳动省1月27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10月底,在日研修生超过21万人,同比增长25.4%,他们支撑着日本的农业及渔业。
日本政府说,外国人技能实习制度有助于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是日本通过技术转移为国际社会作贡献。而日本共同社评论,原则与实际相差甚远,已经到了该从正面讨论此制度的时候。
札幌律师会的律师猪野亨直言,低工资、长时间劳动,这是借劳动之名的奴隶待遇。技能实习制度在实践中成为补充日本劳动力不足、残酷役使被欺骗来到日本的外国人的制度,是伪装成合法的现代奴隶劳动制。
日本众议院去年10月25日通过《外国人技能实习制度规范化法案》和《出入国管理及难民认定法修正案》。前者旨在改善研修生工资待遇;后者增添了一项新的在留资格——“护理”。日本媒体认为,这将推动外国护理人员大幅增加,缓解超老龄化日本社会护理人员严重不足的现状。
猪野亨指出,日本政府将护理、建筑、第一产业等日本人敬而远之的工作都让外国人来干,至少应该让外国研修生与日本员工处于同一工资水平并禁止中介榨取。
如视频末尾所示,一些日本网民认为,研修生不是正式劳动者,当然不能给劳动者的钱;还有人留言“要是有意见就别来日本”。
而猪野亨认为,日本社会既然依赖外国劳动者,就需要认识到:“我们的劳动力正在退化,自己都没有办法生产大米和建设道路,请世界各国的朋友来帮忙。”
(原题为《中国研修生在日境况牛马不如,家里父母知道了该有多心疼》)
8
2016年10月中旬,我母亲在钟祥市中医院办理入院手续,并在肛肠科做了内痔手术,术后医生告知如身体不适立即与她取得联系。16日傍晚我母亲伤口部疼痛难忍,遂联系主治医生,告知病情医生说这要立即上药。于是我呼叫医护人员,谁知过了一会儿,来了一位护士“气势汹汹”走到我的病床前,态度恶劣的只说了一句话,“你这点病不要动不动就找医生。医生不在,明天再说。”然后不闻不问头也不回的摔门而去。此时我母亲疼痛难忍,在无奈和剧烈疼痛中坚持了一夜。17号我母亲实在是疼的受不住了。就又呼叫医护人员,来了一位护士后我母亲告知疼的实在受不住,要求医院能用止疼栓。谁知护士又是只说了一句“给你换药是医生的事情与我无关”然后又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看见医护人员是这种态度,此时我母亲唯有强忍眼中泪水,痛苦而又绝望的,承受着身体及心理上的痛苦。20号,我母亲来到肛肠科的检查室做常规的治疗流程"水疗"。此时检查室已经有多名病人也在等候检查。这个程序需要病人坐在椅子上。因为在之前做过这个检查。当时发现椅子有问题,病人不能平稳的坐在椅子上。所以就提出疑问说,这椅子好像有问题吧!能不能换一个椅子。谁知肛肠科负责检查的医护人员此时提高声调,阴阳怪气说了一句,是你"屁股太大了,没有坐好吧"。此话一出,引得检查室内那些等候检查的病人哈哈大笑……。可怜我这个农村的老母亲。在身体遭受手术带来疼痛的时候,还要承受肛肠科那些医护人员的"羞辱"。事后我母亲实在是忍受不了这种待遇。就在今天上午,肛肠科主任医生带着以上文中医护人员查房的时候,我母亲质问那些医护人员,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待病人,我要投诉你。谁知那医护人员向我母亲"眼睛一瞪",恶凶凶的怒斥我母亲:怎么,你想怎么搞?


以上是我母亲在钟祥市中医院肛肠科住院治疗的遭遇。恳请相关部门调查核实。如有虚假,本人愿承担一切责任。只为母亲讨回不公平的待遇。(文中相关人员姓名暂不公开)

20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