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子功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关于养生的别类想法

运动 06-16 11:54 阅读 1166 回复 2
关于养生的别类想法 现今人们都十分注重养生。从年轻人到年老人,无不在谈论如何保养身体、如何保证健康等等。现在,我们的国家富强,人民幸福,人们的生活条件好,这个“养”是没有问题的。乐观的精神、多种的营养、清淡的饮食,适当的运动、良好的睡眠等等,都是保健养生的好方法。前人之述备矣。 可是,我却有个另类的想法。 纵观古今中外长寿的人,并非都是‘养’出来的。科学家、文学家、哲学家、书法家等等,还有众多的山野村夫,这些长寿人群,特别是后者,有几个是靠‘养’出来的? 有资料说,非洲有一种鱼特好看,北美洲的商人看到这是个大好商机,就把这种鱼从非洲运往北美洲。长途的运输,气温的变化,使这种鱼的运输成活率很低。人们就在运输条件上下功夫:装设合适良好的盛鱼容器,投放适当的鱼饵,调节适当的水温,补充丰富足够的氧气等等。想尽各种办法,尽量满足适应鱼儿存活的各种条件。但是,其运输成活率总是不尽人意。有一次,一条运输船到达目的地后,发现一个运输的鱼柜里的鱼的成活率比其他的鱼柜里的鱼成活率高许多。这是怎么回事?人们仔细检查原因,最后发现,这个鱼柜里不知什么时候,无意间掉进里边两条鳝鱼。原来,这两条鳝鱼的游动,使鱼儿感到受到异类的威胁,受到惊吓刺激,从而激发了鱼儿的求生欲望,产生应激反应,奋力地游动、躲避,力求生存。这样,使它们活了下来。从此,人们在运输这种鱼的时候,每个鱼柜都放上适当数量的鳝鱼,提高了这种鱼的运输成活率。 人的身体是一个十分高级的生物机体,经过千百万年的进化,已经发育得十分完美,各种应激机制应有尽有。人们的精神作用是十分强大的。神经官能症能使无病的人有病,濒临死亡的人,鼓励他“挺住”,能够让他闯过死亡的难关……。据说湖南的一个单位有一个人得了癌症,卧床不起已经快不行了。单位领导来看他,问他还有什么要求?他说,他想去北京看看天安门。领导说满足你的要求。就派人用担架把他抬上去北京。看了天安门后,人们说,既然来到北京,就到北京的大医院给他看看病。在北京的大医院经过各种化验检查,最后得出结论,他不是癌症。这个将要死的人知道了他不是癌症时,竟然站了起来,他们回湖南不用担架抬了!可见,人的精神作用是多么的强大! 长寿的人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俗话说是“不丢活”,就是不离开工作、不停止干活。他们都有一颗奋发向上的心。据报道有一个科学工作者被发现罹患癌症,他自感时日不多,为了把他所研究的课题得出结论,他就一身扑在工作上,全心全意的地投入到他的研究工作中。到他的研究课题成功得出结论沉浸在成功的喜悦中时,惊奇地发现他早已过了医生说的他的生存期,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体,这不是很好吗,现在感觉良好、很健康! 综上所述,我以为,养生保健除了愉悦的心情,多种的营养、适当的运动、充足的睡眠等以外,还应加上奋发向上的精神和适当的劳动,包括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 

关公封神的传说

文学 06-07 15:03 阅读 1030 回复 1
关公封神的传说 关公云长,败走麦城被杀,其魂灵游巡于玉泉山上空,高呼:“还我头来!”日夜不息。玉泉寺主持僧人深感其扰,仰天问曰:“是颜良文丑之首乎?”,关公闻之,自忖“吾斩杀之将众矣,今吾被刎,何憾之有!”遂不再呼,巡游而去。 关公游至一处,闻有议论声,静听之。闻“关公具何所长可封神?”原来上苍司封神之神正审议封神之事。关公旋即高声呼:“曾记刀劈隔栅之事乎?”神闻之,查其档。当年刘关张徐州战败失散,关照护二位皇嫂暂留曹营。关谓曹“若知刘备下落,即离曹投刘。”曹为久留关,封关“寿亭侯”高官厚禄,上马金下马银金钱贿其心。又施计毁其名节。将关及二位皇嫂置于一室,备只燃半夜之烛,让关百口莫辩,难与刘备谋面。是夜,关烛光下手执《春秋》,心思解脱之计。关刀劈木隔栅,生火照亮,火燃至天明。曹来视之,叹曰:“云长真君子也!”后,关得知刘备下落,挂印封金,护送二位皇嫂,闯关破隘,过五关斩六将,古城兄弟相会,保刘备终成帝业。神称关“忠道重义”封关成神。 关帝成神,关平捧印,周仓执刀,侍立左右,威震四方。关帝令出,“凡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徒,贪脏枉法好财贪色之辈尽斩之!”天下吏民慑于关帝神威,循规蹈矩,天下太平。 诗曰: 关帝生来一天神, 四海庙宇塑金身。 桃园结拜三人义, 华夏尊崇千古魂。 赤诚 精忠贯日月, 威武浩气震乾坤。 凛然正气天下扬, 九洲邪恶荡无存。

