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ffee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再见莫愁湖

文学 2015-03-11 阅读 6406 回复 22
冬天即将过去,春天缓缓走来,在这样一个阳光明媚的暖冬午后,我的空气里尽是些忧伤的味道。
因为我的亲爱,你在这个时候离开了我。

那天,我见到你的最后一晚,因为夜了,所以你看不出我眼里流露出的极力挽留。
远处飘来许巍的情人,他唱到“想丛林深处静静流淌着的溪水,蓝色夜空轻轻闪动的星辰,hmm..
hmm..你的双眼,你曾经给我春天般的温暖,你依然在我无边的梦里穿行”。
我试图问你,你喜欢这样的夜晚飘来这样的声音吗?
但是你还没有来得及回答我,你就转身走了。
直到今天,我仍然没能再看到你春天般温暖的眼睛。

还记得不久前的一晚,我跟你一起散步到莫愁湖畔,不远处是青花瓷碗状的体育馆。
路灯透过湖边的柳条照亮你我,我亲吻你,你的双手紧紧搂住我。
我拥着你欣赏莫愁湖的夜景,湖边楼房里的灯光,城市的霓虹,湖面反射的月光。
我拥着你,冬日的夜里渐渐有了暖意。
我试图问你,你喜欢这样的夜晚吗?
但是你还没有来得及回答我,你就已不在我身边了。
有些事情你我并不知道对方到底怎么想,你的回答我的沉默让你我痛苦。

我抓着你的手,继续沿着湖边往前走,就像某个电影里的一个桥段。
然后我说我们一起去看一场露天的电影吧,有关爱情的一场电影。
你微笑着应允我,这个时候已经很夜了,你感觉到了一丝丝寒意,然后我抱紧了你。
风吹着你头发,那晚,我记得是圣诞节的前一天。
我试图问你,你喜欢这样的时刻吗?
但是你还没有来得及回答我,你就说想回家了。
我喜欢夜色中的莫愁湖,我希望你也喜欢它。

我是那么希望,你也愿意听我爱的音乐,愿意看我喜欢的书,愿意分享我喜欢的时刻。
可是我什么也没有能够给你,而且也许再也不能了。
我为你忧伤过,当你还在我身边的时候。
而今天当我再听到许巍的这首歌,我是那么的想你。
你是莫愁湖畔的天使,你是我的亲爱,我是这么这么的想你。
我想知道关于你的所有事情,也想和你分享我所有的事情。

当我在这个冬日的午后再次站到莫愁湖畔,湖边的湿地已经被那些楼盘侵占,面目全非,而这个时候你也已经离开了我。
你这么快就离开了我,还没来得及去看一场露天的电影。
你这么快就离开了我,有些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要say goodbye.
那么今天写下这篇文字,算是一个纪念。
再见吧,我的天使。
再见吧,莫愁湖。

【十月】我们抱抱

流金 2010-10-13 阅读 4418 回复 11
1)
灰蒙蒙的天,白茫茫的水,皱褶的湖面透露出一片伤感。
在这个十月的傍晚,晚风透露着丝丝寒意。
看着九月的离去,其实时光的流逝而已,但总让你我疲惫无力。


2)
沿着湖边的小路行走,寻找属于我们的岛。
路的一边是正欲完工的体育馆,等待着运动会的到来。而另一边是火车的轨道,长长的铁路桥。
你回头望,跟在后面的我眼神在逃。
体育馆什么时候修好,火车什么时候会来,这些问号对我们并不重要。
因为我们很久没有好好的聊,我们彼此需要拥抱。
我这么认为,你说好不好。


3)
那些个在时光里的曾经夜晚,已经不属于我们,你会不会觉得有些心疼。
走了很远的路,经过了很多的农家小院,你转过了身。
这么久了我们一直没有好好说话,你回望我的眼里流露出怨恨。
然后你继续走,我继续跟,我的脚步却越来越沉。
晚风也继续吹凉着湖边的每一个人。


4)
也许还在迷失,没有出路可逃,因为我们正被很多问题困扰。
一堆的压力,乱七八糟的烦恼,这些你不要想了好不好?
我们一直走,把这个冷漠的城市努力往后抛,路人也渐渐变少。
然后你加快了脚步,往前跑。
我轻声哼唱着,情歌而已,我希望,就这样慢慢变老。


5)
十月,其实很简单。
在这个十月的晚风里,亲爱的,我们抱抱。


http://www.piaowutong.com/main/zhuanti/musicmare/music/Just_Love_Song.wma

你是我的菜

流金 2010-02-05 阅读 5082 回复 11


立春的时候,窗外的空气多么的清新。
泛着新绿的田野,这是一个耕种的好季节。
我想,这生活应该是多么的美好。

天快黑了,我到后院的菜地里弄了些青菜,然后做饭、炒菜,再接着就是和女人美美地吃了一顿晚饭。
我感到很满足地坐在沙发上,这样很舒服,因为有她陪着我。
我觉得,今晚应该可以和她好好待在家里渡过这个美好的周末,那些上班时候的劳累都可以抛得远远的了。
电视里播放的是韩国的肥皂剧,男主角很帅气,女主角很漂亮。但是,这些都是假的,因为那些男女都是经过了整容。

我以为我这个晚上会很安静地渡过,就象后院一样,除了我和女人,没人会去那里,没人会去破坏那里的宁静。
后院有一片菜地,那是属于我和女人的。
我们种了西红柿,黄瓜,茄子,辣椒,还有一些青菜,辣椒都已开了白色的花。
那么,到了秋天,我一定会收获很多很多的果实。
这样让我们感到很满足。
女人也很喜欢这个菜地,经常拿着锄头清理着杂草。要知道,她以前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活。
第一次的时候,女人的手磨出了血泡。我见了,很是很是心疼,因为我很爱很爱她。

