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祥之窗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5330|回复: 10

长篇纪实小说《甲子钩沉》第二章(续)

[复制链接]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34

主题

72

帖子

285

积分
精华
0
注册时间
2017-8-10
最后登录
2017-12-7
发表于 2017-8-21 13: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联通

急功冒进

1957年,我年满八岁了,到了入学的年龄。不知道什么原因,父亲舍近求远,把我送到龙巢寺的马蹬完小。可能是看重教育,注重质量的缘故吧。
当年我的姐姐已小学毕业,回家帮父亲做点家务,还能挣半个劳力的工分。父亲几年来,又当爹又当妈的辛苦,总算有了点小小的补偿。
我的启蒙老师是我的父亲,学前,我就能数两百个数,认几十个常用字。父亲给我买的动物故事的连环画我都能认会背。所以入学报名,一次通过。而且后来学习也很好。
马蹬小学给了我终生难以忘却的美的印象。美好的印象当然不是环境条件,况且我的父亲曾在那里陪过罪呢。
第一个美好的印象是我的班主任,是个女的,叫穆玉范。矮个子,短头发。印象里她经常穿着蓝色西服。圆脸,非常白,白得好像从来就没见过太阳一样。也是我从来没见过的最好看的女人。声音圆润甜美,她有一个复员军人的男朋友(或是丈夫),住在她那里。那男的是个大个子,不修边幅,闲着没事干,就在龙巢寺周边开荒种菜。听別人说好像他们的关系不好。其实我也为穆老师不平,总觉得亏了。你说,小小年纪竟能生出这种想法。
跟穆老师一样美好是第一次听到了留声机的声音。那是在上唱歌课时,穆老师给放的。听到的第一首歌曲是《二郎山》。后来知道这首歌是歌颂解放军进藏时遇到困难和克服困难的事迹的。我那时哪知道这些呀,还以为是唱我们后营的二郎山呢。那歌声高亢嘹亮,充满激情。真可谓是天簌之音。我从来没听过,不知道人间还有这种声音。听一回就叫人享受一辈子。
第三个美好的事情是我有了一个好朋友。他叫徐小群,家住徐家营,即出了马蹬北寨门的第一个村子。我们一见如故,就像贾宝玉初次见秦钟一般。每天上学都要先到他家然后再一起走向学校。放学后我还要到他家玩一会儿。他母亲也对我好,感觉就像我的母亲一样。可是好景不长。因为他是地主徐黑东小老婆生的,解放后,他妈本已跟徐黑东脱离了婚姻关系,分房另住。可是跟地主成份的瓜葛总也扯不清。为了孩子,也是为了自己,1958年初她带着小群回老家许昌了。为此我伤心了好一阵子。
接下来就是“一大二公”的人民公社化。马蹬小学被政府征作它用。徐家营的人并到贺家营,徐家营成了“红专学校”。也不知是以后的一年多学校就没认真办,还是怎么了,对那段的学校生活竟没留下什么印象。所以我特别珍视我的蒙学第一年。
这个时候父亲被调到马蹬街木业社。我们王营被合并到沟北的后洼村。姐姐参加青年突击队,大炼钢铁去了。
木业社在马蹬街的北关。进了寨门走一小段路,见到第一条向正手转的巷道就拐弯。再走一截儿,就能听到从木业社里传出来的叮叮梆梆的声音。听着声音就可以找到木业社了。这是父亲在家里跟我说的。也是我第一次按着路线自己找去的。父亲看到我,丢下手里的活就把我抱了起来。高兴地说:“没想到你还真能找来。”我却哭了,不知道是激动啊还是委屈,也许二者都有吧。
晌午饭就在木业社里吃。吃的是白面馍、青菜豆腐汤。吃得可饱了。
吃了饭,趁着大家歇晌的时间,父亲带我到马蹬街上转转。马蹬街只有一条正街。也是从县城西来向东方向去的唯一通衢。街道均是青石铺就。那青石已磨得光滑润泽。
