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xtianwen

作为一名普通在荆门工作的职员,周末能够回家陪伴家人成为我最大的心愿。S311省道文集——陈集段面可能是每个司机朋友的噩梦,特别是2015年以来尤甚,高低不平的路面,深不可测的积水,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特别是下雨天,根本不敢从文集回家,深怕车子掉到坑里。为了爱车着想,只好绕道207国道从石牌上高速回家。8月5日下午下班,正逢207国道重修,只能全程高速或是走S311省道,为了省20元高速费和油费,鬼使神差走了省道,促成了我这次的吐槽。
荆门到冷水段面,一路虽然坑坑洼洼,但是还算过得去,但是一到文集何梗村,情况就不同了。加油站依旧关闭,路面依旧高低错落有致,水面、路面相映成趣,精神得高度集中,方向盘甩的啪啪的,一路小心翼翼来到马桥村段面,一条大河阻断了路面,一辆8米大货车熄火趴了窝,摩托、三轮车推着过去,SUV的车主们纠结半天,狠下心来,涉水而过,突然车头往下一扎,50公分的落差,让小车一下熄火载了进去。看来这条路是不通了 ,我只好转身离开,朝着石牌方向走去,准备从文集流港、塘港走石牌上高速回家。不料进去流港村,一路颠簸,大坑小洞连绵不绝,塘港段面三步一沟五步一坎,比起文集段也好不了哪去。真是进退两难啊 ,心想怎么不坐个班车回去....但是没有后悔药吃,只能咬咬牙,走吧!荆门-到钟祥,不到50公里的路程,走了近2个半小时才到家。心想,这哪里是回家哦,这简直是遭罪。
文集镇,作为你的段面,路烂成这样,影响群众出行,大水淹至群众家门口,影响群众生活,你们不管不问,龚书记,我倒要问问,你们文集镇在干什么?整天在招商引资,没有好的发展环境,老板怎么可能去你们文集投资?天天只知道喝茶看报上网?我看你们就是不作为!!!说是政府为人民服务,为人民着想,我看你们就是不作为!!!要是这样的话,龚书记你可以引咎辞职了 !
交通局,作为公路管理的主管单位,你们的职责是负责公路的建设、管理和养护,S311省道烂成这样,你们有没有进行养护?我们交的车船税你们都拿来干什么了?文集、冷水镇的公路养护站你们都是吃干饭的?拿了工资不干事?蒋局长,我等你来解释!你们这是最大的渎职!!
稍后我会继续跟进,将图片上传,发送至省级、荆门领导信箱,请各位网友们支持,发布图片和留言,争取社会的力量,将此贴顶上去,争取领导的重视,早日修复S311省道,还广大群众的出行方便!

光明正大的在村委会的号召下买了保险拿到了保单,村委和镇政府为什么没有将保费上交到保险公司,到底是工作上的大意,还是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秘密?保费没有上交,这些保单是从何而来?到底有没有法律效力?还有多少人,多少村的保费没有上交?未上交的保费又去了哪里?如果不发生意外事故需要理赔,这些因为“大意”而遗漏的保费将落入谁手?那么谁来追究失踪的保费?我们到底该不该再相信政府,相信父母官?在这些问题的背后,是怎样的权利与利益的交织?这一个又一个的问题谁能给我们答案?2014年6月10日,我父亲王运付在钟祥市文集镇马桥村村委会购买了两份治安保险,投保公司为中国人民财产股份有限公司钟祥支公司,保险期限为一年。2015年1月3日父亲王运付发生意外事故后,我们及时向警方报了案。父亲王运付于2015年1月24日出院后,当天我和丈夫王飞到市保险公司理赔,却被告知保费并没有上交到保险公司,并让我们先找村里,村里自有交代。于是我们回村找到村主任刘园,刘园又带我们到文集镇政府找到朱少华主任。当时朱少华以工作大意为由推脱责任,并向我们保证帮我们把理赔的钱弄到位,让我们先不要声张此事。(为什么不能声张,到底有什么隐情?)