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30天
选择浏览方式:
湖北高考理科第一名曾考入北大被劝退 北大招生办回应

    从北京大学退学的常书杰,今年又成为湖北省高考理科第一名。北大一名负责学生事务的工作人员6月24日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常书杰系自己申请退学,但当时他的成绩也达到了劝退标准。
    另有北京大学招生办公室工作人员介绍,因成绩不及格被劝退的学生,如果复读成绩达标,仍可以重新报考北大。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湖北钟祥一中考生常书杰荣获此次湖北省高考理科第一名,他语文132分、数学149分,英语144分,理综287分,总分712分。
    钟祥市官方人士24日告诉澎湃新闻,此次考了712分的常书杰,就是2015年从钟祥一中考入北大的常书杰,他考入北大后可能是因为放松了学习,最后被北大劝退了,常书杰又回到钟祥一中复读,再次考出高分。
    知情人士介绍,常书杰因喜欢打游戏放松,多门功课不及格,大三时被北大劝退。此后他回到钟祥一中复读,再次参加高考。
    澎湃新闻查询发现,在一则《钟祥一中2015年高考再续华章》的文章中,理科考生常书杰以690分获得钟祥市理科第一名,位列荆门市第2名、湖北省第8名。
    几名常书杰当年的高中校友告诉澎湃新闻,常书杰成绩非常好,且为人低调。目前他们已经从大学毕业了,看到常书杰又考出了湖北省理科第一名的成绩,为他高兴。
    24日,北京大学招生办公室人员告诉澎湃新闻,因成绩不及格被劝退的学生,如果复读成绩达标,仍可以重新报考北大。
    北京大学教务部工作人员表示,北大每年都有学生退走了又考回来的,学生档案内会留存相关记录但不影响报考。该名教务部工作人员进一步表示,自己知道常书杰这个学生,但并不清楚其因什么原因不再就读。
    北大一名负责学生事务的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常书杰系自己申请退学,但当时常书杰的成绩也达到了劝退标准,其他情况涉及个人隐私不便多说。

此前报道

湖北高考理科状元712分,4年前曾以全省第八名考入北大后被劝退

    6月24日,湖北钟祥市官方人士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证实,今年湖北省高考理科第一名常书杰,在2015年曾以690分的成绩获得钟祥市理科第一名,位居荆门市第2名、湖北省第8名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
    据荆门晚报报道,钟祥一中常书杰今年高考语文132分、数学149分,英语144分,理综287分,总分712分。

    有知情人士向澎湃新闻提供了一则《钟祥一中2015年高考再续华章》的文章称,“理科考生常书杰以690分获得钟祥市理科状元,位列荆门市第2名、湖北省第8名”。
    前述官方人士介绍,此次湖北省理科高考状元常书杰,就是2015年曾以690分考入北大的常书杰,或是因为常书杰喜欢打游戏放松学习多门功课不及格,大三时被北大劝退。此后他回到钟祥一中复读,再次参加高考。
    澎湃新闻在《北京大学2015年新生奖学金评审结果公示名单》中,也找到了常书杰的名字。公示中称,“另湖北常书杰获高通奖,湖北唐建文获王沈亚昭奖”。
    在2018年北京大学自主招生报名审核通过名单公示中,常书杰的名字再次出现,显示其为钟祥一中学生。
    6月23、24日,澎湃新闻致电钟祥一中,办公室工作人员证实,常书杰确实为今年湖北理科最高分,但是该工作人员称刚到学校不久,不知道此常书杰是否就是2015年考入北大的常书杰。
和值班编辑先生谈心里话

值班编辑先生:

        你好!

        我很佩服你——教育板块一年半没有版主,但板块一直运行正常。客观效果说明你做出了突出贡:

你一个人干了“版主”、“编审”、“值班编辑”三个人的工作。我很感谢你——你多次帮我改正了我无法改正

的语句,使我的文章能准确的表情达意。这说明你是一个热心快肠的人,是一个善解人意的人。所以,

我觉得你是一个可以谈心里话的人。

         第一种心里话:你应该毫无愧色地挑起“版主”的重担。教育板块的日常工作虽能正常运行,但没有版主。

没有版主,就没有一个名副其实的当家人。板块没有当家人,就是板块没有掌舵人。板块没有掌舵人,板块

运行就只能听之任之。 回想去年春夏之交漫长的岁月,板块上登载的“向教育局讨要不该交的养老保险金”的帖子,

天天统治板块达数月之久。这是很丢家乡脸面的事。我的弟子先后从武汉、北京、广东来电谈到过此事。 我从

流金岁月转而登录教育板块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用我的素质教育回忆录 冲淡板块上杀气腾腾的气氛,让正能量