我很爱很爱她,这一点,不容置疑。
记得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的眼睛很亮丽,那是她的眼睛在说话,好象在告诉我,这就是我要找的女人。
所以,我一定要跟她在一起。
有些女人适合当情人,有些女人适合当老婆。
而她就是属于后一种。
结婚的时候,我觉得无比自豪,无比光荣。
你知道的,当时我在事业上也一并风光无比,感觉是江山、美女一个不缺。这怎么不让我觉得风光。
那时候我觉得,我们可以一直这样幸福到老。

然而这个时,女人接了个电话,然后她告诉我,今晚要我跟她出去聚会。
我问,和谁。她告诉我,有某某、某某、某某某,都是她以前的同学。
我说,不要去了,今天我好不容易周末放假在家里,平时都没有时间好好在一起。
可是女人还是坚持要去。她很坚决。我开始烦躁起来。
然后我又说,那个某某不是你初恋情人吗?为什么还要去。
但是她说和某某早就没什么了,还说有我在场,怕什么,所以她还是要去。
于是我去拿了瓶白酒,开始喝酒,因为她这样让我很是烦躁。

女人化完状后,又在屋子里来回蹿着,一会儿拿裙子,一会儿拿发夹,一会儿拿鞋子。
这让我看在眼里,烦躁在心里。
我喝酒,继续喝酒。
然后她催促我,快点换衣服。
我告诉她,我真的不去。
你怎么回事儿啊?女人脸上有些埋怨,但转眼即逝,她又再次温柔起来:亲爱的,我帮你换衣服,我要让他们看看,我老公一点也不比别人差!
差得多,我现在是什么?我继续喝酒。
你是男人!她很坚定的说。
但我不想去,在那么多人面前,我觉得自己不是男人。

不过我曾经是男人,而且很男人,很风光的男人。
起码在一年之前,我还是。
但是一年前,一笔生意让我血本无归,生意亏了,亏了很多钱,还有尊严、脸面、信心,钱,钱,钱,钱……都一无所有了。
富丽堂皇的房子没了,什么都没了,我和女人搬进了现在住的平房。
然后,我们在后院的菜地里种了很多蔬菜,西红柿,黄瓜,茄子,辣椒……
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什么,我只有喝酒。
她生气,不理我,然后劝慰我,然后再生气。

你不走那我走了。女人生气的走到了门口。
我知道,那个门一打开,就有一条路,一直通往远方,没有尽头。
你知道么?以前我有钱的时候,总想着娶很多很多的老婆,我要是有很多很多的老婆,走掉一个我也不会心疼的。我对着她的背影说话,同时喝酒。
你神经病!她轻柔、带着笑意地骂我。
然后她打开门,可是我知道,她不能离开我,对我来说,对所有男人来说,她太好了。
何况今晚聚会的还有他的初恋情人,她不能离开我,真的不能离开我。我玩弄着酒杯,心里变得不安,我缓缓抬头,看着她。
然后一个念头在我脑袋里闪了一下,我的身子开始动了。
我终于掐住了女人的脖子,那时候,她的表情诧异,因为惊讶,还没来得及喊叫。
这是我的,这么好的她,万一变心了呢?万一走掉了呢?万一不回来了呢?万一消失了呢?我害怕,我不能让她离开我!

窗外,夜色更加浓。我没有了时间概念,只是觉得应该很晚很晚了。
因为天黑得都已经没有声音,都在睡觉。
我坐在女人的身边,喝光了那瓶白酒,胃里开始做呕,想吐,但是我忍住。
我伸过手,轻轻摸了摸她的身体,已经冰凉。
但她的眼睛还是睁着的,大大的,没有了刚见到她时的亮丽,只是在告诉我她很意外。
哭了,我开始哭了。
然后我站起身,推开了后院的门,拿了一把铁锹。
要知道,我在后院的菜地里,种了很多蔬菜,西红柿,黄瓜,茄子,辣椒。
我一只手拿着铁锹,一只手揪住女人的头发,一步步挪动着,把她向菜地拖了过去。

立春之后,耕种的季节开始了。
春天,我把老婆埋在菜地里。到了秋天,我就能收获到好多好多的老婆……


http://gonnaflynow.org/music/huranzhijian.mp3
我今天买了一罐凤梨罐头,保质期一年。现在它在我的面前,我心想过了保质期是不是真的会变质。

又是属于我的夜。
虽然屋外雨夹着雪,但室内暖气开着,这样一个美妙的温暖的夜,耳边流淌热情的优美的音乐,想起你,不知是喜还是悲;就像这个凤梨罐头,过了保质期是不是真的会变质,到时候不知是喜还是悲。
距离,你对我说的那个距离,我们的距离,其实很美。因为你我在网络里所以似乎遥远,因为遥远所以虚无飘渺,因为虚无飘渺所以微妙,因为微妙所以美丽,因为美丽所以哀伤。——这是个逻辑,我们的、精确的、简单的逻辑。

“Everybody loves to dance”,耳边飘着这样的歌词。
“我本来打算第一句说我爱你,可现在还说东说西。”
是啊,呵呵,语无伦次。
有时候发觉自己很乱,想要表达些什么,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也许这就是爱情。
如果每个人对于爱情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比喻的话,那么对于我来说,爱情两个字就象燃烧过后的一堆灰烬。那么它代表什么,它又要表达什么。

上个周末去了唐安古寺。我站在佛面前,闭目合十,我的心里在说:但愿你金身不保,香火不断。呵,应该是“金身永存,香火不断”。这个时候我很好奇我自己,在这样最虔诚神圣的时刻,内心怎么还会说错话,是不是这些天做什么都会心不在焉,因为你的出现?
那么你是我的谁或谁?
这些不重要吗?重要吗?

