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龙 民》 乡夫 著

2013-05-18   发表于 文学   阅读 200.9万   回复 54
【前 言】 这是一部记录跨世纪农民六十年变迁的长篇小说!  本书以农国庆与几个伙伴爱恨情仇的经历,讲述了江汉平原“龙村”六十年间发生的巨大变化。这就是中国农民从未经历却又不得不经历的残酷而又辉煌地走向富裕、走向希望的《龙民》。 本故事无声地剖析了生活的原理,年轻人看了,意气风发,启迪人生。老年人看了,回味无穷,发人深省。
龙 民
第一部
郑雪莲被世俗偏见激怒了,她鼓起勇气在龙行河边拦住农国庆,动情地说:“国庆哥,我们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我们再清白又有谁肯相信?我的身子属于你,我们生米做成熟饭,不怕父母不同意。然后,你请媒人到我家提亲。”身体随着话音倒向农国庆......
第一章
1949年9月下旬,一个特殊的多雨季节。
在江汉平原中部一个叫龙潭湖的岸边有一座古老的龙王庙,庙旁有几棵古老的皂荚树。一棵过百年的银杏树生长在老堤边,老堤上住着龙吟村老百姓。龙王庙前的老堤脚下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像蚯蚓蜿蜒在林间草丛,小路尽头的荆棘杂草之中“潜伏”着一个“柴草垛”,从柴草垛里冒起的缕缕炊烟经风吹雨打仍旧顽强地冉冉上升。定睛细看,你才能发现那柴草垛竟然是一个窝棚。窝棚内住着一对夫妻,丈夫叫农治武,二十五岁,长得很有特点。他有两大,一是个儿大,你看他虎背熊腰,站在人群里比谁都高。二是力气大,干起肩挑手提的农活来一个顶俩。说实话,只要有饭吃,农治武浑身就有使不完的力气。他当兵时,在战场上敢冲敢打敢拼命,人称“拼命三郎农火铳”。
农治武的老婆章新兰比他小两岁,生得团头大脸,五官端正,性情温和,品貌俱佳。他俩结婚时没有房子,他的哥哥农治文要把茅草小屋让给他们,恰逢哥哥的妻子要临盆。农治武说:“嫂子就要生孩子了,不能没有房子。”于是,自己到龙潭湖泊割回芦苇、茅草,在龙王庙前搭了一个窝棚住下。
天降大雨,汉江涨水,村里年轻力壮的人特别是男人都得去防汛抢险。由于章新兰怀孕产期已到,农治武不敢远离,于是,老父亲农方义代替他防汛去了。
9月30日夜里,闪电夹着雷鸣,狂风裹着暴雨,以摧枯拉朽之势席卷大地。在雷、电、风、雨中,最害人的是风。狂风吼叫着,有时直压,压得窝棚欲塌;有时横吹,吹得窝棚欲翻;有时上卷,卷得窝棚欲飞。要不是农治武白天用绳子将窝棚捆绑着系在四周的四根大木桩上,窝棚只怕早就放“风筝”了。大风掀不翻窝棚,改“全面出击”为“重点进攻”,寻找到薄弱环节,便毫不留情地拨起一束茅草撒向空中,雨水立刻见缝插针,灌进窝棚。农治武迅速扶起章新兰挪一个地方,再找来盆、罐、碗、钵接水,搞得手忙脚乱。仍是接了这里漏了那里。夫妻俩倦缩在一角,相对叹息,无计可施。
章新兰又一次说肚子痛,而且疼痛加剧,农治武傻傻地抱着章新兰,不知该怎么办。章新兰强忍着痛说:“快!快去叫嫂子。怕......怕是要生了。”农治武的母亲早已去逝,只能靠嫂子来拿主意。嫂子姓钟,没有名,嫁给农治文后,取名钟文英。
农治武顶着风雨,借着闪电的光接来文英。文英虽然生过孩子,但听到章新兰痛苦的叫喊声,看到这到处漏雨且随时有可能倾倒的窝棚,加上窝棚里要啥无啥,因而,并没有接生经验的钟文英害怕极了,不禁浑身发抖,牙齿打架。她颤颤粟粟地对农治武说:“快!快!快去请满展么姑”。