成为教育板块的主流。 如果当时有一个敢于担当的版主,他就会在教育局表态补救方案后,发表一个《重要说明》:

“教育局的表态是真诚的,是切实可行的。为了不在更大范围造成负面影响,从明天起,涉及这方面的帖子,我们将

不让在教育板块上刊登,请老师们以大局为重。理解体谅万岁!” 

       我的回忆录文章,开始很少有什么反响,但后来鼓励支持的人越来越多,后来成了教育板块的热门话题。这说明:

       1. 老师们虽然有气,但都通情达理;

       2. 板块必须有掌舵人,掌舵人必须敢于担当。

        第二种心里话: 钟祥论坛改版太草率,主观意识太强,弊大于利。 
        
       (一)改版前宣传不到位,未说明为什么改版、怎样改版,仅仅通了个气,没有集思广益。等到正式改版出台后,

给写手带来了许多不便。现就我的直接感受来说:1. 我2013年(75岁)才买电脑 学打字 发帖。经三年艰难的实践

(这种艰难,比我小十岁以上的人无法体会得到——思维能力未减,记忆能力严重衰退,接受新操作的能力极差),

我初步适应了网上发帖的要求。可是,由于改版策划人未在网上讲解新的操作方法,我在一周内完全不知所措。后来我

向弟子毛本忠多次请教,才勉强能在教育板块上发文。当时我在茫然中产生了一种误解:改版,莫非是为了赶我们这些

耄耋写手滚*?

       (二)改版后的“一刀切”是非人性化管理方式,它给我带来了许多麻烦,耽误了我的许多时间。当初,我不得不勉强适应,

不得不委曲求全,后来发展到恼火,进而发展到在网上痛骂当权者滥施淫威、假借“超过字数”(其实不到限定字数的一半)

屏蔽我转发的宣传正能量的好诗。这位当事人不仅使我怒发冲冠,還使我产生了不愿再在网上发表文章的消极打算。这就是上十天

我未在教育板块上露面的原因。  但我对教育板块还是很有感情的,我对值班编辑先生还是很有感情的,我对广大版友还是

很有感情的。所以,我还不时浏览一下教育板块的桌面,我发现板块上这段时间仍有关注、点赞我的粉丝数十人。我很受感动、

很感温暖。为了报答我的感激,我决定还是回网上发表“近体诗写作、读赏教学帖”。    但我有一个要求:我的教学帖,当权者

不得以“文章超过字数”、“校对超过时间”而屏蔽。因为这是教学文章,是学术文章,强行割裂后,效果会大打折扣。  我本有要求

滥施淫威者公开道歉的权力,看在值班编辑先生和广大版友的面子上,这次就算了。但是——下不为例!

