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页面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30天
选择浏览方式:
回复10
回复2
俗话说:“高铁一到,黄金万两”,这是妇孺皆知的事!的确,高铁不但能拉动一个地方的经济增长,而且还能让人们的出行更方便·更便捷。但是,它却是导致各地为此事兄弟失和·反目成仇,甚至恶语相向的罪魁祸首!一条高铁线路从开始论证到最终确定线路,可谓“有人欢喜有人忧”,胜利的一方则欢欣雀舞,互相奔走相告;而失败的一方则悲观失望,那种日日盼,夜夜盼,没想盼来的却是锥心刺骨的痛,这种结果对他们来说,无疑是当头一棒!

前年8月22日,这是一个令人难忘的日子!那一天,湖北向全国高调宣布沿江走南线的消息!一时间,让失去高铁竞争的北线人民历经了一次锥心刺骨之痛!然而,就在沿线人们对此事产生绝望和准备听天由命之际!可没曾想到:此时,事情却又出现了峰回路转!去年6.11日,京山铁路办向外宣称沿江走京山的消息是不胫而走;刚开始时,这条消息由于没有省府的证实;因此,一直被人们所质疑!可是,这条线路的走向就在人们的一片质疑声中,伴随着最近中国铁路地图以及湖北电视台视频中规划的出炉,从不可能正一步一步最终变成了现实!试问:这究竟是打了谁的脸?究其原因:还是我们工作做的不到位,毕竟,雨点声太小了!没有像前年一样搞得是全国草木皆兵!

今年两会期间,沿江高铁首次被钟祥市政府纳入2019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欣闻这条消息,全市人民更是欢心鹊舞不已!是啊,盼星星,盼月亮,真是望眼欲穿啊!如今,终于如愿以偿!

钟祥即将步入高铁时代,这是多么令人振奋人心的事!当然,在让人兴奋之余,我们多么希望兄弟县市能送来真心的祝福!可是,我们错了!因为,我们不但没有等来鲜花和掌声,相反,那些恶毒咒语,质疑谩骂声如同枪林弹雨,似狂风暴雨般的向我们砸来……

这不,什么“京钟不配拥有高铁?什么高铁不过沙洋就是耍流氓”?面对这一切,让人不禁要问:京山和钟祥不想别的,只想一条通往武汉的方便快捷之路?这点小小的要求难道也算错了吗?合着高铁走你们那里才算公平,走别人那里就是不被容许!试问:这都是什么强盗逻辑?

曾经何时,当湖北宣布沿江走沙洋时,我们埋怨过你们吗?赌咒过你们吗?现如今,铁总否决了湖北的去年的南线方案,继而改走北线;可想而知,让你们的美好愿望最终变成竹篮打水一场空!因此,你们有怨,你们有恨!心里逐渐变得不平衡!终于忍不住情绪失控,便火山爆发;于是乎,你们把一切的不满情绪都统统发泄到了京钟的头上;那阵势,怎么说呢?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反正,我得不到的东西,你们也休想得到!话说,冤有头,债有主,有本事你们找铁四院和武局去呀?仅仅欺负京钟又算哪门子英雄好汉?

作为这次东道主的天门,本应发扬东道主的精神,为一切大局利益作想!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其不但不以身作则,反而却仗着自己是省直管市,公然将自己的利益凌驾于他人之上!话说,那肆无忌惮的嚣张气焰实在令沿线的相关县市是敢怒而不敢言啊!从此次的高铁争夺战中,可以看出,天门从政府到民间,几乎是官民齐上阵!

现今,天门个别网痞张口一声闭口一声的说走京钟绕了,试问:到底是谁绕了?不用说,地图一看,便一目了然!难道自己心里还不清楚吗?当然,说绕的话,还不是为了兼顾你天门!真是典型的贼喊捉贼啊!话说,沿江走京钟,似乎已触及某些地方的核心利益;这不,他们俨然已将京钟视为它城区设站的眼中钉和肉中刺;如果可能,恨不能将这两个地方从地球上连根拔除而以绝后患!然而,好在公理自在人心;相信,我们不说,老百姓的眼睛都是雪亮的!就连平常对此事置之度外的武汉网友都发出了“走京钟最顺直”!那措辞严历而铿将有力的声音!