一街两旁尽是店铺。翘檐雕饰、透镂窗花、古色古香。门面均是木板嵌成,昼抽夜合。房屋多是二进三进院落。户户之间均有封火硬山,高低错落,重叠有致。使街道更加灵秀多姿。
进了东寨门往正手一拐,就是一个古戏楼。戏楼朝北是一个大园子,可容纳几百上千人在那里看戏。在此以后我也曾几次在那园子里看过戏。小时候是骑在大人的肩上看;稍长大点,就爬墙上树,钻来窜去地闹;长大成人再去看,那戏楼就扒掉了;再后来就什么也没有了,连地也在水下看不见了。出了东门往东走去,在几个村子里有我的姑家、外祖家、还有两个堂姐家。所以,对那一带我是熟悉的。顺着大道继续向东,即可通向内乡、邓县、南阳等大的地方。
马蹬西关,我最熟悉的是有好几座石牌坊、寨门外的柏树行和龙巢寺。
只有南门我却陌生。因为出了南门继续往远里走,就是河流大山。在家里夜夜都能看到南山常年不熄的野火。也经常见到人们一担担的柴草都是出自南山。对于南门外的世界总有一种荒凉可怕的感觉。那可能是我从未出过南门,对那里不熟悉的缘故吧。
下午,我们回到了木业社,父亲继续干活。只见父亲在做一匹木头的马,那马巨大,比大人们还要高。还长着两只翅膀,看着怪怪的。后来在马蹬街的东寨门上看到了它,金光闪闪,展翅欲飞。原来父亲完成的是一项政治任务。比喻大跃进比奔马还要快,要插上翅膀飞起来了。
那天下午,正好木业社关响。大家都很兴奋。晚上回家,父亲给我们每人一个五分钱的硬币。那可是人民币第一次发行的硬币。看着崭新发亮的硬币,可比那铜钱好玩多了,我爱不释手。晚上睡觉都攥在手里。第二天见了小朋友就向他们炫耀,说我有一枚新硬钱。
因为大炼钢铁,我们的锅没了,树没了,家也没了,我们被赶到了后洼靠池塘边的一间房子里。屋里什么也没有。我记得地上铺一领稿荐一张席,一条被子三人盖。再就是一个洋磁盆和几个黑窑碗。吃的是大锅饭,听到敲破铁锨的声音,每人拿上碗筷到食堂吃饭就行了。不用操心柴米油盐。
虽说在搞大跃进,当年农业却大丰收。田边地头到处都是粮食,没人收捡。烂了也没人心疼,人们都在搞大炼钢铁、兴修水利,没人会注意这些。
开始时公共食堂的生活还很好。都以为这就是共产主义,若如此,其实共产主义还是蛮好的,不操心,还能吃饱饭。尽管人没了尊严。
就是住在后洼的日子里,我出花儿了。出花儿就是出“天花”,也叫“痘”。当年听说我姐是出花儿出的脸上有麻子,我就很害怕。白天身边没有人陪护,我一个人睡在地上,昏昏沉沉地高烧了三天。
白天听着水坑里的声声蛙鸣,我就心惊胆颤;夜晚听到远处的狗叫,更是惊惧不已,噩魇不断。好在,夜里父亲是在我身边的,用他那已经粗糙的手抚摸着我的全身,使我安宁,让我平静。
第三天身上开始出疹子,一片片的,手摸上去硬硬的。第五天开始结痂,一个星期全好了。他们说这是出伏花,不是天花,所以我就没长麻子。
1959年春天,我们又搬回自己的家里住了。当时,上边已觉察到了大跃进、“一平二调”给全国农村造成的严重后果。虽然不再大炼钢铁了,但有些事是一下子停不下来的。辟如吃食堂和修水利工程。
我们家的大型家具和椅子之类好一点的东西都被干部们“平调”到自己家里用了。
我父亲白天要出工,为了让我们上食堂打饭能省点力,就把一口大箱子拆了,做了一个带提把的饭盒。我们去打饭可以提上或抬着。
1959年的食堂已不是才吃食堂那会儿,可以在食堂里围着桌子吃。现在是铁锨一敲,人们都拿着盆盆罐罐打回去自己吃。这个时候的生活标准已大不如前。主要是各种菜类加上五谷杂粮面煮上一大锅。壮老力每人三碗,弱老力打八折,我这样的小孩子只能打五折。只听炊事员手里打着饭,嘴里还念念有词:“三八两碗四”、“三五一碗五”。其实对乘法口诀我就是从那个时候弄懂的。我们打回去的“饭”,每顿都要留一点,等我父亲黑了回来垫补一下。因为我们知道父亲个子大,干活又不会偷懒,饭也吃不饱,怕他饿垮了。天天如此,时间长了,我们村的人知道了,都夸我们懂事、孝顺。我们也挺高兴的。其实小孩子还是好办些,没人看见可以偷吃点豌豆龙头,生包谷穗什么的。