        敬祝

编安

                                                       耄耋寅辰

当代悲情小说:丑丫

教育 2017-06-15 阅读 5.8万 回复 324







“呜哇!” 一声尖厉的婴儿啼哭声拔地而起,一发不止。 “呜哇!呜哇!呜哇……” 婴啼惨烈,绵亘不断;哭声悲摧,激越腾空。 黎明中的浓浓雾霾被无情地撕破,马路上的阵阵喧啸被冷酷地压抑。 少妇黄连坐在蛇皮袋上,紧靠车站广场垃圾桶,头发蓬乱,泪眼婆娑,眼皮红肿得象鱼泡,听到婴儿哭声,一个激灵跃身而起,身体摇摇晃晃,眼看要摔倒。 她双手一把抓住垃圾桶,将胸口贴住垃圾桶,勉强站住了。 “呜哇!” 婴啼声从垃圾桶中突冒而出,她浑身猝然一抖,惊叫出声:“啊,宝宝,我的宝宝……你在摇窝里睡醒了,饿了吗?莫哭,莫哭,妈妈来喂奶给你吃!” 她双手伸进垃圾桶,抱出一个包裹着的婴儿,左手紧搂入怀,右手解开袄扣,掏出胀鼓鼓的奶头,一把塞进小嘴大张的婴儿口里,婴啼声嘎然而止。 身穿长大衣的王少德快步走到黄连面前,说:“快跟我进站,马上要开车了。” 黄连声音嘶哑地答道:“哦,宝宝饿了,我正在喂奶哩!” 王少德一愣:“宝宝?哪个宝宝?!” 黄连答:“当然是我的宝宝啊!” 王少德弯腰下去,撩起大衣下摆,似乎是系了一下鞋带,然后起身将头凑近黄连怀中看了一眼,立即失声叫道:“嗨!这哪是你的宝宝啊?猴子脸,老鼠眼,猫儿鼻,兔儿唇——纯粹一个动物组合的活宝丑八怪!” 黄连垂眸一览怀中的宝宝,不觉惊骇相加:“啊,这是怎么回事?!” 她双手猝然松开,怀抱的婴儿又落入垃圾桶内。 “呜哇!呜哇!呜哇……” 婴啼声再度突起,凄厉之势更甚于前,一声接一声,迅速向四周扩散。 王少德一把捏住黄连的手臂,拽起就跑:“走,我们赶快进站上车!” “你们不能走!”一位头发斑白的大妈迎头挡住了去路。 王少德被迫止步,抬眼盯着大妈,诧异地问:“我们为什么不能走?” “哼!”大妈冷笑一声,折身从垃圾桶中抱起婴儿,用手拍着呵哄了两声,婴儿不哭了,随即送到王少德面前:“要走也行,必须把你们的宝宝抱走。” 王少德翻个白眼,连连后退,反问道:“我们的宝宝?哪个说的?!” 大妈手指转向黄连:“她说的?” 王少德将目光转向黄连,疑惑地:“嗯?!是你说的?” 黄连表情呆滞,目光茫然:“我……” 大妈见她吞吞吐吐的样子,以警告的语气说:“你莫想心思骗我啊!我长年在这里摆摊卖甘蔗,刚才婴儿哭的时候,我亲眼见你站在垃圾桶前抱着婴儿,亲耳听你哄她说:‘啊,宝宝,我的宝宝……你饿了吗?莫哭,莫哭,妈妈来喂奶给你吃!’” 这时,大妈背后走出一个左手杵着一根甘蔗,右手牵着一个男孩的大汉,扯开洪钟大嗓,接口说:“没错!我刚才正在摊前给我儿子买甘蔗,我也确实听见这少妇说是她的宝宝。” “是的,没错,我也听到了……”一位旅客在一旁补充佐证。 王少德急了:“你们肯定听错了,这宝宝真的不是……” “你收起吧!”大妈抢过话头,极其自信地说,“我耳不聋,眼不花,打雷能听清人说话,蚊虫飞过识公母,绝对错不了。这个宝宝肯定是你们的!” 王少德无可奈何地一把将黄连推到大妈面前:“好,你不听我说,听她自己跟你说,这宝宝是不是她的?” 大妈一挥手,一犟脖:“说什么呀?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这婴儿生得丑,又是兔儿唇,肯定是个女婴,你们嫌弃她,想趁车站人多杂乱,扔掉她,对吗?” 王少德又急了:“不对!我……” 大妈仍不给他申辩的机会,又打断他的话头:“当然不对!弃婴是违法犯罪行为!我要报警,让110来带你们夫妻去询问处理。” 大妈掏出手机就拨电话。 王少德更是急得面红耳赤,赶紧放开黄连的手臂,反手一把夺过大妈的手机,说:“大妈,您真的是误会了,我俩不是夫妻。” 大妈一愣:“什么,你俩不是夫妻,噢,非婚生育!非婚生育也不能弃婴呀!” 王少德急得直跺脚:“大妈,您莫乱说啊!她既不是我老婆,也不是我对象!” 大妈眼中露出狐疑的目光:“不是老婆?也不是对象?——噢,我明白了,是情人!是二奶?还是小三?” 王少德连连摆头:“不是,不是,都不是!” 大妈有点懵了:“都不是,那是什么?” 王少德道:“她是我的婶娘,我是她的侄子。” “啊?! ” 这一次,不仅仅是大妈,就连不知在什么时候渐渐过来围观凑热闹的人都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叹。 买甘蔗的大汉上前一步,面对王少德破口大骂:“好你个狗儿禽兽不如的浑蛋,竟然干出这种乱伦的龌龊勾当,还搞出私生子和弃婴的丑事来了,老子揍死你……” 大汉扬起手中的甘蔗棒子,照着王少德的脑袋砸过去。 大妈一把挡住大汉的手,没让甘蔗棒砸下去:“莫忙,莫忙,等我再问问看。” 大汉气呼呼地:“对这号人,问那么清楚干什么,先让他尝点苦头再说。” 大妈摆出一副秉公执法的派头:“他们错我们不能错,不能糊涂官断糊涂案,事情当然要问清楚才行。” 王少德狼狈不堪地双手抱头说:“对对对!问清楚,要问清楚!” 大妈点点头:“那好,小伙子,请你如实回答我,你今年多大年纪了!” “二十一岁。” “你婶娘呢?” “二十四岁。” “你叔叔呢?” “我父亲是独生子,没有叔叔。” “没有叔叔?这就怪了,没有叔叔,哪来婶娘呢?” “哦,我和她不是亲婶侄,是同一个村子同一宗族的堂婶侄。” “哦,难怪我觉得你这婶侄年龄差有点不对劲呢。不过,虽然不是直系亲属,但毕竟是晚辈和长辈的关系,婶侄私通,这话好说不好听啊!” 王少德急忙申辩:“大妈,我和她没有不正常的关系。” 围观者中有人争相插言: “私生子都有了,关系正常吗?” “关系正常,为什么要弃婴?” “关系正常,婶侄俩为什么要私奔?” …… 王少德扫视一眼周围黑鸦鸦的人群,惶急无措:“哎哟,我真是百口莫辩啊!这弃婴确实不是我们的,我们也不是要私奔。唉,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看来我是秀才碰到兵,有理说不清了。” 大妈不乐意了:“喂,小伙子,这话可不对了,只有说不清的感情,没有说不清的道理。大妈今天就斗胆来为你作这个主,有什么话尽管说,说清楚了放你走。” “对,对,对,说清楚了放你走。”围观人群中传来一片附和声。 王少德看看四周,只好实话实说:“事情是这样的,我婶娘上个月刚刚生了孩子,她老公上山采药材时失足悬崖,不幸身亡,刚刚安葬了。” “啊?!”在场所有的人异口同声发出一声惊叹。 王少德接着说:“前天,我婶娘满月,因为宝宝太小,出门不方便,昨天她把婴儿放在我家,我是村民组长,专门陪同她来保险公司办理意外伤害理陪的。” 大妈:“她把宝宝丢在你家,昨天就应该赶回去呀,不然,宝宝要吃奶怎么办?” 王少德叹口气:“唉,她心里的确是记挂着宝宝,想当天赶回家的。可办完事没赶上班车,她不肯住旅馆,昨晚在候车室坐了一夜。刚才我去购票,她在这里等我,丧夫之痛加上她心里记挂放在家里的婴儿,可能一时急昏了头,错认宝宝了。” 大妈将信将疑地:“啊,竟有这样的事啊!不过,空口无凭,请你出示一下保险公司理陪结果的文件给大家看看,以证明你们的清白吧!” “行,行!”王少德连忙点头,回首对黄连说,“你快拿文件给大家看吧。” “哎。”黄连精神恍惚地应了一声,朝地上看了看:“咦,我装文件的袋子呢?我刚才还坐在上面的……” “哼!”大妈冷笑一声抱着婴儿走上前,声色俱厉地说:“你们不要再自作聪明表演骗人的鬼把戏了!说吧,是乖乖地承认错误,把这个宝宝抱回家,一家人好好过日子呢?还是让我报警请110带你们去审查,最后落个弃婴罪判刑呢?” 王少德先是一愣,随即眼珠儿骨碌碌地转了几转,然后说:“哦,我们认错,我们认错,我们马上把宝宝抱回家,一家人好好过日子。谢谢,谢谢大妈开恩……” 王少德向大妈深深地鞠上一躬,双手从大妈手中抱过婴儿,转身塞进黄连怀里,然后拽着黄连边走边耳语道:“快抱好宝宝,你现在什么也莫问,一切听我的……”