一堆灰烬,在我的心底,其实很温暖,因为燃烧过,只是不知所以然。

我在想,当你思考我的心情、我的想法的时候,也许有一件事是你想不到的,在我和你无限相隔的日子里,也许永没有尽头的日子里,我的那些个因为你而忧伤的时刻,你会以为,究竟是怎样的时刻呢?
会是你重病缠身的时候吗?会是你疲惫的时候吗?会是你需要安慰或帮助的时候吗?会是你寂寞无聊的时候吗?这些也是的,也不尽然是的。
你跟我在电话里在短信里在QQ上叙述的那些你梳着美丽发型的时刻,那些你穿着美丽衣裳的时刻,那些或者清晨、或者深夜、或者正午、或者黄昏,你连自己都能迷倒的时刻。你知道吗?那些美丽绝不是永恒的,它是一个一个消逝以后就永不再来的瞬间,就是在我领略到你的这些个永不再来的瞬间时,想到我永远不可能看到,永远不会有这段记忆,这才真的痛恨我们之间的距离,我才真的感到悲从中来的滋味,酸而苦。我只能忧伤地想象着遥远的你独自美丽。
“朝朝暮暮”,原来,是这样的含义。

那罐凤梨罐头我始终没有去吃,因为我不相信过期的罐头真的会变质。
就像爱情,燃烧的时候很热烈,燃尽后灰烬很温暖,冰冷之后很柔软,其实始终都是美好的。
也许因为爱情本身,也许因为你。


http://69.64.56.32:81/dj-bobo/everybody.mp3
2009-02-25 10:46:13 来源: 南方网(广州) 跟帖 144 条 在浙江,一个地级市大约具有大大小小的权力有1000余项,义乌已有618项,像重点工程项目申报和管理、医疗广告审核、机动车档案管理等都在放权事项之内,书记和市长也都是副厅级,属于省直管干部。

———解剖浙江“省直管县”改革试点
●鲜为人知的是浙江在扩权的同时也大规模减权,专家认为这才是浙江改革的最大秘密
●比中央一号文件还早,浙江正在进行第五次扩权强县试点,总的原则是权能放就放
●浙江目前还处于放权阶段,实现行政上的省直管县尚需更大政治魄力和智慧
●与浙江改革相呼应,目前已有不少省份低调搞省直管县试点,或有新突破
原来一直是年初八就开业的义乌小商品城,受金融危机的影响,直到农历正月十二才开业,据车牌号为浙GZP112的义乌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自从去年10月份以来,他每月的收入从5000元降到了3000元。
与此同时,浙江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第五次扩权强县工作,颇具意味的是,这次工作被提高到了“积极应对全球金融危机的战略高度”,被称作是“解决当前经济发展面临困难和问题的重大举措。”
具体提法上也发生了变化,从“强县扩权”变为“扩权强县”。
“这样一改,意蕴大不相同。这意味着浙江将全面实行放权。”浙江省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沈建明是浙江省直管县政策的主要参与者,对浙江的改革颇有体会。
“权力最大县”到底有多大权
在浙江,一个地级市大约具有大大小小的权力有1000余项,义乌已有618项,像重点工程项目申报和管理、医疗广告审核、机动车档案管理等都在放权事项之内,书记和市长也都是副厅级,属于省直管干部。
笔者也算是做了多年的记者,经常出入各类政府机关,但义乌市政府的大门这么好进,还是让笔者“吓”了一跳。这里完全可以用随便出入来形容。
“我们原来连门口的保安都没有,后来因为进来拣废品的人太多,我们才在门口安排了保安。”义乌市外宣办的王先生告诉笔者,“义乌市政府是没有围墙的政府,即使是市领导所在的‘1号楼’也是随便进。”
就是这样一个没有围墙的政府成为中国权力最大的县级政府。
从1992年起,浙江省先后实施了4次强县扩权改革,这些改革极大地推动了强县经济的快速发展,但改革的范围也一直限于部分经济发达县域。
2006年11月,浙江启动第四轮强县扩权试点。“赋予义乌市与设区市同等的经济社会管理权限;推动义乌优化机构设置和人员配置。”
这次扩权只有义乌一家,主要内容是:在不改变其由金华市领导的管理体制的前提下,进一步扩大义乌市政府经济社会管理权限,以社会管理权限为重点,除规划管理、重要资源配置、重大社会事务管理等经济社会管理事项外,赋予义乌与地级市同等的经济社会管理权限。
义乌扩权后的权力到底有多大?沈建明向记者透露,根据他们的统计,在浙江,一个地级市大约具有大大小小的审批权力有1000余项,而第五轮扩权强县将下放义乌市经济社会管理权限618项。
其中包括继续保留原有扩权事项524项,新增事项94项目。
“也就是说,义乌已经具备了1000项权力中的600多项,而且这些权力多为‘真金白银’。”沈建明认为,“通过扩权,义乌已基本上具备了地级市政府所具有的权限。现在义乌的书记和市长甚至都是副厅级,属于省直管干部。”
沈建明透露,义乌在此次强县扩权以后,事实上在浙江省已经获得了“十一加一”的地位,即在浙江省11个地级市以外,义乌作为唯一的县级市,在浙江省级计划中单列,浙江在经济发展各项计划指标的分配安排上(如土地指标、金融指标等),义乌也得到了单列。
“对于义乌来说,扩权所带来的最直接的好处就是审批环节的减少,办事效率的提高。”义乌市委办公室副主任施文臻一语点破玄机。
权力的扩大给义乌带来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仅从一个数字我们就可以看出来:目前,义乌人均GDP超出浙江人均水平1倍,超出全国人均水平6倍。
扩权后的烦恼地级市被边缘化?
与金华的关系问题,至今仍然成为义乌的官方禁忌,多数都不愿意谈。义乌市委一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负责人告诉记者:“市领导曾有明确指示不让我们再谈这个话题”。
权力的扩大让义乌继续保持着快速的发展,但也让义乌尝到了扩权后的种种烦恼。
根据试点意见,规划管理、重要资源配置、重大社会事务管理等权限仍然被地级市金华所保留,这就意味着,义乌市的发展,至少在短期内将仍然摆脱不了“大义乌、小金华”的格局。
与金华的关系问题,至今仍然成为义乌的官方禁忌,多数都不愿意谈。
“由此可见义乌与金华关系的微妙。”浙江省委党校教授,政治学研究所所长何显明透露,不仅仅是与金华的关系问题,其地级市与扩权县也存在或多或少的矛盾。
坊间曾传闻嘉兴谋划把下辖五个县(市)全部改成区,从而规模扩权强县的影响,但后来因为反对声音太大,没有能实现。
不仅仅与地级市的关系问题,义乌扩权后与周边兄弟县的关系也变得越来越微妙。
何显明认为,这当然并不仅仅是因为扩权的关系,“却在提醒我们,原来讲,地级市不好,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市与市之间的行政壁垒,但省管县以后,却有可能演变成县与县之间的行政壁垒。”
“县级扩权后,如何建立协调区域重复建设的机制问题成为迫切需要。”在沈建明看来,有矛盾是正常的,随着改革的深入,体制的理顺,这一矛盾正在逐步理顺。
“我认为,浙江的省直管县改革已进入攻坚阶段。原来试点时涉及的地级市不多,还好协调,现在是全部11个地级市,需要魄力和智慧。必须拿出决心来做。”
关于如何妥善解决省直管县后的地级市发展问题?沈建明透露,浙江确立了几个改革基本点,第一就是地级市不能通过配置县的资源来发展自己,地级市的发展要靠自己。
“但有一些地级市发展空间不够,确实需要扩大辖区,浙江就通过调整行政区划来解决这个问题。”比如,原来的杭州兼并萧山、余杭,金华把金华县改成区,目前浙江的这种调整已经基本到位。 (本文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胡念飞、胡亚柱) http://img1.cache.netease.com/cnews/img07/end_i.gif