面对沿江改线,好像南线的人们并不买这个帐;当然,他们俨然已把省府前年宣布的走向当成了尚方宝剑来向别人炫耀的资本!即使明知高铁走自己家乡希望渺茫,但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这不,便使劲的损落别人,能把铁路往自己家里搬,就尽量往自己家里搬;能将高铁站设在自家后院,就不会让高铁站设在邻居家的旁边;能将错误的信息当作正确的说辞来进一步幻想;如今的人们都是怎么啦?理性一点不行吗?

不仅如此,更有甚者,还有那自媒体也是不惜助纣为虐,从前年伊始,便不遗余力的对北线展开冷嘲热讽和狂轰乱炸的模式!当然,在坏事做绝的同时,又不乏善心大发,这不,帮沿线规划了一条那所谓虚无缥缈的线路!也不知,这样的线路铁总是否可同意?有道是:意淫伤身啊!我只能说是:感谢你们,来自各地的网痞们,真难为你们为京钟的高铁建设鞠躬尽瘁而操碎了心!话说,京钟的心就不劳你们操心了,还是多关心自己家乡的一亩三分地吧!

此事让人愤怒之余,对此,笔者只想问那些反对者:京钟通高铁,究竟是动了谁的奶酪?

回复349
一个餐馆传菜工追大学生不成,持续骚扰多次,后带刀到女方家里把对方家人三人刺伤,后来被女方三个人把他反杀,大家觉得这是正当防卫吗??三人是否应该无罪释放?

反杀发生在2018年7月11日晚。
案卷资料显示,2018年以来,王雷欲与小菲谈恋爱被拒后,多次到小菲学校和家中纠缠,小菲及其父母王新元、赵印芝,为防止王雷对其家人造成伤害,在院子里外安装了监控,借来一条大狗护院,不定期更换睡觉房间,并在卧室内放置了铁锹、菜刀、木棍等。
根据小菲及其父母向公安机关的供述,2018年7月11日晚11时许,王雷手持甩棍、水果刀,翻墙进入小菲家,在院子里被小菲一家人发现。
双方随后发生激烈的肢体冲突。王雷使用甩棍、水果刀伤人,导致小菲腹部、赵印芝手部、王新元胸腹部腿部及双臂受伤。
涞源县检察院向涞源县公安局发出的《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变更强制措施建议书》中称,王雷携带甩棍、刀具深夜翻墙进入小菲家中,打伤了一家三口。王新元被刺三刀,小菲身中一刀,赵印芝头部中了一棍。
案卷材料显示,小菲家人拿出此前准备的防范器具。小菲用家中菜刀的菜刀背,击打王雷背部;王新元使用木棍、铁锹击打王雷,并用菜刀劈砍王雷头颈部;王磊倒地不动后,赵印芝用菜刀劈砍王雷头颈部。
王雷颈部受伤严重死亡。经保定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鉴定,王雷符合颅脑损伤合并失血性休克死亡。
王雷父亲对上游新闻表示,小菲一家三口残忍地杀害了他的儿子,法律是公允的。“杀人偿命,他是我的独苗。”

是否正当防卫?

小菲的辩护人王文广介绍,在本案中被害人王雷多次对小菲进行骚扰,其范围从小菲的学校至其家中,小菲及其一家的正常生活秩序均被打破,该起因情况均有多次报警、学校值班室等证实,而且事发前一段时间王雷多次通过微信、短信、电话等方式声称要杀掉小菲全家。案发当晚,王雷携带刀具、甩棍工具,强行翻入小菲家中,对两位老人及小菲进行击打、捅刺,王雷之行为已经构成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故意伤害或杀人罪,属于正在进行的行凶、杀人等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行为,小菲家三人均有权利进行防卫行为。依据《刑法》第20条第3款,完全可以行使无限防卫权,不受防卫限度的要求,审查起诉阶段的检察机关应当对小菲家三人立即作出不起诉决定书。
赵印芝的辩护律师人赵鹏表示,在阅卷完毕后,他已于1月17日向检察机关邮寄提交父母女三人均应作出不起诉、立即释放的法律意见书等申请材料。