再往后的日子更是一天不如一天了。到了秋天,食堂大锅里已很少见到五谷了。趴到锅台上,端起碗来瞧,都能清晰地照见人影。暗地里流传着这样几句顺口溜:端起碗进照相馆,谁要想照合影像,全家趴到锅台上。路上行人开始东倒西歪,好像醉汉一样,走路照不准方向。如果你去过丰都鬼城,那里的雕塑就能形象地再现当时人群的情景。再后来,就开始死人了。有的家里死了人也不报告,为的是能多吃几天死人的“饭”。听说有的地方有人吃人的,我没亲眼见过。即使到了这个时候,食堂还照办,工程还照上。
后营的水利工程主要是在二郎山与卧牛山之间的山峡出口修一座水库。也就是大蛇冲出山峡的地方。
后营这地方历史上从来就没种过水田。土地起伏不平,根本无法引水灌溉。所以水库修好后从未发挥过作用。倒是修水库时,吞噬了几条人命。
我三爹王春临,瘦高个子,和我父亲一起都在水库上出工。本来他的身体就不健康。常年病怏怏的,可还照样天天出工。生活又跟不上,眼看就要支撑不下去了。一天,他出工路过食堂的保管室门口,看看没人,就进去拿了几片红薯干。刚走出门,不巧碰上了保管员谢五子。谢五子是王家的家客。我三爹想着没什么大事,就往工地上走去。谢五子说:“三爹,你把红薯干放下。”三爹看着不对劲儿,拨腿就跑。边跑边把红薯干塞到了嘴里。没跑几步就被谢五子追上了。谢五子见我三爹把红薯干吃了,就狠狠地踢了他一脚。我三爹当时就口吐白沬,倒地不动了。人们捎信到工地上,我父亲把他拉回去,当天就断了气。
那个时候死了人,连挖坑的人都没有。生产队里虽然也派了人,但都不出力。实际是我父亲一个人挖的坑,把我三爹安葬了。真是祸不单行,福无双至。没几天,我二妈也饿死了。又是我父亲挖坑埋的。连挖两个坑,加上严重的营养不良,从此,就得了个伤力病。四十几岁的壮年汉子,抗过了多少艰难困苦,现在却拖着个病怏怏的身子上工、下工,艰难地支撑着我们的家。我们兄弟依然每餐省一口半口给父亲,可也与事无补,因为这“饭”根本就没有什么营养。
记得有一天,父亲从马蹬回来,他说捡了只胎死的羊娃儿,并说这种羊娃儿养人。我们也没看是什么。洗净用脸盆盛着,在夜深人静时煮熟了给我们吃。那晚我们谁也不瞌睡,一直等到半夜,我们连汤带肉,甚至骨头也嚼碎吃了。
那期间,我们吃过杏树叶子,榆树叶子和榆树皮。也吃过雁子屎。吃树皮树叶已是司空见惯,只是雁子屎却难吃,就是把雁子屎捡回来用水和和,抟成饼子在脸盆里炕了吃。我吃了一口就再也咽不下去了。当然这些都是在半夜三更完成的。
仅仅不到半年时间,为了生存,人们已经没有了廉恥,失去了人性和同情心。有的变成了狼,变成了狗。为了表现积极,讨好上级,干部可以弄虚作假,瞒天过海。为了能使自己活下去,并且要活得更好,他们可以绝情地撕咬同类,独占食物。无产阶级的革命宗旨一时间丢到了九霄云外。我们敬爱的毛主席此时正在想着超英压美斗苏修。还有在庐山上忙着跟彭德怀斗狠。不愿意承认大跃进过左的危害。所以下边的“左子左孙”们,就更加变本加利、肆无忌惮地残害原本是要被解放的劳苦大众来。
各村的杏树柳树秃了顶,路边的榆树一行行、白亮亮没有树皮。即使这样,干部们还要坚持“原则”,不许资本主义泛滥。看到谁家房子冒烟,就像日本人进村一样,迅速破门进屋搜查。轻者没收食物、炊具(脸盆、锨、瓢之类),重者(就是身份不好或老实好欺者)就是一顿暴打。打死打伤从来无人负责。