〖剧本〗幻象

文学 2008-01-08 阅读 4512 回复 9
友情主演:阿飞、瓶子、如风、MR、随意、水北

(画面色彩阴暗)

夜晚,工作间,灯光摇晃。阿飞很专心的解剖着一具尸体,白亮的刀,乳胶手套。
阿飞独白:我是一名法医,编号No.1。我的工作就是整天面对这些尸体,有的出车祸死亡,有的被人砍杀死亡,有的被毒死。虽然这些死人不能开口说话,但我却和他们能够交流。比如说我现在解剖的这具,他的左手有很多茧,说明他是一个左撇子。他的牙齿有很多烟垢,说明他生前吸烟很厉害。别看这些尸体不会开口说话,其实一个人活着的时候说很多的话都是骗人的,但是一个人死了之后,就不会撒慌了。
No.1继续解剖尸体,镜头拉近,尸体流出很多血。
血流下变成红的字,片名出现:


幻 象


No.1独白:很久以前,我的第一个女朋友阿娃丽莎出车祸死了,跟另外一个男人一起死的。当时我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会弄成这样。他们的尸体送到解剖室的时候,我逃走了。因为一个人死后就不会骗人,我不想知道阿娃丽莎为什么会离开我,我宁愿自己骗自己,一直认为她还是爱我的,哪怕死了之后。但是从那以后我一想起他们同时死亡这个情节,我就很难受,所以我终于明白,一个人要欺骗别人不难,要欺骗自己的确很难。

宾馆,房间号码5048的特写。
房间里,No.1与瓶子默默的对视,电视里放着情节缓慢的肥皂剧。
窗外,汽车急速飞驰在公路上,火车声、警车的尖鸣,隐约听见。
No.1:可不可以不走?
瓶子摇头。打开房门,走进电梯。
No.1跟了出来,电梯门缓缓合上,两人从门缝里对视,No.1不舍的眼神,瓶子慌乱地回避。
随着电梯的下落,瓶子独白:那晚,我真的很想留下来,但是我却不能。我刚新婚,老公虽然不在我身边,我也应该很爱我老公。可是眼前的这个男人为什么会让我有想跟他在一起的感觉,我知道我不是因为寂寞,因为我老公也很爱我。但是这样更让我害怕。

房间里,电视里依然放着情节缓慢的肥皂剧,No.1百无聊赖地吸烟,或者坐到电脑前,在椅子上晃动着。
No.1独白:每个人都有不开心的时候,而每一次我不开心呢,我就会打开电脑,去论坛灌水。那天晚上晚她走了之后,这里的很多东西都很伤心,我只有靠在论坛灌水来分散我的注意力。

酒吧,喧闹的音乐。
如风独白:我又失恋了,这是我的第三次失恋,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这么的失败,我跟我自己说,从这一分钟开始,这个酒吧里第一个坐在我身边的男人,我就会喜欢他。
这时No.2走进了酒吧,刚好坐到如风身边。如风要了瓶啤酒,随着音乐摇晃身体喝光酒,见No.2看都没看她一眼,心生不快。又点了一打啤酒,分一半推到No.2面前,挑畔的示意比喝酒。No.2看了看如风一眼,也不示弱。两人喝了起来。
如风:看起来你喝酒很厉害?
No.2:是吗?我只是不想在女人面前示弱。
一打又一打……
No.2、如风两人脚步不稳的走在街上,暗暗的路灯,一起在路边呕吐。
宾馆,两人经过总台,MR坐在那里。
依然是5048房间。
房间里,No.2、如风两人横七竖八的躺在床上。窗外霓红灯一闪一闪。
第二天,No.2醒来,发现自己全身赤裸,如风已经离开。
No.2在MR那里办完退房,然后走进电梯,电梯门关上,门缝渐小,No.2与坐在总台的MR从门缝里对视。
MR清理No.2退房后的垃圾,躺在No.2睡过的床上独白:看一个人丢掉的垃圾,你会很容易知道他的最近的一些秘密。每次他都会来这个宾馆,看来他很喜欢这里的清静。有时,我会睡在他睡过的床上,因为这样,我好象感觉和他在一起。有些人是不适合太接近的,知道得太多反而没有兴趣。我是一个很现实的人,我知道怎样可以让自己更加快乐。