一个值得全家纪念的日子
    2019年6月22日晚10点,是我们家族一个值得纪念的时刻。我的侄儿张家鼎以超出文科一本分数线18分的成绩让大姑我和我们家所有人都喜极而泣。
    这个分数对很多人来说可能算不上了不起的成绩,但是对我们牛牛来说,是多么多么的不容易啊!
    高三上学期补课结束的那一天,成为牛牛高中课堂学习的最后一天。因为第二天牛牛就被送往医院,被查出尿毒症加严重贫血,血色素只有6克,几近休克。
    那一刻,生命脆弱如一缕蛛丝,这个饱经磨难的家庭再一次遭遇灭顶之灾,那一刻牛牛活下来成为我们唯一的祈愿。
    我不愿赘述半年多来这个家所经历的种种苦难折磨,我只想说牛牛挺过来了,这个家挺过来了! 我们都为鼎哥骄傲!也为兰兰感到骄傲!
    面对病魔,我们鼎哥勇敢坚毅,坦然自若,克服重重困难,顽强学习的精神真的感天动地。
    兰兰在灾祸来临之际,迅速成长,勇敢面对,以一副柔弱双肩,承受着生命中突如其来的巨大压力与重负,更是让人心疼,令人钦佩!你再一次用实际行动诠释了母爱之伟大与坚韧。
    深深的敬意,还要致给自张政走后,就一直承担起父亲责任的小姑小姑父,若不是你们无私的奉献,待鼎哥如亲生儿子一般无怨无悔的付出,带孩子看病,为孩子担心,生活上无微不至的照顾,思想上不停地安慰鼓励,以及无数次默默地抄经祈祷……
    你们对鼎哥的付出,绝不是三言两语的词汇可以详尽的。
    我也相信鼎哥一定会懂得感恩的!还有鼎哥的几位干爹干妈们,他们是张政留给儿子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鼎哥虽然失去了父亲,却没有失去父爱母爱。更不用说自牛牛出生就一直疼爱他宝贝他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以及远在他乡的大爸大妈,他们为牛牛流了多少眼泪,操劳了多少,祈祷了多少?!
    还有所有一直关心着牛牛的亲人和朋友们,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我们鼎哥的关心关爱!涓滴之爱汇成江河!
    看似这个小家庭命运太过坎坷不平,然而上天并没有抛弃我们!不幸让我们成长,让我们坚强,让我们懂得感恩,懂得珍惜。
    鼎哥加油!
高考已经结束了,大家五味杂陈,有的人开心,有的人不开心,但是无论是怎么样的结果,都已经尘埃落定了,但是考生小陈就发现,自己学校一本上线的学生中居然有六成是复读生,作为应届生的他感到了很大的压力。2019年高考成绩公布,四川前1万名有6300多名复读生。

