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残丫(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周天慧 著

2020-08-26   发表于 文学   阅读 14.1万   回复 32
       1987年冬的一天,县汽车站门前发生了一桩糊涂官断糊涂案的怪事。
        “呜哇!”
        一声尖厉的婴儿啼哭声拔地而起,一发而不止。
        “呜哇!呜哇……”
        婴啼惨烈,绵亘不断;哭声悲摧,激越腾空。
        黎明中的浓浓雾霾被无情地撕破,马路上的阵阵喧啸被冷酷地压抑。
        一位少妇背靠车站广场垃圾桶席地而坐,她头发蓬乱,泪眼婆娑,眼皮红肿得象鱼泡,听到婴儿哭声,一个激灵,放下怀抱的一只鼓囊囊蛇皮袋,跃身而起,身体摇摇晃晃,眼看要摔倒。
她一把抓住垃圾桶,将胸口贴住垃圾桶,勉强站住了。
        “呜哇!”
        婴啼声从垃圾桶中突冒而出,她猝然惊叫出声:“啊,宝宝,我的宝宝……你睡醒哒,饿哒?莫哭,莫哭,妈妈来喂奶给你吃!”
        她双手伸进垃圾桶,抱出一个包裹着的婴儿,左手紧搂入怀,右手解开袄扣,掏出胀鼓鼓的奶头,一把塞进婴儿口里,婴啼声戛然而止。
        一位身穿长大衣的青年快步走到少妇身边,低声叫道:“婶娘,婶娘……”
        少妇充耳不闻,没有反应。
        青年拔高声调:“明珠!快进站,要开车哒!”
        明珠打个冷战,抬头望青年一眼,声音嘶哑地答道:“哦,王少德,那么大声音搞么子,吓着宝宝哒!”
        王少德一愣:“宝宝?哪个宝宝?!”
        明珠答:“当然是我的宝宝啊!”
        王少德一眼看到明珠放在垃圾桶下的蛇皮袋,赶忙弯腰,一手撩起大衣下摆,一手提起蛇皮袋,掖在腰带后,同时探头朝明珠怀中看了一眼,失声叫道:“嗨!这是你的宝宝吗?”
        “是呀!”
        “你仔细看看吧,猴子脸,老鼠眼,猫儿鼻,兔儿唇——纯粹一个动物组合的活宝丑八怪!这哪是你的宝宝啊?”
        明珠垂眸一览怀中的宝宝,不觉惊骇相加:“啊,这是怎么回事?!”
        她双手猝然松开,怀抱的婴儿又落入垃圾桶内。
        “呜哇!呜哇……”
        婴啼声再度突起,凄厉之势更甚于前,一声接一声,迅速向四周扩散。
        王少德一把拽起明珠的手臂就跑:“走,我们赶快进站上车!”
        “你们不能走!”一位头发斑白的大妈迎头挡住了去路。
        王少德被迫止步,抬眼盯着大妈,诧异地问:“我们为么子不能走?”
        “哼!”大妈冷笑一声,折身从垃圾桶中抱起婴儿,用手拍着呵哄了两声,婴儿不哭了,随即送到王少德面前:“要走也行,必须把你们的宝宝抱走。”
        王少德翻个白眼,连连后退,反问道:“我们的宝宝?哪个说的?!”
        大妈手指转向明珠:“她说的?”
        王少德将目光转向明珠,疑惑地:“嗯?!是你说的?”
        明珠表情呆滞,目光茫然:“我……”
        大妈见她吞吞吐吐的样子,以警告的语气说:“你莫想心思骗我啊!我长年在这里摆摊卖甘蔗,刚才婴儿哭时,我亲眼见你站在垃圾桶前抱着婴儿,亲耳听你哄她说:‘啊,宝宝,我的宝宝,你睡醒哒,饿哒?莫哭,莫哭,妈妈来喂奶给你吃!’”
        这时,大妈背后走出一个左手杵着一根甘蔗,右手牵着一个男孩的大汉,扯开洪钟大嗓,接口说:“没错!我刚才正在摊前给我儿子买甘蔗,我也确实听见这少妇说是她的宝宝。”
        “是的,没错,我也听到了……”一位旅客在一旁补充佐证。
        王少德急了:“你们肯定听错了,这宝宝真的不是……”
       “你收起吧!”大妈抢过话头,极其自信地说,“我耳不聋,眼不花,打雷能听清人说话,蚊虫飞过识公母,绝对错不了。这个宝宝肯定是你们的!”