又一天。
5048,房间里。
No.2与如风在嬉戏。
如风:你记不记得你以前泡过我的?
No.2有些迷惑:我以前泡过你?真的,假的?
如风:真的。你不记得就算了。你喜欢我吗?
No.2:我没说过我喜欢你,只想找个伴。
如风眼神里闪着希望又带着伤感:说不定明天你就会喜欢我。
No.2与如风在房间里忘我地相互吮吸,疯狂地占有对方。
这样激烈的媾合,与爱情无关,甚至不是情欲。只是本能,只是释放内心的焦虑,只是对孤独极度的恐惧。
没有明天。
背景音乐缓缓地响起:"忘记他,等于忘掉了一切,等于将方和向抛掉,遗失了自己。忘记他,等于忘尽了欢喜,等于将心灵也锁住,同苦痛一起------"
迷幻的歌声里,光怪陆离的都市夜空杂乱无章。
与此同时,在迷幻的歌声里,另一间房间,MR拿着No.2睡过的仍然留有他的气息的床单,抱在自己怀里和自己做爱。黑色的网状丝袜,勾勒出她美丽的大腿,曲线毕露拒绝男人的的身体,夸张的黑色高跟鞋,看起来就象是一条和自己纠缠不已的蛇。沉醉于想象的,黑色的情欲可会有止境?易碎的快乐,原本不可靠。
窗外,列车一如既往地穿越夜晚的城市。一切都不曾改变。

解剖室,夜晚,日光灯摇晃不停。
No.1发呆,抽烟,对着死人说话:那天我很想去找她,我亦知道她很想见我,但是我犹豫了一整天后还是没有去见她。正如我很喜欢听Leonard Cohen的歌,但听多了也会觉得腻,我害怕她对我会有这样的感觉。你说呢?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可是很久以前,我曾对阿娃说,我丢掉了所有的温暖,只剩下寒冷,然后我埋葬了与阿娃的爱情。但是,我真的忘了阿娃么?为什么现在我心里却想念着这一个叫瓶子的女人?

镜头一转。
瓶子在另一房间里对着电脑灌水,发呆。

午夜,楼顶的天台,瓶子看上去楚楚可怜,站在围墙上。
瓶子抽动着双肩:你不爱我了。
No.2:你听我解释,我其实是很爱你的,真的。只是……
No.2轻轻的朝瓶子走去,脸上的笑容谄媚。瓶子抬起头来,看到No.2已经就在她眼前,吓了一大跳,No.2一把拉住了她,把她从围墙上拉下来。
瓶子:只是什么?没有继续爬上去,充满希望的眼睛望着No.2。
No.2:只是,那已经是过去式了,你明白吗?
瓶子的脸因为愤怒而开始有些扭曲,回头又往围墙上爬:你不要来拉我,让我去死。
No.2有些生气的:好,死就死,要死就一起死吧。
No.2一下就蹭了上去,瓶子眼里渐渐有些恐惧了,扑过来抱着No.2的腿:阿飞,你下来,不要想不开啊。
No.2:你这个疯女人,快放手。
瓶子立即把手放开,No.2身体惯性的后仰,掉了下去。

No.1突然惊醒,原来是场梦。满头大汗。
窗外,依然霓虹暗闪,火车经过的声音。

列车上,瓶子看着窗外。
窗外的景色向后飞驰,瓶子的心一点一点的收紧。列车上的人,人来人往。
瓶子:没有办法,我选择了逃。我知道逃离这里很简单,但是逃出自己的心魔却不容易。
背景音乐再次响起:"忘记他,等于忘掉了一切,等于将方和向抛掉,遗失了自己。忘记他,等于忘尽了欢喜,等于将心灵也锁住,同苦痛一起------"

心理医生随意的工作间。
No.1:No.1是谁?No.2又是谁?我又是谁?
随意:其实No.1、No.2是谁并不重要,就连你是谁都不重要,这些不过都是我们心里虚构的一个幻象而已。连我都是幻觉,你看不是么?
No.1看着随意整个人逐渐变淡,慢慢消失,惊诧不已,突然发现自己的手、手臂、脚、腿也开始消失,惊恐万分……



(画面突然变成阳光的色彩)

阿飞关上电脑,起身,电话响了。
水北:阿飞,出太阳了,今天天气真好,我们去爬山吧?
阿飞:好呀,我们去爬山。
阿飞照镜子,梳头发,整理领带,穿上西服,拿出钱包看看里面的钞票整理下,放进口袋,然后擦鞋,出门。
完。

阿娃丽莎你在哪里?

文学 2007-10-28 阅读 5966 回复 14
今年的秋天来得很迟,以至于昨夜的一场雨我才感觉到。
窗外的风很大,雨也很冷。
当穿过那条老街,听见一个老人低声叹息。
风吹叶落,就象电影里的情形。

如果有一天我不见了,你会找我么?
会。
会一直找么?
会。
会一直找到死么?
会。
电脑里重复地播放着苏州河那部影片。

阿娃丽莎,我们好象认识很久了吧?
好象,只是我很粗心竟然不记得确切的时间。
我想,男人都是这样的。
男人都很粗心大意,你不会因为这个怪我吧?

可是我现在不停的打电话给你,然而你的电话里说:喂,你好。我现在不在家,请在哔一声之后留话。
于是我在录音里,说很多的话,对着电话录音。
阿娃丽莎,今天下雨了。我想你。我很想你。可是你现在在哪里?
那年春天你穿了碎花的裙子出现,长长的头发,人群里很突兀的笑着。
我小声跟自己说天使出现了,我想你应该听见了吧。要不,你怎么会转过脸看我呢?
阿娃丽莎,你在哪里?你现在在哪里?知不知道我在不停寻找你?
我想,我应该是个很专一的男人。
可是在这年夏末的时候,我弄丢了你。
我想,现在我是个伤了心的男人。

第二天早上在报纸上,我登了一则寻人启事。
一个男人找一个女人,女人喜欢穿碎花的裙子,短发。
手心的掌纹,那条关于爱情的,淡得看不清。

电话录音的时间已经到了,但是我继续说。
阿娃丽莎,还记得你那个夏日的午后吗?
我们争吵,你就离开了。
在江边的码头上我找到你,你在吸烟,还有很多烟蒂。
不知道你在哪儿剪掉了头发。你说,阿娃丽莎本就应该是短发。
那时候我才知道,其实你把一切都给了我。你已经一无所有。对不起,对不起。
可是我当着你的面一直都没说对不起是吗?你还介意吧?我说了我要娶你的。你却摊出手掌。给我看你突然丢失的爱情线。
累了,要走。这就是你,阿娃丽莎。
给了我那么多的时间,为什么不多留一会儿?然后听我说爱你,听我说对不起?可是这一切已经来不及?