我们生产队有个叫小大姐儿的女人,个子小,人精明,但也喜欢跟干部们斗个小聪明。一天晚上他到地里偷摘绿豆,被干部们发现了。就把她拉到队部里吊了起来。并且认为是打击坏人、教育群众的好机会。立即召开了社员会,当着全队社员的面垮掉了小大姐儿的裤子,,使其赤裸裸地吊在梁上。天哪,我那时只有七八岁,就感到这是多么可怕啊!有些人切齿无奈,也有几个人在嬉笑羞辱她,甚至还用棍子抽打她。
用绳子吊的,用棍子打的都是干部。他们浑身有的是力气,但是没了人性。当时的大小队干部,可以随便占有群众的好东西。我们的核桃木睡柜就被队长饶长贵抬回家自用。他们可以偷队里粮食和食物回家喂饱自己的家人,噢,他们不叫偷,叫“拿”。他们可以随意地淫人妻女,因为那时的大多数人们(男人和女人)已没有了性的欲望,也就没有了生殖能力。只有他们担起了中国农村繁衍的重担。他们停妻再娶,欺男霸女。当然也有些有姿色又愿意奉献的女人得到“拯救”,能健康地活下来。
读者诸君,看到这里,你可能觉得已经令人发指,无以复加了吧。且慢,要知道这才是三年自然灾害的头一年啊!接着要还苏联的债务。连毛主席他老人家都不吃肉了,腿也浮肿了。一个大国领袖尚且如此,你说百姓的苦难程度会不再复加吗?
写到这里,本章已经结束。可是有一段叫盗墓惊魂的文字无处放,按时序,只能安插此处似觉合适。
1959年的冬天,人们的工作、住处统统又被打乱,重新组合。房屋统一调配。王末僧老婆此时已和他离了婚。他和儿子王存周住到了我家的东梢间。我们两家隔一堵界墙。墙上是屋架,两家人白天说话,晚上打鼾都听得清清楚楚。两家人几年来心存介蒂,不再往来。不碰到面前不说话。
一天夜里,父亲在工地上没回来。半夜睡醒,看到隔壁还亮着灯,听见王末僧爷俩在窃窃私语。我和哥哥就披着被子,站在床上,扒着墙从屋架空里观看。
只见昏暗的灯光下一个狰狞的面目盯着床上一堆五颜六色的东西在给他儿子拣看。边看边小声说:“这是钱褡裢儿,那叫满腰转儿;这是玉带扣,那叫玉板指;这是玉塞,那叫玉含……”天太冷,一会儿冻得我们牙齿打战。就盖着被子睡了。过几天父亲回来了,我们把那天夜里的事情跟父亲说了。父亲说:“这事千万别说出去,说出去,又要惹祸了。”又说:“怪不得人们这几天都在说马蹬街王天立的坟被人挖了,这就对了。”
王天立是马蹬街的一个大地主。一生勤俭,积攒了一份颇厚的家业。解放后被划为地主成份。因其为人忠厚老实,一心发家致富,并无损德败行之事。故只给戴帽,末被镇压。这几年东搬西迁,家具也丢完了,加上整天干重活喝稀汤,不堪其苦,一病身亡。家里只剩些细软配饰、小东小西,随身移动,末被丢失。王天立死后,他老婆念他辛劳一生,未曾享福,就把仅有的一些好东西都陪他随了葬。他们家跟后营王家是一个祖先,老坟就在北门外的独柏树旁。
当时就有人传说,王天立家土改时并未上缴金银财宝,死后随葬了不少好东西。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传言被王未僧听到,遂生歹心。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单人匹马,手拿斧锹,来到王天立的坟前,挖开洞穴,钻进坟墓,用斧子撬开棺材。那时不可能有好棺木,只是个薄皮匣子。王未僧把王天立的嘴里含的、肛门里塞的、手上带的、甚至连腰带衣服都给扒了,收拾一包袱带了回去。我们那晚看到的花花绿绿的东西,就是那些绣品玉器在灯光照射下发出的光芒。
王天立的坟被盗两天后才被人发现。人们告知了王天立的家属。他的妻子儿女前去察看,发现王天立浑身赤裸,面目痛苦,连胳膊也被人扭断了。一家人伤心万分。又从家里拿来布衣,重新装殓掩埋。
破棺盗墓,挖人祖坟列为万恶之首。在民间是不齿于人的。况且下手如此残忍,可见其人其心之歹毒。其心当诛,其身可杀!人们一时猜测多端。终因我父亲怕再惹祸端,我们把此事烂在了肚子里。五十余年岁月轮回,此事如鲠在喉,而今,我把它披露于世,了却一桩心事。

