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马甲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帅锅,我只能用这个流行而笼统的词称呼你。因为我们素未谋面,不曾相识。 很难说清,手链丢失时那一刻的懊恼,焦急和郁闷。我原路返回,沿着楼梯,又顺着马路快速而仔细的搜索过了,最终一无所获。虽然离手链丢失的时间仅仅五分钟,但理智告诉我找回她的的机率仅为0.001%,当我抱着最后那点几不可见的微小希望,到丑小鸭早餐店前台询问时,老板奇迹的把她放在了我的眼前。 我只能说是奇迹。 奇迹总是让人喜悦,惊讶。而我迫切地想了解,奇迹发生的全过程。 老板随手指了个正在吃面的男子说:喏,是那个帅锅捡的。 我立刻就奔到了他的面前,高兴地说,帅锅,是你捡了我的手链么?我还想说,帅锅,你的早餐我请了。我还想说,谢谢!真的感谢! 可是,我话没说完,男子将脸从牛肉面中抬起头,莫名其妙地看着我说,我什么也没捡啊! 尴尬,真是尴尬,我傻傻地问老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板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很不好意思的说,噢,好象不是他! 临走时,我不死心地看了看那个男子,他已经又将头埋进了牛肉碗里, 一副不理世事,埋头苦干的样子,我心里默默道了个歉:帅锅,我真的不是来搭讪的。 我留下了电话,对老板说,如果捡到东西的那位帅锅再来,请你一定留下他的联系方式,老板点头点得那叫一个欢乐啊。 一天过去了,二天过去了,一个星期过去了,我天天去问:他来了么?老板天天都答:没来! 今天我又去了,老板很不好意思地说:唉呀,我不记得那帅锅长什么样子了。 我彻底失望了,如果再不能联系上你,那么向你道谢的机率完全为0了。 虽然,你也不差这么一个感谢,但是,在人流穿梭的早餐店里,是你大喊一声:谁的手链掉了?!才让她有惊无险地重回我的身边。 你不差这个小小的感谢,我却不能不表达我的谢意。你机智,善良。你是我们钟祥人民爱吃的油果子,你是我们大陆人民心中高端大气的茶叶蛋,你是我们桌子上必不可少的米茶,是我每天爱喝的香甜米酒;你是爱,是喜悦,是希望,是世间人心不可缺少的阳光,你是人间最美四月天! 我电话号码放在早餐店已经两个星期了。帅锅,让我们把那个早餐店里三十多种早点,都尝一遍吧。

与狼共舞

文学 2015-05-27 阅读 4571 回复 25


“你在哪里呢?亲爱的!”

“亲爱的”这个称呼肉麻到让人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将手机从耳边移开,扔到浴桶边上,不耐烦地骂:“江小波,你有话快说,有P快放!”

不是我没素质,实在是江小波嘴里没个正经。 我无数次威逼利诱,加严重申明,不许叫我“亲爱的”,谁知他却把我的话当成了耳旁风。

他既然厚颜无耻,我自然不仁不义了。

何况,我正在泡澡,也不方便接电话。

“吸气,呼气,闭上眼睛,随着音乐冥想,想象自己绽放成一朵莲,一朵出水的莲。”耳畔响起低沉而充满诱惑的男声。伴着叮咚的山泉和清脆的鸟鸣,我躺在温温热热的浴桶中,缓缓闭上眼睛,想象自己嗅到了满池的莲香。

“小贱人,你旁边是哪个野男人?!”江小波在电话里怒骂。

从浪漫唯美的“亲爱的”’瞬间变成粗鄙低微的“小贱人!”真是飞流直下三千尺,这落差未免也太大了些。

我心里甚是不爽,挑衅道:“呵呵……凭什么告诉你?!我在紫藤,有本事你现在就过来查岗啊!”

