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30天
选择浏览方式:

陌生人乱拿你东西怎么办

灌水 昨天 11:09 阅读 3438 回复 5
坐火车时,中途去了趟厕所,回来就发现座位上的矿泉水没有了,我问旁边的一对母子,年轻的妈妈竟然对我恶语相向,我用一句话把她吓得脸色惨白。我乘的火车,旁边坐着一对母子,男孩有七八岁的样子,非常淘,不让人喜见的那种,标准的那种熊孩子。妈妈也不管他,任由他胡闹,真是让人无语。中途我去厕所的时候,把一瓶矿泉书拿出来放到了座位上,本来打算回来喝的,可转眼就不见了。我问小男孩的妈妈:我刚才放在这里的一瓶水您见了吗?小男孩的妈妈抬头看了看我,说: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负责给你看东西的。我连忙说:您别误会,不是那个意思,我刚刚放这里一瓶水,这一会就不见了,不知道是谁拿走了。小男孩妈妈挑起眉头说:你什么意思,怀疑我们拿了是吧,你有证据吗,可不能血口喷人,什么人啊,年纪轻轻的就会胡说八道。我听了感觉这个女人可不是个省油的灯,是个胡搅蛮缠的主,也不想再和她纠缠下去。旁边的小男孩给我不停的做鬼脸,他妈妈瞪了他几眼,用手使劲推了他两把。我看了看这娘俩的眼神和动作,感觉那瓶水就是她俩拿的。其实拿一瓶水也没什么,又不值几个钱,可这娘俩让人感觉有点可恶,我也不想就这么算了。我喊来乘务员,当着这娘俩的面说:您好,我是药剂场的化验员,最近研究了一种绝育剂,还没投入使用,我今天拿了一瓶,是打算在动物身上搞实验的,可去趟厕所,回来就不见了,这种药虽说没有毒性,可就怕人喝了就麻烦大了。我边说边瞧向这对母子,发现小男孩妈妈脸色惨白,我心里暗爽。乘务员听了挺紧张,连忙帮我去寻找了。乘务员刚走,小男孩妈妈拉着小男孩就往厕所跑,估计去催吐了,我差点笑出声,也慌忙找乘务员解释情况去了。

东城新都的房子

情系钟祥 昨天 13:59 阅读 3376 回复 14

这是传说中的沙霸吗

情系钟祥 昨天 18:10 阅读 3311 回复 14

坐标位于:钟祥市磷矿镇秦冲村家庭成员:磷矿镇秦冲村人士石某(女40余岁)、其母石某某、其父张某某,其原配丈夫(已故),二人育有一女一子。事情描述大致如下:2018年6月石某丈夫曹某在工地打工因意外导致死亡,工地给与赔付石某110余万元(之所以记录此事件实为后期其全家恶霸行为做铺垫)。2018年11月石某萍现任“恶霸男人”王某(男,四十余岁,钟祥市文集镇文集村一组人士)正式入主同居,王某自称有人有势,专横霸道,至此自2018年至2021年有钱有人的王某、石某一家开始了欺霸一方邻里乡亲的“辉煌时光”。凡与其相邻必受欺霸占财产,威胁恐吓,凡种田与其相交必受其霸道胁迫,凡路径其门必避不及。强占他人财产、路霸、田霸、威胁、聚众殴打伤人愈演愈烈,很多乡亲唯恐避之不及。现列举部分案例如下:因种田放水强行拦水不让与其相邻秧田过水并多次与同村农户张某某发生争执(夏季秧田与秧田之间需要过水,属于很正常的事情。尤其是离水源近和离水源远的田块之间),与同村农户刘某某也是因放水拦水发生争执并威胁,刘某某忌惮其淫威且无法过水不得不退田。因强行拦路破坏进入农田必经之路并强行栽树(期间还多次破坏别人良田正常生产,威胁恐吓说要纠集黑社会打人)导致农户仰某某不得不退还农田。其路霸行径:肆意不让邻里乡亲小车从期门前马路通行(不许碰到一植一草),将张某某儿媳轿车轮胎全部破坏,其子石某jie甚至自称门前马路是他家地盘,享怎样就怎样。强占、鲸吞他人财产行径:私自砍伐他人山林树木欲占为己有,如其趁邻居陈某家中无人纠集石某其姐夫仰某yuan砍伐陈某山林树木欲据为己有;强占他人种植树木,如强行占有其邻张某xiang(女60余岁)三十年前所栽之树木,张某xiang惧其淫威含泪放弃。强行移界占山据为己有,如聚集其亲朋(石某姐夫仰某yuan、石某妹妹张quan等)强行大范围移动山林界限自动划定界限强占张某xiang山林,在此过程中与张某xiang(女60余岁)发生激烈争执,并将前来协调纷争的同村居民张某fang、仰某zhong殴打住院(张某fang头部被竹棍重击,大腿部被钢钎打至血管破裂,仰某zhong被多人围攻被打至肋骨骨折,手指,髋骨损伤,身体多处创伤),其时石某萍之母石某某甚至拿出一扎钱口出狂言说“老子有的是钱”。以上种种仅是众人述说之部分内容(其恶言恶行何其繁多,不胜枚举)绝无虚假造谣,详情可到当地调查。石某多次伙同其情夫王某强占他人财产、威胁恐吓他人、聚众移界占山持械殴打他人是否构成寻衅滋事?据多人反应其情夫王某并未与原配离婚是否构成事实上的重婚?遥想当初磷矿镇秦冲村二组一片祥和,如今一众村民不堪其辱,敢怒不敢言,和平年代如此行径堪称黑暗,此恶不除不足以平民愤,此霸不报晴天霹雳。此文实为曝光,未有任何诋毁之用意,希望各级领导引以重视,还当地村民一片祥和。
正在努力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