        王少德无可奈何地一把将明珠推上前:“好,你不听我说,听她自己跟你说,这宝宝是不是她的?”
        大妈打开婴儿包裹看了一眼,一挥手,一犟脖:“听她说么子呀?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这婴儿生得丑,又是兔儿唇,还是个女婴,你们不愿意要,想趁车站人多杂乱,遗弃她!”
        王少德又急了:“不对!我……”
        大妈仍不给他申辩机会:“当然不对!弃婴是违法犯罪行为!这种事在车站不是头一次了。我要去车站派出所报警,请公安来带你们夫妻去询问处理。”
        大妈说着,便欲走向车站派出所。
        王少德更是急得面红耳赤,赶紧放开明珠的手臂,反手抓住大妈的手臂,说:“大妈,您真的误会哒,我俩不是夫妻。”
        大妈一愣:“么子,你俩不是夫妻,噢,非婚生育!非婚生育也不能弃婴呀!”
        王少德急得直跺脚:“大妈,您莫乱说啊!她既不是我老婆,也不是我对象!”
        大妈眼中露出狐疑的目光:“不是老婆?也不是对象?——噢,我明白了,不是情人!就是皮绊?”
        王少德连连摆头:“不是,不是,都不是!”
        大妈有点懵了:“都不是,那是么子?”
        王少德道:“她是我婶娘,我是她侄儿。”
        “啊?! ”
        这一次,不仅仅是大妈,就连围观看热闹的人也同时一惊。
        买甘蔗的大汉上前一步,扬起手中的甘蔗棒子,照着王少德的脑袋砸过去:“好你个狗儿禽兽不如的混蛋,竟然干出婶侄乱伦的龌龊勾当,还搞出私生子和弃婴的丑事来哒,还是个男人吗?老子揍死你……”
        大妈一把挡住大汉,没让甘蔗棒砸下:“莫忙,莫忙,等我再问问看。”
        大汉气呼呼地:“对这号人,问那么清楚搞么子,先让他尝点苦头再说。”
        大妈摆出一副秉公执法的派头:“他们错我们不能错,不能糊涂官断糊涂案,事情当然要问清楚才行。”
        王少德狼狈不堪地双手抱头说:“对对对!问清楚,要问清楚!”
        大妈点点头:“那好,小伙子,请你如实回答我,你今年好大年纪哒!”
        “21岁。”
        “你婶娘呢?”
        “24岁。”
        “你叔叔呢?”
        “我父亲是独生子,没得叔叔。”
        “没得叔叔?这就怪哒,没得叔叔,哪来婶娘呢?”
        “哦,我和她不是亲婶侄,是同一个村子同一宗族的堂婶侄。”
        “哦,难怪我觉得你这婶侄年龄差有点不对劲呢。不过,虽然不是直系亲属,但毕竟是晚辈和长辈的关系,婶侄私通,这话好说不好听啊!”
        王少德急忙申辩:“大妈,我和她没有不正常的关系。”
        围观者中有人争相插言:
        “私生子都有了,关系正常吗?”
        “关系正常,为甚么要弃婴?”
        “关系正常,婶侄俩为甚么要私奔?”
        ……
        王少德扫视一眼周围黑鸦鸦的人群,惶急无措:“哎哟,我真是百口莫辩啊!这弃婴确实不是我们的,我们也不是要私奔。唉,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看来我是秀才碰到兵,有理说不清了。”
        大妈不乐意了:“喂,小伙子,这话可不对了,只有说不清的感情,没有说不清的道理。大妈今天就斗胆来为你作这个主,有么子话尽管说,说清楚了放你走。”
        “对,说清楚了放你走。”围观者中传来一片附和声。
        王少德看看四周,只好实话实说:“事情是这样的,我婶娘上个月刚生了阿子,她老公不幸得了爆发性肝癌,送来县医院途中大吐血死了。”
        “啊?!”在场所有的人异口同声发出一声惊叹。