说完,我狠狠地挂了电话。

始终站在浴桶边的梦洁“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见我看她, 忙又摆出一副温柔可亲的样子,用手试了试水温,体贴地说:“花姐,我再给您加点热水吧。”

紫藤,不愧是郢城最大的美容会所,美容师们个个聪慧机敏。我点点头,正准备继续闭眼假寐,突然道白光一闪而过,差点晃瞎了我的眼睛。

“哇!丽锦,你好白好亮!”我忙撩起淡粉色的纱帘夸张地惊叫。

“看什么看?你又不是没有?!”丽锦双手捂胸,只穿了条一次性内裤,羞羞答答地往美容床上爬。见她扯起毯子将自己盖了个严严实实。我怏怏地收回视线:“切!真小气!还是好朋友呢。”

我爱看美女,见到美女我就花痴。

但一看到男人,我就下意识地脸盲。我总觉得他们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呆滞又愚蠢。寻常一个男人,不在我面前晃个四五次,我是记不到的。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真是天大的灾难。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凡事总有例外。

比如,江小波,他就有本事,让我一次就记住了他。

那天,我们共赴一个朋友的宴请。同时到达王府大酒店,一起等电梯,共在一个桌子上吃晚饭,但这并不足以让我记住他。

他共敬了我三次酒,我都拒绝了。理由只有一个,我不善饮酒。

第四次,他走下位置,端着酒杯,慎重地走到我面前,客气地说:“谢谢你帮我写的稿子。我很喜欢,先干为敬!”

我无比为难地看着他,满桌人也都兴致勃勃地看着我们。我暗想再推辞下去,必会损了他这个电视台主持人的脸面,只好端起酒杯勉为其难的抿了一小口。

这下可好,一桌子人起哄轮流敬我。

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

一桌子这么舔下来,我也扛不住啊。回家睡到半夜,腹中一阵绞痛。

我捂着肚子,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手忙脚乱地烧开水,翻箱倒柜地找蜂蜜喝。

那夜正是九月初九,上香还愿的好日子。郢城灯火通明,人头攒动,满城烟火。想起那个罪魁祸首,我咬牙切齿的骂:“江小波,你害死我了!”

女人,一般都不会忘记伤害她的人,而我彻底记住了江小波。

浴室外面,有位美容师正在不遗余力地夸奖丽锦,大约说她肤白貌美,五官精致等等。我心中暗叹:幸好,月宫被嫦娥给抢先占了,不然,她都要将丽锦捧到天上去了。

梦洁帮我加了一瓢水,有些担心地提醒我:“花姐,刚才我们放的冥想音乐里,有男人的声音,万一他误会了怎么办?”

他,自然是指江小波了。这个小姑娘,还惦记着我刚才的那通电话呢。

我笑着说:“误不误会那是他的事。何况这是女子美容会所,哪能让男人进来。”

“我们这儿男人是可以进来的!”丽锦急忙解释:“花姐,你现在用的这个房间叫与莲共舞,就是我们这唯一的夫妻房!”

“什么?!与狼共舞的夫妻房!”我浑身一震,惊讶地看着她。

“是与“莲”共舞,”梦洁小心地纠正我,见我怔怔地看她,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如果是夫妻,就可以共用这间房。当然,我们都会出去的,这里面只有你们两个!”

梦洁的话真是暧昧,又让人浮想联翩。

我神思一恍,她已将一个小瓶放到我鼻尖下,鼓励我:“花姐,您闻闻这个。”

“唔……”闭着眼睛对着小瓶深吸一口气:“好香。”

“这是依兰精油,具有催情效果。”梦洁说得云淡风轻,我听得五雷轰顶。

“你要做什么,你千万别乱来啊……”我瞪大眼睛,呆坐在浴桶中,整个人都不好了。纱帘外,有个漂亮的美容师正对着床上的丽锦揉啊,按啊。

我满脸骇然,捂着胸,急急地滑到水底:“你先出去,我要穿衣服!”

梦洁站在旁边委屈地叫:“花姐,我不会拿您怎样的!”