“赵印芝、王新元为保护一家三口人的生命安全杀死王雷,实属无奈,其行为具有刑法规定的正当防卫性质。”检方在该建议书中称,赵印芝是地道、本分的农村家庭妇女,无违法犯罪前科,因长期遭受家庭压力,精神恍惚,状态不佳,对赵印芝变更强制措施不致发生社会危害性和人身危险性,建议涞源县公安局对其变更强制措施。

但该意见未被涞源县公安局采纳。

上游新闻记者 牛泰



回复5
回顾2018,这一年,钟祥市检察院依法履行检察职能,积极服务保障大局,深化检察改革,加强队伍建设,各项工作取得了新进展,又是收获满满的一年。

严厉打击各类刑事犯罪。依法履行批捕、起诉等职责,严惩严重刑事犯罪,共批准逮捕各类犯罪嫌疑人358人,起诉379人。坚持办案与追赃挽损并重,为一合同诈骗案105名拟出国务工农民工挽回经济损失170余万元。坚持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对犯罪情节轻微的,依法不批准逮捕52人,决定不起诉51人。

重拳出击扫黑除恶。成立领导小组和工作专班,实行涉黑恶案件捕诉一体化。加强与公安、法院、监察委联系沟通,建立涉黑恶案件提前介入引导侦查、重大案件会商、移送案件标注、线索相互移送等工作机制。联合政法各家发布严厉打击黑恶势力违法犯罪通告,广泛宣传。成功出庭公诉了荆门三大黑社会团伙之一、以“孔氏兄弟”为首的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犯罪案件,17名被告人均被判处有期徒刑。此外,审查逮捕涉恶犯罪案件3件5人,审查起诉3件5人。

加强刑事立案监督和侦查活动监督。监督公安机关立案17件19人、监督撤案5件5人,纠正侦查活动违法34件,追加逮捕19人;纠正漏犯61人次,纠正漏罪15件次。因证据不足不批准逮捕36人,认为不构成犯罪不捕5人,已过追诉时效不捕1人,存疑不起诉1人,提出引导侦查意见139件408条。督促行政机关“两法衔接”信息录入2500余条,监督行政机关移送涉嫌犯罪线索7件。

回复3
元旦开始实施!首张罚单来了,“低头族”要注意,交警对斑马线上的“低头族”开具处罚罚单了
   “你好,刚刚你拿着手机边看边过斑马线,根据《温州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行人横穿道路时低头看手机要处以10元的处罚。”1月14日上午9点24分,在温州市区学院路口,交警对斑马线上的“低头族”市民胡女士现场开具了处罚罚单。

据报道,这也是《温州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今年元旦开始实施后,行人在斑马线上看手机被处罚的首张罚单。

为了更好地宣传“车让人人快行”文明交通理念,在开具罚单之后,志愿者扮演的“慢羊羊”给“低头族”赠送了一只慢羊羊玩偶,希望他们下次能够快行通过斑马线;2名志愿者打扮成“闪电侠”,给快行通过斑马线的小朋友和家长赠送喜羊羊玩偶,点赞他们的行为。

《条例》对十一项不文明交通行为的处罚作了规定
根据今年元旦开始实施的《温州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对十一项不文明交通行为的处罚作了规定,驾驶电动自行车未佩戴安全头盔;行人通过路口或者横穿道路时低头看手机、嬉戏等,影响其他车辆或者行人通行等行为可由公安部门进行管理处罚。
“过斑马线玩手机看不到来往车辆很危险,同时走路慢吞吞妨碍交通。罚不是目的,而是希望引起行人的重视,达到文明、安全通过斑马线。”交警介绍。
调查显示,72.2%的受访者有步行过马路玩手机的经历,步行过马路时从不玩手机的受访者仅占27.8%。
回复8
回复21
回复4
正在努力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