        “昨天婶娘把婴儿交由我老婆帮忙照顾。我是村民组长,专门陪她来火化我叔叔遗体的。骨灰存放殡仪馆后,当天可没赶上回家的班车,婶娘不肯住旅馆,昨晚在候车室坐了一夜。刚才我去购票,她在这里等我,丧夫之痛加上她心里记挂放在家的婴儿,可能一时急昏了头,错认宝宝了。”
       大妈将信将疑地:“啊,竟有这样的事啊!不过,空口无凭,请你出示一下殡仪馆的火葬证明给大家看看,以证明你们的清白吧!”
      “行,行!”王少德连忙点头,回首对明珠说,“你快拿证明给大家看吧。”
     “哎。”明珠精神恍惚地应了一声,朝地上看了看:“咦,我装证明的蛇皮袋呢?我刚才还抱在怀里的……”
        “哼!”大妈冷笑一声抱着婴儿走上前,声色俱厉地:“你们不要再自作聪明表演骗人的鬼把戏了!说吧,是乖乖地承认错误,把这个宝宝抱回家,一家人好好过日子呢?还是让我报警请公安带你们去审查,最后落个弃婴罪判刑呢?”
        王少德先是一愣,随即眼珠儿骨碌碌地转了几转,说:“哦,我们认错,我们认错,我们抱宝宝回家,一家人好好过日子。谢谢,谢谢大妈开恩……”
        王少德向大妈深深地鞠上一躬,双手从她手中抱过婴儿,转身塞进明珠怀里,然后拽着明珠边走边耳语:“快抱好宝宝,你现在么事都莫问,一切听我的……”
作者补充于 2020-08-27
作者补充于 2020-08-27
        王少德硬拽着怀抱婴儿的明珠,从广场来到进站口,掏出两张车票,验票进站,登上了一辆长途客车,对号入座。
        王少德安排明珠靠车窗口、自己靠中间走廊的位置,紧挨坐下。
        二人刚刚坐好,汽车发动机猝然响起,车扉关闭。
        “嘀嘀!”两声鸣笛响过,车轮转动,行程开始。
        或许是轰隆隆的发动机响声、鸣笛声和车轮转动颠簸的骚扰造成不良反应,令明珠怀中的婴儿“呜哇”一声,又大声啼哭起来。
        明珠如梦方醒,忽地离座站起,双手托着婴儿,失态尖叫:“哎,这阿子……”
        车内所有乘客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过来。
        “嘎——”司机紧急刹车,幸亏车子刚启动,速度不快,未造成惯性伤害。
        司机回过头,目光投向明珠,急切而关注地询问:“阿子怎么哒?”
        正在全神贯注地眼望车窗外的王少德吓了一跳,赶紧回首跟随站起来,一把按住明珠的肩膀,边用力往下按边说:“啊,没得事,师傅,您继续开车吧。阿子一定是饿哒,她妈一喂奶就好哒!”
        “哦。没事莫惊叫乱喊啊!注意安全。”司机告诫一声,脚松刹车,继续登程。
        “是是是,我们一定注意。对不起!让大家受惊哒,我向大家道歉!”
        王少德双手打拱,前后左右环绕作了一圈揖。这才重新坐下,轻声对明珠耳语:“赶快给阿子喂奶吧,切莫再让她哭哒。你想说么子,你想问么子,我都晓得,千万莫说,也千万莫问,一切听我的。下车后我再给你解释。”
        明珠满目惶惑地看着他,一言未发,只是顺从地解开袄扣,开始给婴儿喂奶。
        婴儿不哭了。
        客车经由出站口开出了大门。
        “你快看!”王少德用手拐戳一下明珠的胳臂,嘴巴向车窗外一挑。
        明珠举目望去,只见卖甘蔗的大妈和买甘蔗的大汉等一拨人站在门口,一个个长颈鹿似地伸着脖子,焦急地向车窗内探头观察。
        王少德似乎是担心外面的人看不清,干脆起身伸手拉开车窗玻璃门,将手伸出窗外,高声招呼:“大妈,大哥,谢谢你们哒,再见!”
        大妈、大汉等人的目光立即投向明珠怀里的婴儿身上,一个个脸上顿时有了喜色,也不约而同地挥手回答:“再见!祝你们全家一路顺风……”
        客车离站,王少德关窗坐下,如释重负,舒口长气,不再说话,闭上了眼。
        明珠喂着婴儿,不时发出长吁短叹,两眼迷茫,闪烁不定,一直没有合眼。