“你当然不会拿我怎样,但是,你这里服务如此周到,谁知道你们会不会备着小鲜肉呢。万一,我把持不住……”我越想越后怕。跳出浴桶,扑到柜边,边套衣服边往外跑。

“哈哈……”丽锦在躺在床上耻笑我:“花大胆儿,你也就这点胆量啊。”

我属鼠,我胆小。

梦洁追了出来,拉住我:“花姐,你既然不做身体,那我帮你化个淡妆吧。”

我思量片刻,终是依了她。

梦洁将我一路送了出来,又帮我按了电梯。从紫藤下来,老中百被拆得一片狼藉。我一抬头,江小波的车就大大咧咧地停在路边,一副守株待兔的模样,他竟然真的追了过来。

想起那个依兰精油,也不知那功效散了没有。我转身就跑,幸好路边有家小不点女装店,我一头钻了进去,躲到了柜台后面。

灯影重重,江小波在店里如无头苍蝇般乱窜。

卖衣服的导购,见到江小波,一脸地色令智昏: “您是来找女儿吧,她真是顽皮噢,一进来就钻到我的柜台后面了!”

我气得要死,跳了出来,当着导购的面,抓着江小波的袖子一脸无辜地撒娇:“粑粑,我不想跟你吃饭饭!”

来来往往的顾客狐疑地看着我们,还不到30岁的江小波满脸凌乱:“小贱人,你……”

让爱牵你的手

情系钟祥 2014-10-21 阅读 1.2万 回复 74


昨天,去长寿朱坡看三胞胎。
还未到八点半,网友香香公主就急吼吼地到了约定的地点。
原来她不能亲自到长寿,就托我将她的爱心带过去。
好吧,说白点,就是让我帮她带钱过去。拿人家的手软,这真是个快乐又不好意思的事儿,因为我又得替三胞胎说谢谢了。
这边刚收了人家的钱,网友缘随风又到了,我们一起坐车到长寿,谁知到了长寿,她也要我帮忙把爱心转交给三胞胎,好纠结,我想说,你人都来了,干嘛不自己给啊啊啊啊……
还是网友优乐美三胞胎最省心,把自己穿过的衣服洗得干干净净,拖了一箱子过来,主动送给三胞胎了。
在这里我得好好说道说道温笛网友,我人都到长寿了,你自己看到贴子晚了,没赶上趟,作什么还打电话埋怨我来早了呢?早了也罢了,又怪我不星期天去,真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下次要来你自己来,表喊我。还有小手,你的祝福我带到了,至于香吻非版有木有带到,你问他……:lo
林全国的信用社帐号上,不知被哪些网友打了四百块钱,查也查不到,网友们献爱心不留名,你们妈妈知道吗?
至于说没有信用社帐号,让我帮忙开建行户头,你们再来汇钱网友们,你们这么大胆,就不怕我黑了你们的钱钱么?!
好吧,我们都是小P民,力量微薄,好在有实力雄厚的(财大气粗的土豪)童鑫和圣元厂家作支持。
尤其是圣元厂家的美女,她乐呵呵地说,我一看到你的贴子就决定资助了。我们非常乐意帮助这些孩子,希望象你们论坛这样的爱心媒体多提供信息。
很开心,我所喜欢的论坛能被人称为爱心媒体。当然,媒体不止我们钟祥论坛一家,钟祥电视台,芝麻开门摄影,天净沙网友,还有和我们论坛的非礼莫入版主, 我认为他们都是媒体,因为他们都带了相机。
不过,我才不羡慕他们这些有钱人,他们有大相机,我也有美颜小手机,我用手机P图照样也能P出大片的感觉。
三胞胎有长寿老唐书记的惦记,有计生站王站长的关爱,人大严主任上上下下的张罗,还妇联张主席,朱主席们的关心,有我们网友和全社会团体的爱心和关注,是幸运的。
我们的社会爱心需要政府,民众共同的力量才能散发更大的光芒和温暖。
亲爱的孩子,让爱牵你的手,我们一起走。

