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冬夜

发表于 2017-06-09    阅读6384  流金




我虽然出生在九省通衢的大都市武汉,但在两岁那年便随同父母一起回归故里──四门楼村。 我在这里一住就是八年。 真没想到,这山乡之夜竟在我心中孕育出文学创作的萌芽。  四门楼是一个座落在群麓怀抱的秀丽山村,一条蜿蜒曲折的碧清溪流傍村而过,汇入淦河,泻入长江,奔向大海。全村三十多户人家,全是周氏同门同宗族人,绝无一户外姓。 1951年,父母因感情不和而分道扬镳,母亲远离我们而去。那年我四岁,弟弟两岁。年近不惑的父亲迫于无奈,将弟弟过继给我一位族伯为嗣。 父亲自然是为了我,没有再娶,爷崽俩相依为命。 我这初离娘的崽,白天照例与小伙伴一起滚草堆、钻竹林、躲猫猫、玩泥巴,疯天狂地,闹得村里鸡飞狗跳墙。什么忧,什么愁,全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可一到晚上,我这无娘的儿就向父亲要亲妈,要亲娘,哄不听,打不怕,哭得昏天黑地,吵得父亲头昏心喷血。什么忧,什么愁,全都降临独家门内。  记不清楚是哪一天,我回家吃晚饭,发现饭桌上已摆好了一碗鲫鱼冻,这可是我最爱吃的啊。俗话说:“有鱼多弄饭,有肉少搁米。”这一餐我一连吃了三大碗饭,吃得喷喷香。我打着饱嗝,放下碗,又准备开始“大闹天宫”了。  父亲急中生智,抢先开了口,他叫着我那难听的奶名:“小坏货,我扇帐给你听好啵?”  “扇帐”是本地方言,即讲故事。  父亲见我翻了一下白眼,脸上露出不屑一顾的神色,连忙补充说:“扇的是鱼冻的帐。”  听说是讲鱼冻的故事,我就不再翻白眼了。 父亲马上装腔作势地讲起来:“从前,有个大苕货(即大傻瓜)。有一天,他娘从家婆(外祖母)家带回一碗鱼冻给他吃。他吃得蛮有味,心想:冷鱼冻这么好吃,那热鱼冻只怕更好吃。于是,他一个人跑到烧火房内,象烤糍粑一样,将鱼冻块放在火钳上,架到火炉边烤。等他回头端了饭碗再来时,发现鱼冻没有了,火钳湿淋淋的。苕货急忙大声喊:‘娘,娘,您快来看,猫儿几讨嫌啊,不光偷吃了我的鱼冻,还把尿屙在火钳上’……” 故事讲到这里,我那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的脸已拨云见日,笑得前俯后仰,合不拢嘴了。我当然不会就此罢休,缠着父亲一个接一个地讲下去,最后连自己也不晓得是什么时候进入梦乡的,一觉睡到次日日过中天才起来。 父亲肚内的“帐”毕竟不多,没过几天就“扇”光了。他只得“炒回锅肉”。“回锅肉”没炒几天,我就感到枯燥无味了。于是我又故态重萌,闹得父亲恨不得望着我磕头叫祖宗。 记得那是一个隆冬之夜,不知是他自己茅塞顿开还是别人替他“蹬”开茅塞,他将我带到了一位名叫周文寿的老人家中。 走进门,我立即被屋内的奇特景象深深地吸引住了。 火炉旁围坐着好多好多人,炉中一个熊熊燃烧的大枯树蔸,把那重重叠叠数不清的各式各样的面孔映得彤红彤红。人们的目光都不约而同地向着一个方向,我的眼睛也情不自禁地被引向那里……呵,那厢坐着的不是天天上山养牛的常山伯吗?满脸枯牛屎一样的皱纹,下巴壳上吊着一绺稀不拉叽的山羊胡,平时我见到他那副叫化子一样的丑态,不知有多么恶心,只要看到他,就躲得老远老远的。今天村里这多男女老少怎么都望着他呢?我刚想掉头回家,忽然听到他怪声怪气地说起话来,同时还做着怪模怪样的动作。好奇是我的天性,我的双脚象一下子被万能胶给粘住了。再往后听了几句,看了一会儿,我不但不想走,还不言不语地一下坐在父亲搬来的一把小竹椅上,津津有味地听入了神。 那晚听的故事我至今记忆犹新,是《济公传》。常山伯那趣味百出的讲述,那生动滑稽的表演,把个济公活佛的形象活灵活现地推到了听众面前。简直把我听迷了听痴了听疯了! 不用多说,从此我便成了他老人家最忠实的听众。山里人夜来无事,冬天围坐在火炉边取暖,夏天围坐在禾场上纳凉,他每夜必讲,我也每夜必听。我再也不觉得他老人家又丑又可恶了,哪怕听到他一声咳嗽,我在睡梦中也会爬起来跑出门去,白天帮他牵牛,夜里牵他走路。 1959年,我获悉老人不幸死于饥荒的噩耗时,还无法遏制地捶胸顿足嚎啕大哭了一场,硬比我父亲去世哭得更伤心。虽然是父亲给我上了民间文学的第一课,但我真正从内心承认帮助我走上写作道路的第一个老师还是常山伯。是他在那一个又一个数不清的夜晚,在我心中栽培着文学幼芽。
  • 回复66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14

2017-06-19

粉丝 32

2017-06-19

粉丝 9

2017-06-19

粉丝 32

2017-06-18

粉丝 3

2017-06-18

粉丝 32

2017-06-18

粉丝 3

2017-06-18

粉丝 9

2017-06-18

粉丝 32

2017-06-18

粉丝 14

2017-06-16

粉丝 2

2017-06-16

粉丝 3

2017-06-15

粉丝 9

2017-06-15

粉丝 14

2017-06-14

粉丝 113

2017-06-14

粉丝 32

2017-06-14

粉丝 32

2017-06-14

粉丝 32

2017-06-14

粉丝 32

2017-06-14

粉丝 32

2017-06-14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