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祥之窗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997|回复: 1

《蒋三儿》 小小说 蒋海波

[复制链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465

主题

4237

帖子

1万

积分
精华
19
注册时间
2011-6-20
最后登录
2018-11-16

荣誉会员勋章原创文学勋章

发表于 2018-10-24 10: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联通
       如果说,一个人挣了很多钱,比周围的人都要多,就叫成功的话,蒋三儿无疑是一个非常成功的人。
       蒋三儿住我家隔壁,在我们这个蒋姓大家族里,着着实实比我矮了我一个辈分,他管我叫小叔。
       他长得粗粗壮壮,浓眉大眼,和我同班时,高我一个头还有余。
       按道理讲,蒋三儿是不应该成为我的同学的,他比我大了整整四岁。
       我读小学一年级的时候,他也读一年级,只不过,这是他的第四个一年级。
       那时候,还没有九年义务教育,跟不上课程进度,就必须留级。
       蒋三儿七岁上学,十岁了还没有把五十以内的加减法整明白。
       以至于很久以后,有一次他请我喝酒,意到酣处,他竟然嚎啕大哭:兄弟啊,这辈子,我都会记得你的好。说实话,当初要不是你,我这辈子一年级都毕不了业,我也是一个人啊,也有脸有皮,也怕别人笑话啊。可是,我就是不待见那些个汉字啊数字啊什么的,我情愿被父亲用荆条鞭子狠狠抽一顿,也不愿意做那些让脑袋发麻的数学题。
       这话,我是真真切切地相信的。
       小时候,每到夜幕降临,检查作业的时候,隔壁都会传来一阵阵杀猪般凄惨的嚎叫,这当然是蒋三儿挨揍的结果。
       蒋三儿的父亲也不识字,扁担倒下来马马虎虎可以猜是个一字儿,可是他有个诀窍:只看题目后面,老师给的是勾还是叉。
       这还是过年的时候,他拎了两斤猪肉去老师家后,老师告诉他的不二法门。
       蒋三儿的父亲是村里的杀猪佬,有两样儿东西他视作珍宝:其一是一把常年锈迹斑斑,只有进了冬月才会磨得铮亮的杀猪刀。
       其二就是他精心制作的一束荆条鞭子。
       据说这条鞭子的耐用程度,如果蒋三儿可以将一年级读一百年,它可以将蒋三儿打一百年而不需要更换任何零部件。
       半斤老白干下肚以后,他对任何一种形式的嚎叫都乐在其中,无论是濒临死亡的年猪,还是十个指头伸出来能硬生生数成九的蒋三儿。
       其实,在上学之前,我在蒋三儿的面前,地位是极其低下的,岁数小,个子小,出去和村子里的小伙伴玩游戏,只要他肯带上我做小跟班,我就已经开心的屁颠屁颠了。
       我们地位的反转,是在一年级的期中考试以后。
       他的试卷依然保持着一贯骄人的战绩,涂抹得一塌糊涂,一个个火红的大叉,比秋收后的打稻场还要壮观热闹。
       而我试卷上的一百分,把他看得目瞪口呆, 他看我的眼神,就好像看见了外星人,充满了不可思议。   
       我吃到了人生中有史以来最美味的一颗上海小白兔奶糖,这可是蒋三儿的大姑从县城供销社给他买回来的。
       我们乡里有个习俗,男孩十岁,女孩十二岁的生日,都可以向长辈索要礼物,俗称割尾巴。
       总数大概有五十来颗,蒋三儿已经在我面前炫耀两个多月了。
       而这次,他一下子给了我五颗,对他而言,这可算是付出了血的代价。作为交换,我每天晚上和他一起做作业,辅导他的功课。
       说实话,蒋三儿并不是真的笨驴,只不过他把心思都用在了爬树掏鸟窝,下水摸鱼虾上,他父亲也没有好的办法,只知道用荆条鞭子伺候他,久而久之蒋三儿自暴自弃,厌学了。
       每天晚上,我用我自己的学习方法教蒋三儿,效果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是,起码他考试卷上,慢慢也有了一些红勾,他的父亲也很少再使用那把荆条鞭子。
       期末考试以后,他父亲在村里遇见老师,老师居然破天荒地跟他道喜,说蒋三儿进步很大,竟然数学考了60分,及格了。
       过了两天,他父亲手里提着两斤上好的五花肉,走进我家,大声喊着我母亲“二婶,来,来,把这肉炒了给我幺弟兄吃,这小子真不错,自己会学,还能教我家那个傻小子”。