我叫林全国,男,现年30岁,全家8口人,家里有责任田12亩(其中水田10亩,旱田2亩),家住钟祥市长寿镇朱坡村七组。联系人:林全国 联系电话:15572601952 信用社账号:6224120112596013 2014年3月我与爱人刘珍梅登记结婚,201_4年8月22日我爱人在钟祥市人民医院妇产科生育了三胞胎女孩,当时老大3斤4两,老二2斤2两,老三4斤4两,这对我个人和家庭来说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喜事。当时由于情况特殊,老三留在市人民医院妇产科护理,老大、老二被紧急送往荆门市第一人民医院做特级护理,由于市人民医院和荆门一医妇产科医生和护士精湛的医术和对生命高度负责的职业责任感,目前三个小孩的各项生理指标都很正常,现己出院在家,在此再次代表我的家人对他们表示衷心的感谢!
逢喜事精神爽,参忧愁叹息多。一直以来,家里仅靠10亩责任田的维持生计,加上父母年近花甲,身患各种疾病。虽然我两弟兄在外打工,但维持生存唯实不易。居家常常入不敷出。因维修房屋和结婚还负债2万多元,加之这次三胞胎女儿的降生,先后在钟祥市人民医院和荆门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护理各种费用共开支5万多元(其中钟祥市人民医院住院费7000元,生活费2000多元,荆门一医护理费4万多元),现在家里累计负债达8万多元。母乳远远不够三张小嘴,每月仅奶粉费用在3000元左右。家里负债每天以100—150元的速度递增,这无疑给我这个本来就清贫的家庭是雪上加霜,一家人惊喜之余面对抚养费更是堪忧,眼看着三个女儿一天天在长大,而家里的债务也一天天在增长,我的母亲几次含着高兴和心酸的泪水对我说:“儿子啊!该借的我们都借了,再也没有办法想了,往后的日子怎么过呀?”我看着三张嗷嗷待哺的稚颜,暗暗为这三个可爱但投胎错了家的孩子泪流满面。我本无能让全家穷困潦到,度日如年,再加这三千金,让我举步维艰。我只能强忍着泪水安慰我的家人。我坚信在这太平盛世,有组织和社会爱心人士,我的三胞胎女儿就不会被饿死,党和人民政府以及社会各界爱心人士会伸出援助之手,给我的这个特殊的家庭一点温暖的。 如果您有心,可否请您赠一缕阳光;如果您有爱,可否请您赠些许温暖;如果您有情,可否请您伸出援助之手。哪怕是一口奶粉,哪怕是一块尿布,哪怕是一个鼓励的微笑!男儿有泪不轻弹!我真的真的需要大家的力量来支撑我走下去。在此我代表我的三胞胎女儿向各级人民政府、各级领导以及社会各界爱心人士先行拜谢!今日的滴水之恩,来日我家世代定将涌泉相报。
如果可以,恳请好心人为我三女取个名。大恩于我,我当为牛马;大恩于儿,儿之再造父母!恳求您们的关注,谢谢您们的关心! 联系电话:15572601952 2014年10月15日

我的小城(之二)

文学 2014-06-22 阅读 6074 回复 44


故事一:
一取稿费毁清白

小手终于从江城回来了,当然不是为我。
虽然我曾日思夜想,一天三遍地催她,你回来时一定提前告诉我,我好准备你的稿费。
她倒一点也不客气地答,好,80万现金,必须崭新连号的!
眼看她将那个“万”字加得理直气壮,我恍如杨白劳被黄世仁逼债,没有喜儿的我只得以死相挟:我去跳楼!
跳楼?她发来一张满嘴大牙的笑脸,你以为你跳楼就能昧了我那80万?你未必还有那么值钱?是哪个男人瞎了眼睛会花80万要你?!
我顿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暂不说,为了她的稿费,通常睡得日上三竿的我破天荒的起了个大早,也不说我穿越大半个城区从城北到阳春街,然后踩着海子河的污水一路步行到河街老邮局,更不说没有她的身份证,我还特意请了位帅哥希望凭借美男计收买邮局MM。
可是,我万万没想到,当我领着帅哥踏进老邮局大门,却发现有个老朋友正在里面守株待兔。
四目相接的刹我急忙解释:我是来取稿费的。
帅哥忙补充一句:我是来帮她取稿费的。
而老朋友却对我们报以一个意味深长的笑,事到如今,任何解释已是欲盖弥彰,我除了哀叹时运不济,更坚定了一个真理,小手命里克女人啊!
虽然我离江城很远,虽然我一年难得见她三次面,但万万没想到她竟能将我克到一取稿费毁清白的地步!
亏她还有脸找我要80万现金,还崭新,还连号!
想让我赔了清白又折钱,做梦!
我就算口吐三升鲜血,也不会象周郎般仰天哀嚎既生瑜何生亮,我得时刻告诉自己要坚强地活着!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