阿娃丽莎,你在哪里?我的声音带着哭腔。
我对着远方大声呼喊,阿——娃——丽——莎——!
可是空气里散发着郁闷的味道。我找不到你这个叫阿娃丽莎的女人,找不到,但我想念你。

我突然害怕,我害怕另一个陌生人的闯入。
是不是我已经喜欢上了静如死水的生活?所以我会害怕?
桌子上的咖啡早已经冷却,我忘了去睡。
另一个陌生人,或许是我空想虚构出来的那个人在我脑海里出现。
我开始嫉妒他了。你和他在一起?你忘记了这边还有我在找你?
阿娃丽莎,知不知道,这样会让我们都伤痕累累。
你现在会在哪儿?你那里是不是很阳光?
现在的我每天都会去江边看那流水,因为我牵挂着你,我依然记得江水里倒影着我们的脸。
那么,你记得吗?水中我们的脸,我们的笑。还能记得多久?

天黑了,阿娃丽莎你在哪里?
难道你会一直离开我,就这样纵容我?就像太阳底下疯狂盛开的太阳花。
长到这年的秋季,直到死亡。
嗯,阿娃丽莎你在哪里?
你这样让我感觉要失去你了,永远的。跟远离的感觉不同。
也许是太阳花死亡。

阿娃丽莎,我怕了,这让我很害怕。
我想去把你抓回来,抓回来。
我爱你啊!真的。
你又在哪儿呢?我怎么找不到你?

太阳花枯萎了,那会很绝对的变成一抹尘土。
阿娃丽莎,回来吧!回来之后说你爱我,我们在一起。
找一个远远的安静的地方在阳光下守着我们的幸福。
寸步不移。
我们的爱情不要死,不要死。

本帖最后由 coffee 于 2007-10-28 23:57 编辑 ]

【十月】寻找光明

文学 2007-10-08 阅读 3894 回复 10
许多年以来,阿飞一直在寻找,不停地寻找,象个迷了路的孩子,无助地寻找。
在那些一个个的路口,他遇到了也擦身而过了很多人,有些还会不会再遇见,这个也无法得知。
然而有一个名字,阿飞却是无法忘记。
只有两个字,蕾蕾。
几个月前,蕾蕾离开了阿飞,或许一个人,或许和别人在一起。这个,让他很是心痛。他也总是自我安慰,就算她跟别人在一起,也应该未必开心吧。
于是阿飞开始酗酒,开始整天地听一些阴暗晦涩的音乐。有时候,他会一整天地坐在电脑前,玩着以前不喜欢的网络游戏,或者出入在聊天室中。
蕾蕾还会回来吗?还会回到我身边吗?
阿飞时常这么想。应该会吧。他自我安慰着。
阿飞和蕾蕾在一起渡过了生命中最开心的日子,阿飞自己不会忘记,他觉得蕾蕾也应该不会忘记。
阿飞不知道在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思考也罢,不思考也罢。他借着别的东西打发日子。

初秋的一天,蕾蕾离开五个月了,阿飞把自己关在一楼的储藏室里然后打开电脑。
这天的有些异常,邻家的狗不停地叫着,阿飞却没有觉察到。
只听得轰轰几声,整个屋子微微颤抖。然后声音继续,屋子抖得更厉害了。
最后一声巨响,楼房倒塌的声音,阿飞急忙打开储藏室的门想出去,眼前却一片漆黑。
阿飞被埋在楼底了。
地震。
整个楼断电,阿飞陷入了黑暗的世界。
阿飞不知道整个大楼是不是全塌了,他很恐慌,然后想找出路,但是四周都是黑暗的。他大叫救命,可是没人应。
阿飞摸索着走出储藏室,走到倾斜的楼梯。
脚下一个软软的东西绊了一下。
阿飞用手摸了摸,摸到一个人头,还有粘粘的有腥味的东西。
原来是具死尸!
阿飞胃里做呕,整个人顺着楼梯滑了下去。
忽然一阵风吹过来,一个声音从空中而来:欢迎来到地狱。
地狱?我这是?我死了么?
阿飞揪了揪自己。疼。
可是我感觉到疼啊?我死了?
当然,你还会有这种感觉的。正如砍掉了手臂的人,也会总觉得手臂还在那里。其实你已经死亡,疼痛的感觉总还会有。一个声音从空中传来。
可是,可是我不能死,我还要等我的蕾蕾回来。我一直在等待,我不会放弃的。
很好,你还有信念,这很可贵。你若要离开地狱,重返人间,那你就去找到一个出口,寻找光明。那个声音说。
我不能就这么死了,阿飞心想。
阿飞曾经问蕾蕾,如果有天我死了你会怎么办?蕾蕾赶紧捂住阿飞的嘴巴,不许胡说,你死了我也跟你一起死。
对,我不能就这么死了。于是阿飞疯狂的四处奔跑,出口,通往光明的出口在哪里?光明,光明又在哪里?
地上全是死尸,这些死尸全都痛苦地扭曲着颜面,有的断了腿、有的肠子流在体外,上面爬满了白色的虫子。
池塘里全是红色的血水,就连路边的树也被冷风吹着,上面挂满了粘粘的东西,阿飞走近一看,都是些人的内脏和残缺的四肢。
头晕,作呕。
四处奔跑,阿飞只有四处奔跑,四处寻找,周遭都是阴冷黑色的,出口在哪里?
恐慌,阿飞开始恐慌,但是他心里清楚,必须镇定下来,不然就会失败。