       我第一次体会到知识就是力量,知识也可以换肉吃。
       那时候,一九八五年前后,已经不再有割资本主义尾巴的说法了。
       乡下农户家里,只要人手够用,都可以多多少少喂几只鸡,养头年猪。
       蒋三儿的父亲更是先人一步,起了四个大猪圈,搞起来专业养殖,逢初一十五大集,杀一头猪,用木板车早早地拉到集市上去,小半晌的功夫,就可以卖个干干净净。当然,那些猪下水,少不得也要给我家一些。
       好不容易,终于熬到了初中毕业,彻底跟学校说了声再见,蒋三儿已经是一个十九岁的大小伙子了。
       他父亲早已是远近闻名的养猪专业户,起码比别人提前五年时间,进入了万元户的富豪行列。他苦口婆心地劝说蒋三儿以后要子承父业,养猪,杀猪,熟门熟路,多稳当的买卖啊。
       蒋三儿鼓足勇气,第一次对他父亲说了声“不”。
       也是啊,住着村里最豪华的两层小洋楼,骑着镇上第一台幸福125摩托,年纪轻轻的一个帅小伙子,去做养猪杀猪卖肉的差事,换谁也不会答应啊。
       刚巧,蒋三儿的舅舅当上了镇上中学的校长,他舅舅来他家吃饭的时候,在舅舅和父亲的交谈中,他偷听到学校内部的小卖部要对外承包,一下子动了心思:偌大一个学校,几千学生,实行的封闭管理,从礼拜一到礼拜五,吃喝拉撒都在这一圈院墙里面,有商机啊。
       一番死磨硬泡,他的舅舅扛不住蒋三儿的甜言蜜语,当场把学校小卖部的经营权,拍板给了蒋三儿,期限五年。
       蒋三儿读书不咋地,做起生意来,还真是地地道道的鬼灵精。
       他首先请了八个年轻漂亮,手脚麻利的小姑娘当营业员,两班倒,亲自去县城采购物美价廉的货源。很快,赚到了自己的第一桶金。
       读高二时,有一次放月假,我回到家,刚好遇见也在家的蒋三儿,这家伙死拉硬拽,让我跟他去喝酒,说遇到一个问题,非得让我帮他解决。
       也不是什么大事情,他舅舅的儿子,也就是他的大表哥,马上要结婚了。他挠破了脑袋,也不知道送什么礼物比较好。
       两杯酒下肚,我看着他,说蒋三儿你不给我打马虎眼子,你给我说实话,你学校的小卖部挣钱不?
       他听了,嘿嘿一笑,说还可以。
       我又接着问他,蒋三儿你是不是真心想谢谢你的舅舅?
       蒋三儿一下子急了,说我当然感谢舅舅啦,我第一次自己做生意的机会,不就是我舅舅给的嘛。
       我说,那不就行了,你在学校经营权是五年,你把在学校挣的钱,拿出两年的利润,给你表哥在县城买套房子,不就结了,反正你家也不差你挣的这点儿钱。真是个傻帽,这么简单的问题,也要问我。
       蒋三儿说,那在县城买套房子多少钱?
       我说,我们学校东边刚刚建了一个商品房小区,我看见他们发的宣传单,好像是八百元一个平方,一套房子差不多十来万吧。
       蒋三儿眼睛一亮,说:可以,还要不了我一年的利润。
       我白了他一眼,你是真傻啊?你表哥的婚房,你不得装修啊?
       大概两个月以后,蒋三儿跑到我的学校找我,说:你说八百,人家售楼部说涨价了,要一千元,两个月涨两百,这不是抢钱吗?
       我无语了,人家建房子不是为了赚钱啊?涨价有什么好奇怪的。我拍了他的肩膀一下,说:爱买不买,我还要上课,先走了。
       本来以为这事儿就这么结束了,没想到,过了两天,蒋三儿又跑到学校找我。
       他上来第一句就说:你没有想到吧,我买了两套,等我装修好了,天天在县城住,可以天天找你玩儿了。
       一句话把我气得差点口溅鲜血,我一拳打在他肩上,没有好气地说:你他妈以为我跟你读小学一年级一样,在这里读一辈子啊?
       蒋三儿满脸委屈,说,我还不是把你当兄弟,喜欢和你玩儿啊!
       我一时语结,半天才说出来一句话:你得管我叫幺叔。转身走向了教室。
       隐隐约约似乎还听见他在嘀咕:我还问我爸借钱买了三间门面房,只是走远了,这句话飘散在风里了。
       蒋三儿的舅舅没有接受他赠送的房子,只不过更加看中蒋三儿的人品了。随着后来调到县城的高中任校长,最后调到教育局当局长,一直提携照顾着蒋三儿。
       直到他后来从局长的位置上退下来,蒋三儿宣称要以死相逼,才接受了蒋三儿给他购置的两套房子,一套在县城,一套在省城。而这时,这两套房子,已经升值过三百万了。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给大表哥买婚房,严重刺激到了蒋三儿,他一时间脑洞大开,看到了新的商机。