(注1)老日:指日本侵略军。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3 收起 理由
百花盛开 + 3 写的真实,写的好,请继续!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105

主题

2408

帖子

3783

积分
精华
8
注册时间
2015-11-29
最后登录
2018-10-15

荣誉会员勋章

发表于 2017-8-21 16:15 | 显示全部楼层
记忆力好
细节真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34

主题

72

帖子

285

积分
精华
0
注册时间
2017-8-10
最后登录
2017-12-7
 楼主| 发表于 2017-8-21 18: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98765abc 发表于 2017-8-21 16:15
记忆力好
细节真实

谢谢鼓励!往事如昨,历历在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105

主题

2408

帖子

3783

积分
精华
8
注册时间
2015-11-29
最后登录
2018-10-15

荣誉会员勋章

发表于 2017-8-21 19:06 | 显示全部楼层
wqf365 发表于 2017-8-21 18:10
谢谢鼓励!往事如昨,历历在目。


告知俩嘎,由于引人入胜,我已经在网上搜到,看完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34

主题

72

帖子

285

积分
精华
0
注册时间
2017-8-10
最后登录
2017-12-7
 楼主| 发表于 2017-8-21 19: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98765abc 发表于 2017-8-21 19:06
告知俩嘎,由于引人入胜,我已经在网上搜到,看完啦

如此,深表谢意!现在愿意读这类内容书的不多了。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675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精华
52
注册时间
2011-3-8
最后登录
2018-10-14

退役版主勋章荣誉会员勋章发贴之星勋章特殊贡献勋章

发表于 2017-8-22 18:58 | 显示全部楼层
wqf365 发表于 2017-8-21 18:10
谢谢鼓励!往事如昨,历历在目。

写的真实,写的好,请继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105

主题

2408

帖子

3783

积分
精华
8
注册时间
2015-11-29
最后登录
2018-10-15

荣誉会员勋章

发表于 2017-8-24 10:15 | 显示全部楼层
wqf365 发表于 2017-8-21 19:19
如此,深表谢意!现在愿意读这类内容书的不多了。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读这类内容书的真正意义就在于: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105

主题

2408

帖子

3783

积分
精华
8
注册时间
2015-11-29
最后登录
2018-10-15

荣誉会员勋章

发表于 2017-8-24 10:24 | 显示全部楼层
98765abc 发表于 2017-8-21 19:06
告知俩嘎,由于引人入胜,我已经在网上搜到,看完啦

可惜在网上读完第八张三十载河东复河西甲子年否极归小康,后面没有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34

主题

72

帖子

285

积分
精华
0
注册时间
2017-8-10
最后登录
2017-12-7
 楼主| 发表于 2017-8-24 11: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98765abc 发表于 2017-8-24 10:24
可惜在网上读完第八张三十载河东复河西甲子年否极归小康,后面没有了

本书只有八章,很遗憾!不过接下来,我会在钟祥论坛上发表我的小说《浮世兄弟》原名《大时代变奏曲》,和《甲子钩沉》都已出版,钟祥新华书店有卖。第三本小说《烈女扎子》也正在写作。都是现实主义的题材,敬请朋友们支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会员

Rank: 4

45

主题

3072

帖子

5076

积分
精华
7
注册时间
2012-6-28
最后登录
2018-5-13

退役版主勋章荣誉会员勋章

发表于 2017-9-5 18:25 | 显示全部楼层
往事难忘!写的好!牵挂人心啊!欢迎去心情故事吐出往事写出心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会员

Rank: 4

45

主题

3072

帖子

5076

积分
精华
7
注册时间
2012-6-28
最后登录
2018-5-13

退役版主勋章荣誉会员勋章

发表于 2017-12-9 11:47 | 显示全部楼层
98765abc 发表于 2017-8-24 10:24
可惜在网上读完第八张三十载河东复河西甲子年否极归小康,后面没有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热线:17362601609,qq:17652571|手机版|钟祥之窗 ( 京ICP备12017851号-5 京ICP证12042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517号 )

本站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对内容有异议,请在网站事务版块反映,或发邮件至17652571@qq.com说明情况。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