阿飞仍然在奔跑,这个让他想起了那次和蕾蕾一起在田野里愉快地飞奔。
那是个阳光灿烂的春日午后,油菜花开了,阿飞和蕾蕾一起来到了郊外。
绿色的,黄色的,蝴蝶在其中翩翩起舞。还有远处飘来的歌声。
真漂亮,蕾蕾说,然后她在花丛中追逐着飞舞的蝴蝶。
阿飞则在一旁编了个花环给蕾蕾戴上,你就象个天使,落如了我的手心。
然后他们飞奔在田野里,追逐着美好的生活。
这个下午,一切是多么的甜美。
可是现在,就剩下了阿飞一个人,在地狱里无助地四处奔跑,四处寻找。
来到一个倒塌的房子,阿飞觉得有些口渴,然后进去打开了水笼头,可是流出来的却是鲜红的血。
外面的风在吹,阿飞觉得疲倦,软软地坐在那里,冰冷的水泥地板。
那天的奔跑后,阿飞和蕾蕾在暖暖的春风下晒着懒懒的太阳,并排躺在草地里。
我们就这么在一起,直到永远。
嗯 ,不分离。
还记得我们是怎么认识的么?
当然记得,那个时候你真傻,班上的所有男生都跟我说话,唯独你例外。
嘿嘿,我是在装酷啊。
可是我知道,你总是经意不经意的看我。你的眼神让我吃惊。我喜欢你这样的男孩子。
你太出众,你太优秀,我不知道我能不能……
呵呵,就说你傻嘛!要不是那次在图书室,我有心坐在你身后,有意向你借钢笔……
原来这些都是你有心的?我还以为是天赐良缘呢。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看电影么?
记得,在学校的露天电影院,罗马假日。
想起你当时怯生生地约我看电影时的样子就好笑,说话都结结巴巴的。
我。我有吗?我倒觉得那时候很潇洒。
……

可是,可是你现在样子很狼狈,出口在哪里?阿飞无力的用眼回望了下四周,全是阴暗的、死人的颜色。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阿飞缩在废房子的一角睡着了。
他看到了蕾蕾,依然美丽可爱的蕾蕾向他走来,向他张开双臂正欲拥抱,一只魔爪伸了过来,抢走了蕾蕾。
阿飞惊恐的想夺回蕾蕾,但是浑身不能动弹。蕾蕾的眼神充满了失望。
看着蕾蕾一点点地离他远去,阿飞大声呼叫。
然后从梦中惊醒,原来是场梦。
废墟中的阿飞抹了抹眼角的泪水,口渴得厉害居然还会有泪水。
蕾蕾说你太在乎我了,我感觉不到自由,我需要自己的空间。
我爱你,当然要很在乎你,这个也有错么?你要自由,要自己的空间,我可以给你。阿飞大声说。
是啊,我可以给你,我可以给你啊。阿飞在废墟中抽噎。
我要离开这地狱,我要找到光明。阿飞又开始四处寻找。
地上没有一个活着的人,到处都是血腥味。
乌鸦叼着人的内脏飞走,那些内脏滴着血,还有的肠子沾满了粪便。
水里面游着的是人头鱼身的怪物,那些人头有的挤破了流着白色的脑浆。
经过一棵树下,头上碰到东西,原来是流着血的人腿。
可是这些都不再让阿飞感到恐惧,也无力恐惧。
走了很长时间的路,又饿又渴。
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
依然没有找到出口。
阿飞嘴里念着蕾蕾的名字,双腿发软。瘫倒在一个垃圾堆旁。
阿飞忽然觉得自己也象个垃圾,一个没用的垃圾,为什么找不到出口,为什么自己这么的没用。
嘴巴很干,肚子很饿。
阿飞头晕目眩。
恐怕我就要死在这里了,见不到蕾蕾了,再没有人象我这么在乎她了,她终于有了没有我的自由,她终于有了自己的空间,可是她会不会幸福?唉,这个也不是我操心的事了,我不是要死在这里了么?你看,我和这堆垃圾多么的相象。我是垃圾,垃圾是我。出口找不到了,光明在哪里?不用找了。蕾蕾,蕾蕾,蕾蕾……

过了很长时间,阿飞终于醒来,白色的世界。
这是哪里?
你醒了?阿飞朦胧的看见,是蕾蕾。
我是在天堂吗?
这是医院,你怎么这样不注意身体?国庆七天你就不吃不喝连续玩了七天七夜的游戏,看你现在成什么样子了!
看见了蕾蕾,阿飞心里一阵喜悦。
这个时候,暖和的阳光从窗外投射了进来。



残酷的现实但是我们不能失去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每一次写帖都是一次痛苦的经历,感冒几天了,就这样吧.

本帖最后由 coffee 于 2007-10-12 14:15 编辑 ]

【九月】迷途

文学 2007-09-19 阅读 4142 回复 12
好久都没来到这里了,也好久没听到我言语了吧。那,现在我要对你说这段时间发生的一些事情。恩,这只是一些事情,你可以把它当成故事来听,不必当真。
认识张阳还是在选拔微笑大使的时候,那时我正好也很有些空。怎么说呢,那时候其实应该是我这几年里感觉最轻松的时段,我仿佛得到了解脱,我可以很自由自在的去做我想做的事情,也不会有人来烦我,也不会有人整天在我耳边唠叨吵骂。
我终于一个人,因为我离婚了。

