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边石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没有亲吻

旅游 05-05 16:37 阅读 2.8万 回复 23

潦草生活

旅游 04-02 19:19 阅读 1万 回复 23
今天又有后生对我说:“先生,你的皮鞋要上油啦,上面都是灰啦。是吗,皮鞋上油真有那么重要吗,不觉得呢。我看到过有人每天把皮鞋擦得锃亮,我很羡慕,但我做不到,我没那耐心。不仅如此,我的的家也是脏乱差的那种。别人家的沙发总是一尘不染,沙发枕摆放得工工整整,毫厘不差,而我家的沙发上衣服横飞。孩子他妈常叹,我们这样的家,儿子怎么能说到媳妇哦!都说细节决定成败,大家特别重视生活的细节。同事相聚,总会讨论生活的每一天,每一个环节的安排,把生活调理得如同花朵一样精致美丽。相比于他们,我感觉我每天都在敷衍。有一次,有一位同事下班后义愤填膺地对我说,他年终没有评到优秀,某某已连续三年被评为优秀了,凭什么,他还问我评的是什么。我评的是什么?我赶紧问我自己,关键是我也不知道我评的是什么啊,我隐约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我是不是被人欺负了还不知道。有一个小兄弟刚结婚,在办公室里讲婚姻感悟,说以前光棍的时候,在家撒尿都是站着,现在结婚了,媳妇硬是要他每次蹲着撒尿,说是站着撒尿把卫生间弄脏了。呵呵,不知小兄弟未来是否可照办,若照办,成习惯,那生活可会变得相当精致。习惯了粗枝大叶的潦草生活,我已没办法精致了,我快乐,我迷茫!

咸淡江湖不见了

旅游 03-17 09:08 阅读 7264 回复 13
承天大道以前有一个餐馆,名字叫“咸淡江湖”,现在从这里经过的时候,看不到了。  记得“咸淡江湖”餐馆的招牌好像是绿色底子,几个浅黄色宋体字,中规中矩的。在里面吃过两次饭。饭菜是什么样的,记不得了,只是很喜欢餐馆的名字。是谁给这个餐馆取的名字呢?又是谁开的这个餐馆呢?我猜不会是绿林好汉一类的人,应该是书生之类的人吧。江湖事,是明争暗斗,是风起云涌,是刀光剑影,是身不由自己。江湖加点盐,兑点水,不咸不淡,从从容容,那还叫江湖吗?匆匆过客,走进餐馆,或酩汀大醉,或嬉笑怒骂,或窃窃私语,或扯咸篇,或扯淡篇,然后,走出餐馆,作鸟兽散,各回各家。我想,寻常的日子中,寻常的人来人往中,恩怨情仇或咸或淡或寡然,其实也是一种江湖,一种细雨纷飞的江湖。这样想来,我们其实都是江湖中人,在或咸或淡的日子里,游走人间,游走江湖。大家在咸淡江湖中各自游走,偶聚偶散。开此餐馆的书生,贩卖的大概正是这种聚散与情怀吧。时事变迁,岁月稀释了大家的情怀,如今,昔日常聚的人不再相见,咸淡江湖的餐馆没有了聚客而关门,但是,江湖一定还在,只是不知大家都在哪里燃烧自己的炊烟。早年看过广州一个叫黄茵一个叫黄爱东西的作家写的《相忘于江湖》和《相望于江湖》,便隐约感到,我们都是或咸或淡的江湖中人,并且在江湖中彼此相望与相忘。但愿大家在各自的江湖安好,并彼此相望,而勿相忘。

露西

旅游 01-31 15:52 阅读 1.4万 回复 0
千里迢迢,车轮滚滚,走马观花,捕风捉影,朝出暮宿。汗流浃背胶东行。  第一站,青岛崂山。 崂山水有名,崂山道士有名,于是,手里拎着崂山牌矿泉水,上山去搜寻道士高人的踪影。仰望高山,拾级而上,与众人同行。大家说,山上有个上清宫,道士高人就在宫中。于是,急急地走,匆匆地爬。 上清宫未到,道士高人未见,手中的崂山水却喝完了。走在半山,望见一缕瀑布从天而下,泻入一潭中。半山中清潭里的水真清啊,翡翠色,清澈见底。不来看,你真不知什么叫崂山水的美。只可惜,那潭不在凡人的游路边,没办法去用我手中的瓶子灌装,也没办法去捧一捧、舔一舔。 众人被潭水迷住,不再高攀。与刘书慧一道向人稀的石径深处爬。穿过浓浓的竹林,闻到浓郁的香味。香味中,竹架上,一条条黄丝带轻轻飘动。细看,布条上写着“好人一生平安。”肃然起敬。 遗憾。上清宫未到,山下导游呼唤。难道我此行注定见不到高人?我们是匆匆赶路的世人,时间左右着我们的行程。我只能匆匆仰望了一下道路的延伸处,心想那高人是什么模样?站在高山上,再回望,远处是一望无边的大海,波澜不惊,很安祥。我猜,上清宫的门一定是面向大海吧。 我曾去过另一处道教之地武当。武当的门,叫南天门。那时想,武当与天一体;今天,看到了崂山道教,看到了崂山与海一体。 身居山际,与海天一体,清静无为,却为生灵祈平安。如果用“没有理想的理想主义”赐高人,贴切吗?
不知什么时候,城东静悄悄地建成一座基督堂。一座粉色的大楼,掩映在绿树丛中。高高的十字架,站在远远的环城大道上,隐约可见。  骑着自行车,偏离大道,顺着狭窄的水泥路,向十字架方向靠近。楼房不高,异常洁净安祥。楼房内传来阵阵音乐声。乐声像水洗过一样洁净,缓缓地流响,沁人肺腑。循着乐声走入楼内,方看见是几个男女乐手在一楼大堂里练习演奏。乐手衣着素净,表情恬淡。在大堂里,乐声回响,更撼心灵,情不自禁肃立聆听。今天不是礼拜天,大堂空旷。简洁的座椅整齐有序。瞩目大堂的时候,一位女士为我端来一杯热茶。女士面带微笑,亲切如邻家大嫂。女士热情地说着欢迎,介绍起基督堂的情况。对基督教,我的认识停留在上帝创造人以及亚当夏娃的故事上。女士向我介绍着,话语细碎。说着,又到里屋为我找出两本书,一本是叫《爱在人间》,一本叫《蒙福之旅》。不算是书,只能叫小册子,印刷得很精致。基督教传播爱。我一直以为,基督教像佛教一样,通过上帝和耶酥教人们直接行善。女士的话和书,让我蒙胧知道了玛丽娅,知道了耶酥和犹大,知道十字架,知道了基督教原来是教导人通过忏悔到天堂,得永生。放下手中的热茶,女士微笑着对我说,明就就是礼拜天,是做礼拜的日子。离开基督堂和女士时,我知道的不再仅仅是亚当和夏娃了。我隐约看到人间之外。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