        太阳驱散了天空的雾霾,毫不吝啬地将暖洋洋的阳光撒向大地,好一个大晴天。
        一路平安,公共汽车顺利到达了凤凰车站。
        车刚停稳,王少德霍然睁眼,从明珠怀里抱过酣睡的婴儿,轻声说道:“你先下车,到车站大门口等我吧。等车上的人都下完了,我有几句话要单独对司机说。”
        明珠不哼不哈,用疑惑的目光扫视了他一瞬,起身离座,下车向大门外走去。
        明珠来到车站大门外,立足未稳,王少德已匆匆赶来。
        他面带喜色,又略显紧张地对明珠说:“快走!”
        明珠见他两手空空,脱口便问:“阿子呢?”
        王少德一把拽住明珠,神情紧张地回头看了看:“快,我们边走边说。”
        明珠一把甩开他的手,双脚纹丝不动:“不行,你不告诉我,我就不走。”
        王少德两眼骨碌碌地四面周游,眉飞色舞地压低嗓门说:“车上的乘客都下完哒,我乘司机下车打开行李箱让乘客拿东西的机会,悄悄将阿子放在最后一排座椅上,然后人不知,鬼不觉地溜哒。我们快走,万一被司机发现追来就麻烦哒。”
        明珠瞪他一眼:“怎么,你想把阿子扔掉不管?”
        王少德:“管?她的亲爹亲妈都不管?我凭么子要管?”
        明珠用陌生的眼光盯着他:“既然你不想管,为么子在县城车站要承认她是我们的宝宝,并把她抱上车?”
        王少德:“嗨,你难道没看到那阵势啊?我要不承认是我们的宝宝,不抱她上车,鬼晓得他们会胡搅蛮缠到么子时候。为了脱身,我只好顺水推舟。你看,那些人不好对付吧,一直跟踪我们,直到在出站口看见我们抱着阿子坐在车上才罢休。”
        明珠:“不管你有么子理由,既然把这阿子抱来哒,我们就得对她负责。”
        王少德:“我们对她负责?我看她应该对我们负责!”
        明珠:“她对我们负责?!”
        王少德:“是啊,若不是她的出现,我们在县车站会遇到那么多麻烦吗?差滴卡走不脱身不说,还害得我险些儿挨打。幸亏我脑瓜子聪明,略施小计,安然脱险。”
        明珠:“我看你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自搬石头自砸脚。”
        王少德眨巴着眼皮,不解地问:“你这话是么子意思?”
        “么子意思?你自己慢慢地在这里想吧,这天寒冷冻的,我要赶快去抱阿子。”
        明珠猛然拔腿,大步走向车站。
        王少德张臂挡住去路,惑然问道:“你去抱阿子搞么子?”
        明珠坦然答道:“这阿子不是个弃婴吗?我抱回去养起来!”
        王少德脸色肃然地:“开么子玩笑?你已经有了一个阿子,上头还有一个瘫痪了十八年的公爹,公婆去年病故,老公刚刚又意外身亡,你上有老残,下有幼婴,一个寡妇,居住在贫穷的小山寨上,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哪能再雪上加霜啊?”
        明珠不以为然地:“穷得发酸仍然是个穷,雪上加霜照旧是个冷。一个阿子是养,两个阿子还是养,假如我生的是双胞胎,难不成就因为穷,掐死一个啊?”
        王少德:“话不能这么说。自己亲生的那是没办法的事。毕竟不是亲生的呀!再说,你看那阿子,长得象个丑八怪不说,还是个兔儿唇豁巴嘴,养大了怕是连男人都找不到,不扔掉有么子用?”
        明珠:“难怪你名叫王少德呢,真是缺德!这种话也说得出口,这种事也做得出来。还当村民组长呢,当个害民组长差不多!长得象丑八怪是人,兔儿唇豁巴嘴也是人。是人就有生存的权利,是人就要讲人性。多的话不说,这阿子我养定哒!”
        明珠冷不防当胸一掌,推开王少德,腾腾腾!大踏步走向车站。
        王少德并不死心,紧追不舍:“哎,你等等……”
        正在此时,客车司机抱着“哇哇”哭叫的弃婴急慌慌地冲出车站来了。