满展么姑实名盛耀芹,三十四五岁,是村里唯一的接生婆。年轻时是当地的一枝花。由于她与男人做“那事”太主动,而且喜欢握住男根睡觉。男人接受不了,骂她不守妇道,太骚,休了她。却被地主恶霸、铲共团团长罗胡子看中,强娶为妾。可能在家中受排挤,生活不如意,她便信鬼信神,干起了看相算命的勾当。并自称能“过阴”,与鬼神对话,天上的事知道一半,地下的事全知。因为她的身份特殊,大家想说不敢说,想笑不敢笑,便半真半假,戏称“满展么姑”。又因为她平时穿衣花里胡哨,说话浪声浪气,所以,大家背后更多的称她为“盛妖精”。
农治武搂着章新兰,对文英说:“你看这天就要亮了,还是等天明了再去请吧!”又用手轻轻抚摩着章新兰的肚皮,安慰地说,“新兰,再忍一会儿......”
文英怒气顿生,不等农治武说完,指着他的鼻子,结结巴巴地骂道:“你,你这个**,生孩子还能忍吗?”
农治武见平时十分温柔的嫂子发怒,心里一惊,说道:“天这么黑,风雨这么大......”
文英拦住话尾,又一次呵叱:“怕,怕你就不日......”文英猛然醒悟:我今天是怎么了?气昏了?还是吓傻了,竟然说出如此下流的话。硬生生地卡住下面的一个字,改口说道,“怕,你就不结婚嘛!”
农治武压根就没有感觉到嫂子的话有什么问题,也没有心情去想,站起来冲出窝棚,甩下一句话:“我是怕盛妖精不来”!
农治武深一脚浅一脚地滑到盛耀芹家,急促地拍门大喊:“满姑,满姑”!
盛耀芹在床上睁开眼,将侧卧的身躯翻成仰卧势,手揉眼睛,嘴打呵欠,漫不经心地问:“谁呀?”
农治武急促地答道:“是我,我是农治武,老婆肚子痛得厉害,我来请您去接生。”
“我昨晚不是说过吗?”盛耀芹慢条斯理的话语传出门外,“她今天夜里生产不了,要生也是明天白天的事。”
“您一定得去。我求您了。”农治武在门外将门敲得山响。
盛耀芹虽然很不耐烦,但在农治武的央求下,起床、开门,又穿上蓑衣,拎着马灯来到窝棚。 这时章新兰的肚子已经不疼了。文英慌忙站起来迎接盛耀芹,一边扶着盛耀芹向床前走,一边说着感谢的话:“幺姑辛苦了。”盛耀芹爱理不理地“哼”了一声,到床前俯身摸了摸章新兰的肚子,坐在床沿上,眉飞色舞地说:“我说她夜里生不了就生不了。四个月前,郭福旺的婆娘肚子痛,说要生了,我一看,早着呢!要到太阳落山才能生,嗨!神了,太阳刚落山,她就生出郭牛儿。上半年钟青福的婆娘肚子痛,我说夜里生,她就夜里生出钟牛儿。我仙姑能掐会算,什么时候说错过?哈哈。”说罢得意地哈哈大笑。
文英随声附和:“那是,那是,幺姑神机妙算,百算百准。不过先前那一阵子,她肚子确实疼得厉害,我害怕得不得了。幺姑您来了,我就放心了。”
“好说,好说。”盛耀芹哈哈几声,站起来说,“你看这窝棚是人呆的地方吗?我还是到龙王庙里躲会儿。”
正在这时,夜空中传来断断续续地惊呼声:“破堤喽!水来了!快跑啊!”
窝棚里的几个人听了,尽皆失色。农治武上前一下抱起妻子,对嫂子和盛耀芹说:“快,我们快到龙王庙里去躲一下。”
龙王庙建在老堤边的土台上,在这风雨交加情况危急的夜晚,它是窝棚里几个人的唯一去处。谁知盛耀芹听了,却斩钉截铁地说:“不行,我们三人去可以,章新兰不能去!”
农治武大为惊讶:“为什么?”
“因为她就要生了,有辱圣灵,晦气。”盛耀芹理直气壮。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神呀鬼的!”农治武抱着妻子,又急又气。
“是呀,人命关天……”钟文英也急了。
盛耀芹是地主婆,平时在穷人面前指手画脚惯了,加上丈夫罗胡子横行霸道,大家都对她敬而远之,她就更要盛气凌人了。所以,不等钟文英说完,她便斥道:“我说不行就不行。”
此时已是黎明,决堤的洪水咆哮而来,势不可挡。几个人见了,魂飞魄散,谁也顾不上争吵,撒开双腿就向龙王庙逃去。等他们刚刚爬上高台,气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洪水就跟踪而至,浪花打湿了他们的裤腿。几个人面面相觑,盛耀芹和钟文英瘫到地上,半晌回不过神来。

