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故道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湘西祭祀仪式

旅游 2018-07-16 阅读 1.1万 回复 5

京华时报讯(记者赵鹏)昨天,中央财经大学中国社保研究中心公布了《中国社会保障发展指数报告2012》,人社部专家咨询委员会专家、中央财经大学中国社保研究中心主任褚福灵介绍,全国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结余够用1.5年,但最低省份的结余仅够使用半年。报告还披露出全国失业保险基金结余偏高,最高的省份即使不再收取也能用30年。人社部劳动保障研究院院长刘燕斌在会上提出,相应省份应调整失业险缴费费率或扩大失业险使用范围。  养老保险结余处在合理区间
  报告称,全国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结余系数为1.5274,基本处于合理区间。换言之,这是指全国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结余够用1.5年。褚福灵表示,结余够用1至2年,属于较为合理的区间。一方面结余太多说明百姓缴费负担较大;另一方面如果结余过小,遇到支出增多等问题时会缺乏应急的机动性。
  但各地区养老保险基金结余系数差距明显,最高省份的养老保险基金结余系数为4.0656,即能用4年多;最低省份的养老保险基金结余系数为0.5613,只能用半年多。这表明在养老保险基金结余方面存在不均衡的问题。
  失业保险结余各地差距显著报告指出,全国失业保险基金结余系数明显偏高,各省份差距悬殊。2011年,全国失业保险基金结余系数5.1764,意味着结存量够未来5年用,明显偏高。最高省份结余系数达30.2476,足够再用30年;相比之下,最低的上海,结余系数为1.7328,处于运转良好的区间。在全国31个省份中,失业保险基金结余系数超过10,即失业保险基金能使用至少10多年的省份共有11个之多。
  人社部劳动保障研究院院长刘燕斌在会上指出,这一问题说明有些地区的失业保险结余已经不再是太高的问题,而属于畸高范畴。说明相关地区的失业保险政策已经不太适应于现状,应该加以调整了。刘燕斌建议,相关地区应调整失业险缴费费率,或者扩大失业险的使用范围、功能。
  ■马上就访
  北京养老负担低于全国水平
  记者了解到,北京市的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结余系数为1.551,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另一方面,全国养老保险负担系数为0.3165,大约相当于10名在职人员供养3名退休人员,说明老龄化问题还算相对稳定。但是,各地区养老保险负担系数差距明显,最高省份的养老保险负担系数为0.6324,约为10名在职人员供养6名退休人员,负担相对较大;而最低省份广东的养老保险负担系数为0.1087,10名在职人员只需要供养1名退休人员,压力相对较轻。褚福灵认为,这表明在养老负担方面我国整体性存在明显不均衡的问题。
  北京市的养老保险负担系数为0.2265,10名在职人员只要供养2名退休人员,低于全国平均负担水平,处于良好状态。
房地产市场近来出现一些值得注意的新苗头:一二线城市房价“加速赶顶”,许多曾经热炒的三线城市,“鬼城”已露出狰狞面目。曾几何时,因为“抢房”人太多,温州的“日光盘”、“夜光盘”都放在体育场里开盘。现在,抵押止赎的房子挂在淘宝上,鲜有人接盘,这与一两年前的盛况相比,恍若隔世。而多家银行开始相继加入暂停房贷的阵营,也是值得重视的信号。
“内地房地产市场在高位出现的这种情况,与80年代后期的日本及此轮危机前的美国非常相近,住宅类资产价格持续冲高到信贷无法支撑甚至枯竭的程度,‘尾部风险’值得警惕。”不久前,记者随一政府代表团访问澳门,与多位经济专家谈及内地房地产问题,澳门金融管理局的一位人士如是说。
价格是预期的反映。太多的教训说明,对于靠货币膨胀堆积起来的资产泡沫来说,逆变往往就是心理上的“一转念”。当然,开始是少数人的先知先觉,比如,经历过多次房地产崩盘的李嘉诚先生,他在“别人贪婪的时候我恐惧”。香港一位长期关注房地产市场的资深投行人士说,李老先生的这次“敦刻尔克大撤退”,用西方危机预警理论来解释,堪称是一只“矿井中的金丝雀”,对内地楼市有重要的警讯价值。
内地房地产十多年的流金岁月,没有出现过大的衰退,许多人都把楼市泡沫当作鬼——谁都没见过。在房价飙升的岁月里,华尔街向市场注入了太多的兴奋剂。在它刺激下,所有人都成了“棒球明星”,都创造了辉煌,财富神话来得是如此容易。而美国式教训说明,房地产高潮的“尾部阶段”,既是利润最丰厚,也是灼热和市场极易变脸的时候,沸点一不小心就成为顶点。
所有的资产泡沫本质内涵都非常接近,那就是失控的货币超发和信贷扩张。调控与反调控的博弈中,市场参与者总要与监管者玩“胆小鬼”游戏。调控中的一道道“硬杠杠”一再被逾越。甚至当暴风雨即将袭来时,投机者、监管者、金融机构都放弃了雨伞,大家侥幸“市场会有永远的繁荣”。而当下的中国,楼市泡沫正在累积。不要以为泡沫没破就否认泡沫的存在,用美国人危机反思论的话说:“如果问题本身是错误的,那么答案也就不重要了”。
中国百姓省吃俭用的储蓄一次性地用在了房子上,钢筋混凝土成为国民财富的载体,这是经济诸多困境的原因之一。经济结构失衡、房地产畸形繁荣已系统性地损害了内在消费力,也极易出现“一业火旺百业衰”的被动局面。尽管楼市十年狂飙的红利让许多人受益,他们振振有词有千百条理由支持房价继续上涨,但如果以物业税和空置税为核心的“长效机制”一旦推出,预期改变必将倒逼二手房如决堤般涌出。从长期来看,老龄化大潮已至,当家庭财富主要寄居为房产,当80、90后的家庭都拥有多套房产时,谁来保证这些财富不贬值?未来靠什么样的“大力士”来支撑畸高的房价?
熟透的泡沫有时一根针就能刺破。中国在接近110亿的天量M2驱动下,沸腾的市场警示我们,十多年流金岁月孳生堆积的资产泡沫,已面临极大的“尾部风险”。此刻,需要有“矿井中的金丝雀”来预警,李嘉诚先生的“恐高”是理性的选择,无意间做了一次“矿井中的金丝雀”。
当市场本身难以承受畸高的价格时,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可能吹响恐慌性离场的哨声,血腥的“踩踏事件”瞬间会形成决堤的合力,再坚固的马其诺防线刹那间也会被无情地摧毁,就像6年前6100点的股市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