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钟祥的公园建设一直滞后,最早的钟祥公园(现钟祥四中处),文革中,把好端端的公园,改成绿化站,1977年,钟祥县轻机小学搬迁于此,先后更名为城关中学、东方红小学、郢中中学,1995年定名为钟祥市第四中学。至此,最早的钟祥公园与市民们“分手”,让好端端的钟祥公园从我们的眼前消失了。期间,曾想把龟鹤池建成休闲公园,也是龙头蛇尾的搞了二年,最后,束之高阁不了了之。钟祥公园的消失,不能不说是个遗憾!        40年后,原以为高标准的市民休闲娱乐公园姗姗来迟,没想到随着金汉江老厂区、民兵训练基地与周边部分居民的陆续搬迁,2017年,没有经过充分论证的嘉靖公园匆忙上马, 2019年6月26日上午,钟祥嘉靖公园北区开园仪式隆重举行,这个匆忙命名的嘉靖公园,反对之声不绝于耳,原本欢天喜地奔走相告的市民,殷切期望与伤心失望并存,拥护者有之,反对者有之。        近期,听闻“嘉靖公园”更名“石城公园”的消息后,沉寂的人们一下子仿佛找到热点,其实,大可不必如此热闹,冷静的思考一下前因后果,更名不是没有道理:        首先,嘉靖大道与嘉靖公园与有关规定不符。我国《地名管理条例》“第四条地名的命名应遵循下列规定:......(二)一般不以人名作地名。禁止用国家领导人的名字作地名”,《湖北省地名管理办法》“第五条地名的命名应当遵循下列规定:......(二)一般不以人名作地名......”等早有规定,不可用人名命名地名,虽然“嘉靖皇帝”不是人名,但早已约定成俗当成人名,即嘉靖皇帝=明世宗朱厚熜,嘉靖是朱厚熜在位统治间的“年号”,纵观全国,也没有以皇帝年号命名的公园。        第二、嘉靖公园设计诸多严重失误。嘉靖公园设计之初,遭到很多人的质疑:到底是楚文化,还是明文化?说是明文化,人物雕塑与明代历史相悖,比如,象征皇权的龙椅宝座,竟然露天空椅朝北,不妨看看北京故宫的龙椅都在室内,有室外朝北(败北)的吗?南巡雕塑中,有嘉靖皇帝吗?公园主道地上“祥瑞钟聚”几个大字,让游客蹂躏践踏,当初“一言堂”与诸多贻笑大方的错误,让钟祥文化人痛心疾首却毫无办法!现在,民间四传“嘉靖公园没嘉靖,楚明文化不清晰,南巡雕塑未见帝,龙椅朝北没道理”现在,不该纠正错误吗?.        第三、白雪楼的地址有误。白雪楼与岳阳楼、黄鹤楼、浮云楼并称“四大名楼”,原白雪楼初期有二大功能,一是战争时期,是士兵瞭望哨台,以便及时通报敌情,二是和平时期,独特的地理位置与鸟瞰广阔,成为达官贵人名流墨客,竞相登楼赋诗、畅饮交友的好去处,又因在阳春台上,故而得名白雪楼。据考,白居易《登郢州白雪楼》:“白雪楼中一望乡,青山簇簇水茫茫,朝来渡门逢京使,说道烟尘近洛阳”,刘禹锡的《白雪楼》诗云:“江上楼高十二梯,梯梯登遍与云齐”,其实,白雪楼准确地址,应在现钟祥中医院大门处的“节节高”一带。现在的地址、规模与楼梯级与古诗词相符吗?建在此处,既与明文化冲突,又难免有“指鹿为马”之嫌。        第四,嘉靖公园配套工程尚未竣工。原规划的钟祥嘉靖公园主要包含嘉靖明文化展示区、民俗民风展示区、后工业文创区、城市驿站等区域,并计划在公园内建文化馆、图书馆等公共服务场馆,至今还未到位。如果改名,算是及时“止损”,可推进我市地名标准化进程,不断提高地名管理水平。        第五,钟祥古称石城,公园南临石城大道(中福御园),可以说在石城大道的地段上,改为石城公园,符合国家地名规定与命名习俗。        最后,我想说的一句话:“嘉靖公园”命名非常错误,把“嘉靖公园”改名为“石城公园”,顺理成章理所当然!这个名字改的很好!