       我大学毕业的时候,蒋三儿在县城开办的房产中介公司已经有模有样了,自己手里也拿了几块地段不错的地皮,准备搞房产开发。
       而我毕业以后,留在了省城一家港资房地产公司做销售员。
       有一天,下班以后,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是蒋三儿打来的。
       他到省城办事情,顺路来看看我。
       参观了我上班的地方,了解了楼盘价格以后,他对我说:你们这个楼盘这么偏远,公交车都没有,肯定不好卖,是吧?
       我点点头,说:是啊,不过价格低,跟我们县城的房价差不多。
       他笑着说,我别的也帮不了你,这样吧,半年时间,我帮你卖十二套房子,看看能不能让你在公司里面混个小官儿当当。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说:你没病吧?还是吹牛吹出来惯性了?我们开发的这个小区,是别墅区和六楼小高层兼顾,十二套房子,就是一栋小高层啊,就算再便宜,一套房子也要十多万啊,我当然不相信。
       而事实证明,蒋三儿没有说谎话,他在我手里每个月全款买两套房子,加上其他的业务,半年后,我还真被提拔成了销售部门的副主管。
       后来,我才知道,他回县城后,把那几块地皮,低价转让给别人,拿到现金,助了我的一臂之力。
       我感觉非常难为情,蒋三儿劝我说: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省城的房价,升值空间当然比县城强不知道多少倍,我早就想过来发展了。
       一时间,我也释然了。
       而现在,仅仅十几年以后,位于省城这个偏僻郊区的地方,人们给他取了个名字,叫做中国光谷。房价怎么样,相信朋友们也有所耳闻了。
       蒋三儿已经成了职业炒房客,北上广深,海南,东三省遍布了他的房产和门面房,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竟然都是全款购房。
       他最经典的一句话就是:在我眼里,城市永远没有郊区。
       而我在省城痛苦挣扎了五年,工资远远赶不上房价上涨的速度,工作了五年,攒下来的钱居然买不到一个厨房和卫生间。无奈之下打道回府,回到了家乡小县城。
       蒋三儿并没有过多地劝解安慰我,他知道,以我们两个人的关系,说什么都是废话了。
       他成立了一家快递顺风货运公司,让我当经理,负责打点一切业务。
       蒋三儿偶尔也做些小慈善,捐款修路什么的,这些让我倾佩不已,起码他没有那些暴发户都有的为富不仁的丑恶嘴脸。
       一个人的生活阅历达到了某些层次,蒋三儿偶尔也会蹦出一些金句:上帝关上了你的门,必定会为你开启一扇窗;一个人不努力,肯定不会成功,但是他不努力,一定会过得很舒服,而这种舒服,恰恰是我最为鄙视的;意外和明天早上的太阳,我不知道哪个会先到来,所以,我努力做好今天的每一件事情。
       蒋三儿,可能是无数职业炒房客里面,唯一 一个我没有厌恶憎恨感觉的人。

评分

参与人数 2威望 +5 收起 理由
静哲 + 2 赞一个!有意思!
江清月近人 + 3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海子河南十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252

主题

1204

帖子

1万

积分
精华
50
注册时间
2009-6-21
最后登录
2018-11-17

荣誉会员勋章原创文学勋章

发表于 2018-10-25 10:56 | 显示全部楼层
越来越有嚼头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热线:17362601609,qq:17652571|手机版|钟祥之窗 ( 京ICP备12017851号-5 京ICP证12042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517号 )

本站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对内容有异议,请在网站事务版块反映,或发邮件至17652571@qq.com说明情况。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