朋友

文学 06-06 08:52 阅读 1179 回复 1
        朋友       人的社会性是人的第一属性,人的交往是必然的,也必然要结交朋友。俗话说“国难见忠臣,苦难见朋友。” 人在苦难的时间就可以看到一个朋友的好坏。  1970年,我在“文革”中被错误处理回河南原籍农村。生产队里干活,男女老少都在一起,免不了说说笑笑。别的生产队的人说笑,都是互相对着笑骂,俗称“骂玩”。有的骂的很不好听,很粗俗。我们第四生产队的说笑,很少“骂玩”,多以讲笑话说故事吹大气取乐。这样,我们四队的说笑显得文明的多。人们说,四队的“平均文化水平高”。  我们四队有个人名叫王成,他这个人个子不高,有点邋遢,人不傻,可是老爱说“差成色”的话。所以队里的人总喜欢开他的玩笑,拿他开涮。人们说王成浑身都是“进口货”:头戴“老挝”(老鸹窝)的帽子,身穿“斯里兰卡”(撕得烂卡)的棉袄,腿穿“波兰”(破烂)的裤子,脚穿“锡兰”(稀烂)的鞋。腰里别的是日本进口的“喇叭头”。有一天,男女老少都在一起干活,王成看到他的八婶的胳臂腋窝长有腋毛,就说:“早些时我不知道,妇女的胳臂腋窝里长的还有毛哩。”他八婶骂他:“恁娘那比,你看得老清!”他笑着说:“那我不是说你的。”他八婶说;“那你是说谁哩?”王成说:“我是说东庄那个芸哩……”。这个事成了大家的笑谈,有时把这编成戏唱,有时把这编成电影镜头连说带演,大家哈哈一笑也就算了。       有时我给他们讲吹大气的故事:开封府有个保皇寺,保皇寺有一棵大杨树,大杨树顶住天,风一刮,把天拨拉得“嘎嘎”乱响。皇帝派五百御林军,要把大杨树移栽到金銮殿前。一个拾粪的老头听到消息,赶在前面把大杨树拔起拖起来就跑。五百御林军没有挖到大杨树,赶忙去追赶拾粪老头。眼看要追上了,拾粪老头着急了,连人帶树钻进王大眼的眼里。等到五百御林军走远,拾粪老头从王大眼的眼里出来,把大杨树拖到周口卖了,又买了一船白布顺水而上,准备到漯河贩卖白布。大船开着开着,开进一条鱼的肚子里,一只水鸟又把这条鱼叼走了……。我讲得绘声绘色,人们听得有滋有味。于是,我们队兴起了一个吹大气喷大空的风气。张中讲莲藕磨粉下粉条,张怀讲粉渣下粉条,张宝成讲有个地方用水桶把牛伴(牛把式)炖着吃了……等等。人们还根据吹的大小程度排成行,我是“大杨树”老一。张中是“藕粉条”老二,张怀“粉渣”老三,张宝成“桶炖牛伴”老四……梁喜来老七……杨德全自称是威虎山老九……。就这样,我们每天干活说说笑笑,生活虽苦,可是我们还是乐乐呵呵的。       我们四队紧挨着三队,三队王东南的家距离我们很近。王东南比我小两三岁,我和他是儿时的同学也是儿时的朋友。我以后到了湖北。他长大后,参加工作,当了平顶山的工人。他一个人在平顶山当工人,他的家还在我们馬塚大队三队。平顶山距离襄城县馬塚村也不远,所以他隔三差五的回家来。有一天他回来,我们见了面。我俩分别了十多年,一见面甭提有多亲热了。那一天晚上青塚寺旁边的小刘庄有电影,我们相约一同去看电影。  到了晚上,我们四队的一群人和王东南一起去看电影。一路上我们说说笑笑十分高兴。我们告诉王东南我们四队说的各种各样的笑话,告诉他我们如何吹大气,告诉他我们如何按吹大气的大小排队从老一排到老九……。说着话就到了小刘庄,我们都专心地看起电影了。谁知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王东南不看电影,他在看电影的人群里东找西找,找到马塚大队的治安主任罗锅腰章黑龟告密,说我们四队以拜把子结拜的方式组织反GM集团!罗锅腰章黑龟一听,这还了得!立刻向十里铺公社报告,立刻向襄城县公安局报告!     襄城县公安局来了人。我估计公安局的人稍微一了解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但还是要走一走过场。“公堂”设在查大炮家的西屋,传唤我们这九个人去询问。我被传唤进到屋里,看见一个穿便服的人坐在一个小板凳上,我在另一个小板凳上坐下。他说:“你说说你们这从老一到老九的事。”我说:“我给人们讲吹大气的故事。说的是开封有个保皇寺,保皇寺有一棵大杨树,大杨树顶住天,一刮风把天刮得“嘎嘎”乱响。……。”讲完我的吹大气故事,接着我给他大概地讲了其他人吹大气的情况。说人们按吹大气的大小给我们进行排队,排成了从老一到老九。说完,他让我出去了。接着传唤其他人,都把吹大气的故事大概讲一遍。传到张怀,他很干脆地说:“我是‘粉渣’,我是老三。”这个公安局的人当时没有笑,我估计他以后给别人讲,一定会笑的前仰后合。       这一场“公安抓吹牛”的闹剧草草收场了。但是,它的影响却久久不能平息。人们说,“公安局没有事干了,出来抓‘喷空儿’的……!”如果谁一说笑话,就有人说:“小心着,公安局要来抓你来啦!”王成他爷是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说:“过去说‘吹牛不犯法’,想不到新社会公安局还抓‘喷空儿’的!”这一场闹剧给社会带来很不好的影响。      农村的人是很朴实的,人们最恨在背后搞鬼的人。特别是对出卖朋友的人深恶痛绝。从此,人们一提起王东南就骂,就吐唾沫。一提起什么坏人,就说是像王东南一样,王东南成了坏人的代名词。从这次事情以后,王东南从平顶山回家来,再也不敢在我们四队的街里经过,总是绕道走别的地方,躲开我们四队。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