那天,正在评选微笑大使,我一个人好奇的逛到评选现场看见台上很多美女,不经意看到了32号张阳,那女孩子唱了首歌,让我感觉很有青春的活力,我又看了看她,很特别。
呵,但是这个世界这样的女孩子很多很多,就象那一朵朵的花儿,对于我来说只是渴望而不可及。当时我也没特别在意,只是记住了这个女孩子的号码和名字,虽然她在最后落选了。
第二天,在中天街逛街的时候,我看见前面一个新疆样子的小孩正准备偷一个女孩子包包里的东西。出于职业性的习惯,我大声呵斥了那个小偷,那小偷跑走。女孩子转过身来向我道谢,我一看,是张阳。
你叫张阳,我喜欢你昨天的演出。
是吗?谢谢你。她看起来很自然,面带着微笑。
你是我心中的微笑大使。
然后我们就这样算认识了,并且相互留下了电话号码。
很简单,好象也很顺理成章,这让我想起了我的初恋,那个叫阿娃丽莎的女孩子。
我和阿娃丽莎的第一次见面也很简单,可是到后来那变成了我心里一辈子的痛,无论何时何地都不会忘记。那一年的秋天,我亲手杀死了我的阿娃丽莎(见《天黑了我奔跑》http://bbs.zxwindow.com/viewthread.php?tid=6798)。
我是个杀人犯,我永远都在承受着内心的审判。
几年之后,我匆匆结婚,但是这样的婚姻不是我所想要的。所以理所当然地直到现在我又离婚,于是又伤害了一个女人。
一天我在网上遇到了木非,告诉了她这一切,不知道她心里是责怪我还是知道早就有这么一天。
虽然一个人之后觉得解脱,但是总还是感觉失落了很多。我就好象是来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忽然找不到行走的方向。
我陷入了迷途。
在这个城市的边缘,我就这样重复着每一天。
这样的城市,让我的神经的渐渐地慵懒和荒芜就象一只烦躁的无头苍蝇,无处可去。
这也许是一种疲惫,是否我应该离开这儿或者去好好休息?
不要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木非这样安慰我。
也许吧。

有一天,张阳打我电话,喊我去唱卡拉OK,天鹅湖广场。
于是我去了,包间里很多人,里面除了张阳我都不认识,她很显眼,在里面就好象是朵特别的花。
昏暗的灯光,动听的音乐,煽情的旋律,温柔的歌声。
这一切多么的美好,多么的惬意。
那天所有的人都误以为我是张阳的男朋友,这让我感到不自在,我跟她才刚刚认识啊。
可是张阳很细心,她仿佛也觉察到了我的不自在,她时不时的跑过来跟我说话,于是这样让我感觉不到紧张。
她开心地唱着歌,我就坐在包间的一角对她微笑。
聚会终于结束,我开着车送张阳回家。车刚启动,我忽然对她说,夜色这么美好,我们去兜风吧。
然后车子飞驰在午夜十二点钟的公路上,在夏日凉凉的夜风里。
车窗打开,清新的空气。晚风吹动着张阳的秀发,飘过来一阵阵的香气,让我陶醉在其中。
张阳侧着头看着窗外向后远行的树,一只小手不停的摆弄着自己的衣角。
收音机里播放着午夜里的最后一首情歌,莫文蔚的电台情歌。
车子开到一个空旷的位置,我缓缓停了下来,我们没有说话。
月光时隐时现,那首情歌依然在播放。
要知道,这时候根本都不需要任何言语。你看,远处月色下的水面多么的美,这一切多么的温馨。
就这样过了许久,那首情歌终于不在歌唱。
回家吧。张阳开口道。
恩,回家。
终于到了张阳的住处,她下了车,跟我挥挥手告别,又做了个打电话的姿势,我会心的笑了笑,看着她消失在楼梯走道里。
我在那里停泊了许久才回家。我思考着这个叫张阳的女孩子,眼前不断地浮现着她的画面。
我没去想以后我和她会有什么发展,但我知道她已走入了我的生活。
当我的车驶入到一个十字路口,看着红绿灯和路标,我是否已经清楚我该往哪个方向打方向盘,还会不会再次驶入迷途呢?
有些时候我也会很情绪化,沉迷在自己精心编织的故事情节里。这样不好,木非也告诉过我。
那天晚上回家,我倒在床上,听了一夜的那首电台情歌,直到我昏昏入睡。

往后的这个夏天,我和张阳经常在一起吃饭,泡吧。
我很喜欢看她做事情很认真的样子,在西餐厅点单的时候,唱卡拉OK点歌的时候,在超市购物的时候……
她跟我说话也会一直看我的眼睛,不管在哪里好象这世界就我们俩一样。
还有,甚至在吃饭的时候,她对里面的每一粒饭几乎都会很认真。
我笑着对她说,你在研究什么呢?
她忽然很严肃地说,竹筒饭,很香,要不要来一口?
我顺势用勺子来了一口,品尝了一下,不错,果然珠圆玉润!
然后她咯咯地笑了起来,象清脆的铃声。
就这样过了一些时日,有一天,我们仍然约在千味咖啡吃饭。
那天,我突然感觉她言语有些少了,长时间的她坐在那里,看着窗外的霓红灯没有言语。
怎么了?不舒服么?我问道。
没什么,她拨弄着餐具微笑着说。
然后从这次后直到现在我都没有见到过她了,她的电话关机,也没有在网上遇到过,其实我从一开始进千味咖啡的时候就应该感觉得到。
其实也没什么,在这样的世界里,我们谁又不是对方的匆匆过客呢?
就象是很久以前的阿娃丽莎,离开我很久,又是那么的突然,那时候我也是措手不及。
木非也很久没有跟我联系了,上次联系的时候记得她跟我说她有男朋友了,到了这个时候会不会都已经结婚了呢?
还有一个人,早些的时候去了日本,这以后会不会再遇见?
世事无常,我们谁又能保证现在握在手里的以后也会依然在手心?
这一切我无从得知,我又遇到一个十字路口,我找不到路标,我的状态昏迷,我无处可去。
这又是一个迷途。

后来,也就是在最近,有一次我在网上终于遇到了张阳。
我小心翼翼地在QQ里打了几个字,你消失很久了。
恩,我知道。你现在还好么?
很好,一切如初。可是,可是你去了哪里呢?
我去了哪里这个并不重要,也许我们会再遇见。
是么?
其实如果是在我年少的时候,有人对我这么说,我或许会把这样的话当作是一种寄托,会天天期盼。可是现在,我还会有什么奢求呢?
张阳又跟我说,开心点,你每天都要开心。
恩,你也要小心地好好保护自己。
呵,因为要等到我的下一个出现还会很久。
呵呵,我们都笑了。
张阳又敲过来几个字,生活就是这样,我们应该勇于面对。开始新的生活吧!
恩,开始新的生活。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