儿童节忆童年

情系钟祥 06-01 08:13 阅读 1278 回复 10
        我虽已年近古稀,但时常重温儿时的岁月,回味曾经的美好,特别是与小伙伴一起玩过的游戏。         我们那个年代,一般男孩子们爱玩的游戏有滚铁环、捏泥巴、扳飚、抽陀螺、打水漂、打珠子、斗鸡、打弹弓等。        而我们女孩子喜欢玩踢毽子、玩沙包、吹泡泡、翻花绳、跳皮筋、丢手绢、东西南北中、抓子、跳绳等。男女孩子共同玩的游戏有捉迷藏、过家家、老鹰捉小鸡等。       小时候,家里生活贫困,父母没有多余的钱给我们买玩具。那时的小孩,倒也乐天知命,大自然中的一切,都可以被我们所利用,当成玩具。       比如说跳房子:一支粉笔画个约定好的房子,然后找一块平整点的石头(或者是沙包)做为工具,几个女生一起玩。玩的规则很多,一边前进一边要把石块踢到正确的格子里,然后蹦蹦跳跳把石头或沙包拾回来便大功告成。跳房子有几十种玩法,如六格房、十格房、宽大房、圆顶房、大树房、飞机房、圆房、梅花房等。出界或者跳错了格子的都判为失败,失败就得重来。它的精粹乃在于跳跃,保持身体平衡和弹跳能力,运动量虽不算大,却锻炼平衡技巧。        “丢手绢,丢手绢,轻轻地放在小朋友的身后边……”,这是小时候我们经常玩的游戏,大家围成一个圈,其中一个悄悄地把手绢丢在某人后面,若这人发现,会及时拿起手绢,继续丢给别人,若没发现,则要表演一个节目后,才能继续把手绢丢给别人。就这个游戏可以玩上半天,小伙伴们笑的前俯后仰的。       东西南北中:就是用正方形的纸,叠一个类似猪蹄的东西,内侧八个面上写一些名词,有科学家,工程师、医生……有时候也写善良、凶恶、奸诈、也有写上鬼、神一类的话……,让小朋友选数量,若说三下,就来回折三次,看看折完三次后露出来的那个面上面写的是什么。就这样一个简单的小游戏,当年都能玩得昏天暗地。        抓子:这纯粹是女孩子的游戏,几颗大小差不多的小石子(也可以用布做成小沙袋),最多10颗。用一只手在地下和空中抛上抛下的,依次从1抓到9,留一颗子是向上抛的,如果上面的子没接着或是下面的子没抓着,就算输了。这还是有些难度的,一口气不出错,大把都要拿下,更不用说完成那些动作了。不过还有5子、7子,难度低一些.        翻花绳:这要两个女孩子配合玩,一根毛线或是麻绳打上一个结,成为一个圆圈,两只手能翻出很多花样,形状惟妙惟肖,我那时翻花绳都着迷了,一口气能翻十几种花样,不重复。        还有就是用高粱秸秆做眼镜:把高粱秸外面的皮剥去,然后用小刀削平,再把中央的内瓤平均切成六段,用两条等长的高粱皮和内瓤连成一个圆。两个圆连起来就是一个眼镜,再做两个眼镜腿,那时候,我们经常这样做了眼镜臭美地戴上。        猜指头游戏: 这个主要是猜中指。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有时候缠着一些大哥哥大姐姐玩,他们总喜欢把中指藏起来让我们猜,因此也总是猜不到。后来长大了自己与小朋友玩的时候才发现,那个时候的我们真傻瓜,连几个指头都没有数清楚就在猜了。        正在离我们远去的游戏还有很多,无论哪一种游戏,我们都可以乐此不疲地从下午放学玩到太阳落山。         如今物质生活极为丰富,可现在的孩子反而找不到我们小时候的那种快乐感了。科技影响生活,也影响了童年。        如今再也看不到三五一群跳皮筋、踢毽子、踩高跷的画面,人手一台手机,什么游戏都能独自掌控,那些年,我们无法无天、嘻嘻哈哈,一起闯祸,一起长大的画面再也看不到了。        我怀念儿时的单纯、童年模糊而天真的记忆,这不仅仅是一个人的记忆,也是一个时代的深深烙印。它让我们淡淡的愁绪随着日历纸一页页被撕去,随着‘游戏’回到那个无欲无求的时代…….。       过去的,终究过去了,好在还有记忆,      谨以此文,悼念我已逝去的童年。(图片来自网络)
        钟祥城投置业项目征名启事        钟祥城投置业项目位于龙山实验学校南侧,占地130亩,与明显陵、莫愁村、莫愁湖、游泳馆、体育馆、运动公园毗邻。为充分体现项目精致、舒适、高档的形象定位,提升项目整体文化品位,彰显个性特色,现决定面向社会公开征集该“楼盘”名称。       一、征集时间       2021年2月3日至3月3日        二、征集要求     1、名称必须符合国家有关规定,不得侵犯他人著作权和名誉权。     2、名称要简洁明了、特色鲜明、内涵丰富、雅俗共赏、易于记忆,不得与当地现有楼盘重名或谐音重名。     3、每人可投1-3个名称,并附简短的文字说明,介绍名称创意和文化内涵,拟出楼盘宣传广告用语。     三、投稿方式       以电子邮件方式投稿,邮箱地址:zxzjx188@sina.com,联系电话:13807265548。      四、奖励办法      征集活动结束后,由主办方组织专业人士进行评审,从中选出10个优秀名称,每个奖金1000元;名称一经采用,  另奖励5000元。      五、投稿说明      1、投稿须在征集活动截止日之前,逾期无效;      2、投稿人请注明作者姓名、有效证件号码、联系方式;      3、如投稿项目名称雷同,仅接受率先投稿者;      4、所有得奖者作品的知识产权,均归主办方所有;      5、本活动解释权属主办单位。        钟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钟祥市城投置业有限公司        2021年2月2日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