        司机边跑边高声叫喊:“哪个的阿子掉车上哒……”
        明珠接口高声回应:“师傅,是我的阿子!”
        王少德听她这么一说,木偶一般呆住了。
        明珠几步跨到司机面前,一把接过孩子,揣进怀里,婴儿顿时不哭了。
        司机满脸疑惑地问:“你怎么把阿子丢车上哒?”
        明珠报以一笑,解释说:“师傅,看您说哪去哒,我怎么会把孩子丢车上呢?是我们坐车时间长哒,都要解溲,带着阿子不方便,加上外面很冷,阿子睡哒,怕冻着,所以暂时寄放在车上,我们这不赶转来抱了吗?”
        司机半信半疑:“哦,原来是这样啊!不过,你们两个大人都走了,把个阿子放在车上,不怕别人抱走哒?”
        明珠又笑了笑:“第一,我们是等车上的乘客下完哒才放的阿子;第二,有您这么负责任的司机我们有么子可怕的?谢谢您亲自把阿子给我们送来哒!”
        “哈哈……”司机爽朗地笑起来,高兴地说,“这话我听着舒服!好,阿子交给你们哒,我也可以休息一下喽!再见!”
        明珠抱着婴儿回头,眼见王少德呆若木鸡原位不动,没好气地叫声:“走啊!”
        王少德痴痴地盯着明珠怀中的婴儿,问:“你、你当真要把这丑阿子带回家?”
        明珠睨他一眼:“我的脾气你晓得,吐口唾沫是颗钉,从来说话算数,从今往后,这阿子就是我家宝宝的孪生姐妹,家里那个叫大宝,怀里这个叫小宝!”
        王少德苦笑道:“么子小宝啊,我看是一颗苦果。你吃进嘴里,会痛苦不堪的!”
        明珠斩钉截铁地回答道:“苦果算么子,我本身就是苦水泡大的,小名就叫黄连?有比黄连更苦的吗?莫说是苦果,哪怕是苦药,我也一口吞了,痛苦死了我也决不会吐出来!”
        王少德叹口气:“唉,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流泪啊!我该说的话都说了,既然你吃下秤砣铁了心,非要自讨苦吃,我也无药可救你了。那我们就回家吧。”
        王少德斗败的公鸡似地扭头便走,明珠也不再吭声,紧紧地抱着婴儿随后跟进。
        没走几步,明珠忽然驻足大声喊道:“王少德,等一下。”
        王少德赶紧止步,猛地回首,两眼发亮,盯着明珠,问:“怎么,你想通哒?”
  • 回复32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双龙寨主 最后回复于 04-21 09:05

粉丝 3780

2020-08-26

粉丝 50

2020-08-26
:本人创作的作品,目前还在创作进程中。只在钟祥论坛连载,其它网站没有。谢谢坛友支持!
2020-08-27
:挺好的!注意申请版权
2020-08-27

粉丝 3134

2020-08-28

粉丝 3134

2020-08-28

粉丝 3134

2020-08-28

粉丝 3410

2020-08-28
2020-09-08

粉丝 3134

2020-08-29

粉丝 3134

2020-08-29
:精彩!盼续!
2020-08-29
 同感!支持!
2020-08-29

粉丝 3134

2020-08-30

粉丝 28

2020-08-30
:谢谢阅读!
2020-09-08

粉丝 3134

2020-08-31

粉丝 3134

2020-08-31

粉丝 3134

2020-08-31
:精彩请继续!
2020-08-31

粉丝 3134

2020-09-02

粉丝 3134

2020-09-02

粉丝 3134

2020-09-04

粉丝 3134

2020-09-04

粉丝 3134

2020-09-05

粉丝 3134

2020-09-05

粉丝 3134

2020-09-06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