后来我又多次找村主任刘园和镇政府朱少华主任解决此事,一直无果。直到2015年农历2月,朱让我去开一些费用的假发票想用骗险的方法,我也不明白这样是否合法,但只能照他们要求用其他费用凑齐了发票,并在朱的安排下将这些发票给了村主任刘园,但事后我再次找朱询问此事解决情况,他却说“你们不用来找我了,事情交给刘园了,你直接找刘园就行了。”朱少华这种态度的急剧转变,让我手足无措。在村里开低保评定会议时,我向村里马书记、吴会计和刘园主任反映了此事,希望他们帮助我把这个事情解决好。直到2015年7月24日事情依然没有解决,我只好到镇信访办SF,情况最后反映到王波书记那里,王书记说:“在一个星期里给你们满意答复,事情解决好后,我给你们打电话。”就这样我们又一次被忽悠回家。如果是不懂保险理赔的老人自己来处理这个事情,是不是早就被他们打发走了,就不了了之了呢?在家一直未等到电话,8月6日,我与丈夫王飞再一次来到镇政府,王波书记却又给我们打起了太极,让我们再去找朱少华解决。而朱却把事情推给保险公司,让我们直接去找保险公司解决。试问保险公司如果可以解决我们八个月以来又为何要来找你们这些办公“大意”的政府官员?老百姓辛辛苦苦挣来的血汗钱被政府官员忽悠着买保险求平安,真出事了,该理赔了,简单的一个保险理赔我们找遍了保险公司、村委会和镇政府,却被推来推去,换做谁,谁能不气愤?当时王飞一气之下指责朱少华贪污保费,朱一拍桌子说:“你说我贪污,你说话给我注意点,我没收你一块钱。你钱交给谁,就叫谁来。”于是王飞又打电话叫村主任刘园来镇政府。在刘园来之前,王飞与朱少华发生轻微肢体上的动作(王飞和朱少华均有动手,但并未使对方受伤)。在大家劝解下,王飞与他们停止争吵后,当时就剩王波、朱少华、王飞和我留在办公室继续协商此事。就在我们协商期间,朱少华打电话从外面叫来几个社会上的混混,准备打王飞。其中一个混混嚣张的指着王飞对朱少华说:“哥,是不是这个人打你?”又用手指在王飞的鼻子上说:“你不想活了吧?”明明已经开始协商解决办法,朱为何叫来这样一群社会不良分子?是为了打击报复还是做贼心虚?在镇政府这样一个代表党和国家权力与公正的地方,朱身为公职人员却敢如此明目张胆与社会混混勾结,他的职责何在?良心何在?他如此不顾形象,难道真的是被揭发贪污后狗急跳墙,想要唬吓我们,平息此事?他拿着纳税人的俸禄,为什么会与社会不良人员有染,他到底是政府官员还是社会混混?王波同样身为公职人员,问什么能够容忍下属此种行为,是官官相护,还是另有隐情?到底什么是官,官又是什么?接着,经派出所处理王飞因为动手打人被公安机关拘留十天(王飞的行为是否应该被如此处罚?),而身为政府官员的朱少华知法犯法,同样动手打人,并与社会不良人员有染,却未受到任何处罚,依然逍遥法外,并传话说希望我们给他道歉,他便不追究此事。一句指责他们贪污的气话,就能让他们如坐针毡,暴跳如雷,采取非常手段,不惜颠覆官员形象,脱下羊皮,露出丑陋的嘴脸!如今王飞拘留期满已被释放,保险理赔依然没有着落,而无良官员朱少华不仅逍遥法外,还串通部分执法人员多次向王飞及其家人讹诈医药补偿费!现在正值农忙季节,一家老小的经济来源就靠王飞一个主要劳动力,由于王飞被拘留耽误了家中务农以及收割工作,今年的经济收入已无指望。并且在王飞拘留期间,家中老小担惊受怕,尤其是老父母日日以泪洗面,精神上受严重创伤!作为手无寸铁的老百姓,我不知从何讨回公道,朱少华通过执法机构一再追要医药费,而我们的经济损失及精神损失又该由谁来补偿?朱少华不仅作为政府官员有权有势,还有一众靠山利用各种执法机关不停给我们施加压力,如此,民怎么斗得过官?希望各位同胞能够帮帮我们,希望执法人员彻查此事,还我们一个公道,还老百姓一个公道,重树政府威信和形象!本人朱雪琴,电话:18086277709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