农治武将妻子抱进庙内,奔逃的颠簸让章新兰哀叫不已,鲜血染红了她的衣裤。农治武大惊,高叫:“幺姑,幺姑,不好了,快来救人啦,快来救人啦!”
此时的盛耀芹,惊魂甫定。章新兰既然进了龙王庙,她也无可奈何了,便只好硬着头皮,忍着一肚子不乐意,为章新兰接生。
这时,天空中突然一道闪电划过龙王庙,一个霹雳当空砸下,震耳欲聋。人们还未回过神来,从庙里传出婴儿坠地的“呱呱”哭声。盛耀芹闷着嗓门说:“恭喜喽,又是一头公牛”。
文英为章新兰垫枕头、掖被子,安置好章新兰,又去帮助盛耀芹给婴儿扎脐带、裹包裙、剜口,嘴里说着感谢的话:“幺姑辛苦了。”
农治武感激涕零,说:“幺姑,多谢了,多谢了。”
盛耀芹不冷不热地说:“不必了。我跟你说,你多了一个儿子,我多了一份罪孽。龙王庙是我们龙吟村最圣洁的地方,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地方。今天我在这里接生,就是对圣灵的玷辱,龙王要是怪罪下来,我该怎么办?”
农治武说:“没关系的。我在部队时,有一次急行军,也是风雨交加。团长太太要到庙里生小孩,小和尚不依。主持却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图。允许团长太太在庙里生小孩,结果,大人孩子都平安无事。”
盛耀芹说:“别的神仙怎么样,我管不了,也不想管。我们这里的龙王可是得罪不起的哟。”说着,走到龙王像前,合掌拜下,嘴里不知嘀咕了些什么,良久才起身对农治武说:“我刚 才跟龙王见面了,替你说了好些好话。龙王答应只要你过后向他赔罪,他便既往不咎。”
钟文英一向信神怕鬼,听了盛耀芹的话,连忙说:“行行行,我们一定向龙王赔罪,一定向龙王赔罪。”
盛耀芹瞟了钟文英一眼,不阴不阳地问:“你知道该怎么赔罪吗?”
钟文英有些尴尬:“还请幺姑教我们。”
盛耀芹说:“等洪水退后,你们必须请本村德高望重的人到这里来作证,然后焚香敬神,向龙王赔罪。否则,一村的人必受你们的连累。”
这一天是1949年10月1日,北京天安门盛况空前,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而这里不但在经受着洪水的暴虐,还在备受着封建愚昧思想的欺压。
农家添丁加口,喜坏了农家的上上下下。加上雨天生在龙王庙里,且险象环生,一传十,十传百,无疑又平添了许多传奇色彩。
参加过防洪抢险、看到过破堤的人们讲,破堤之前,茫茫洪波之上,一座像山峦一样的洪峰在霹雳的鼓催下,由闪电领行,呼啸而来。洪峰头上射出两道耀眼的光芒,由远而近,咆哮着冲到防洪大堤跟前,强光突然不见了,而呈现在眼前的则是更加惊心动魄的一幕:几十米长的大堤和堤上黑压压的防洪抢险人员被洪水抬起,冲出50米外沉下水底,不见了。这时,两道强光却又出现了,由东向西冲去。
在村里看家的人们说,天刚亮时,发现有两道强光的洪峰带着洪水以排山倒海之势横冲直撞,它冲到哪里,哪里树断屋倒,眼看就要把龙王庙推倒,突然,天上一道电光在眼前一闪,一个霹雳在头顶爆炸,紧接着又是一道闪电,一声雷鸣。闪电刺得人眼睛生痛,雷鸣吓得人胆战心惊。当人们醒过神来,睁开眼睛再看,两道强光没有了,洪峰不见了,龙王庙还稳稳当当地屹立在那里。
知情人说,农治武的儿子就是在电闪雷鸣时出生的。
爱动脑筋的多事之人,将这几种说法一归纳,得出一个结论:农治武的儿子有问题!什么问题?却说不清楚。世上的事情就是这么怪,越是弄不清楚的事,越是想弄清楚。于是,村里钟、郭、农、郑、邢、盛几大家族,众说纷纭,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有一点是统一的:农治武的儿子是龙的后代。分岐是,有的说是“恶龙”,有的说是“瑞龙”,还有的干脆说是龙王庙里的龙王投胎转世。
村里的私塾先生听了,心中好奇,有事无事总要从庙前走过,一心想见识一下这个颇有争议且带有传奇色彩的婴儿。 (请看第二章)
  • 回复54
用手机APP,阅读发表更方便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水金宜 最后回复于 0

粉丝 685

2013-05-18

粉丝 9

2013-05-20

粉丝 195

2013-05-20

粉丝 195

2013-05-20

粉丝 195

2013-05-20

粉丝 685

2013-05-20

粉丝 195

2013-05-20

粉丝 685

2013-05-20

粉丝 685

2013-05-20

粉丝 1831

2013-05-20

粉丝 195

2013-05-20

粉丝 195

2013-05-20

粉丝 685

2013-05-20

粉丝 2

2013-05-20

粉丝 84

2013-05-20

粉丝 84

2013-05-20

粉丝 2

2013-05-20

粉丝 9

2013-05-20

粉丝 9

2013-05-20

粉丝 9

2013-05-20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