为什么那么多人想复读呢?过去几年,很多人都会觉得高考是很重要的,但是如果为了高考去复读,自己会承担很大的压力,还要多付出一年,自己的年龄也会大一些,对于以后的就业和工作都是一个考验。所以很多人都不想复读。

但是现在随着大家的生活水平的提高,很多人想去复读,家里不指望自己早早的工作赚钱养家,也不需要早早的结婚成家立业,在时间和经济上都没有问题,而且现在很多人觉得高考复读一下是多了一次机会,就好像田径运动会上,百米冲刺之后没有发挥好,还可以好好训练,再来一次,这样有了第一次的赛场经验,第二次很多失误是可以避免的,这对于第一次参赛的选手是压力很大的。

有一个高中同学很厉害,他的目标是某985高校,他非常想去,在第一次高考失败之后,他复读了,第二次高考还是失败了,没关系再来一年,又失败了,没事,再来一年吧,这样他的高中上了整整6年,最后终于考上了这个大学,那时候他的同学大学都快毕业了。

这样的人很多,这也有情可原,毕竟高考复读生和应届生的标准是一样的,起跑线不同,最后评判标准一样,难怪有很多人选择再来一次两次,高考报考志愿的时候学校就那么多,专业就那么多,复读生挑完之后,留给应届生的很有限,这无疑是增大了应届生的压力。

应届生无法超过复读生,也不是复读生的成绩就一定会好,但是这样频繁的复读会让大家觉得,没有关系,自己的高考还有机会,不行再来,最后大家都这样做,高中就不是三年,而是四年甚至更长了。

对于复读生和应届生评价标准的问题,大家怎么看?
正在努力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