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妞

传递正能量!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歪打误撞我走进了汽车维修行业,认识了我的师傅,今天的主角就是她,一个在修理行业,坚持了十年之久的女人。都说干一行,爱一行,对于她我更多的就是佩服,女人最美好的青春都奉献给了车辆。想想人生又有多少个十年?在一起共事的日子里,有过太多美好的回忆。

师傅最大的缺点就是不爱动,这一身的“肉肉”就从来没掉过称。干这一行扯皮拉筋的太多了,尤其是把厂从西环一路搬南湖以后,以前经常把大车往办公地方一横,影响你办公。更过分的是个别人,还会从南湖街上买几串大狗链子,大张旗鼓的把门一锁,三天两头堵门闹事,经常都是警察来了以后,乖乖老实了。明明是帮别人解决问题的,把服务做到了窝囊的地步,二个女人经常被骂,遇到神经病还拿东西砸你,我们一起受过太多的委屈,讲道理的人有,蛮不讲理的人更多,所以说她能在钟祥做这么久,实属不易,各种身心疲惫。我在武汉就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老板从来不修本地渣土车,再赚钱也不修,也有极个别不讲理的,都是老板自己解决,这就是区别!在我和她手中,最贵的赔过发动机总成,变速箱大修基本上都是好几千块钱,小到一个密封垫和油封都不能缺,装上就会漏油,再重新返工维修。

她的工作经验绝对是再我之上,我比她多接触过一些品牌。她主攻的是发动机,我是从发动机做到底盘,电控我俩都会,她从国二发动机做到现在国五。我没做玉柴发动机以后,基本上都是雷诺发动机为主,牵引车跑长途的马力都大一些,康明斯和雷诺二者都各有优势,到锡柴、朝柴、玉柴和潍柴发动机维修等等 ,我们跟修车师傅一样都会用卡尺,配件的型号实在是太多了。她接触的大多数是四配套,我基本上打交道的都是六配套,每一款车型用到的保养品,用多少升发动机油,加多少变速箱和轮边油,用什么型号的机油滤芯、燃油滤芯和空气滤芯,通过车辆型号和马力大小,知道车上装几个机滤(有的一个,有的二个),空气滤芯和柴滤用户有的会改装。现在路上跑的车通病就是会各种故障灯亮,尤其是尿素灯报警,非常的多。可以将添蓝喷嘴拆下来,用开水烫一下,吹干净怕堵塞。尿素质量不达标,经常就会造成喷嘴堵塞,尤其是外面来路不明的便宜尿素,就像加不达标的油,喷油器(油嘴子)坏的就特别多,严重的会影响到车辆发动机,造成拉缸拉瓦,烧机油一般是冒蓝烟。冬天车辆容易打不着,大多数气温低了,低压油路进空气,泵一下油就行了,解决不了的再判断是不是起动机不工作了。

我和她基本上都是跟修车师傅和司机朋友们打交道,以前师傅们都是车往停车场一停,就去住宾馆了。现在运费低了,各行各业都不好做,很多人吃住都在车上。现在钟祥市场的新车越来越少,比往年都减少很多了,她现在工作也比较清闲。现在偶尔会陪我走一走,21世纪花园离我俩都不远。都各自有自己的工作,相聚的时间太少。

她跟我恰恰相反,是个十足的“多肉”控,楼顶上的秘密小花园,种了各种各样的月季花和多肉,洋气十足的拗口花名字,她都能倒背如流。会做各种各样面食和点心,蛋黄酥就是她以前中秋节杰作,我专门收藏了有她的各种作品,看了让人垂涎三尺,难怪她瘦不下来。腊肉荠菜包子是她做的,我二只手上阵都捏不团圆,蒸出来以后长得太喜庆了,个个包子咧个大嘴巴。美颜相机把她做的包子褶皱都磨平了,比我强多了

工作曾经给了我俩太多的不公平,我们承受了太多的委屈。这些都不算什么,心态和素质都是最重要的,我们不能把自己的委屈迁怒于别人。这位姐姐不玩钟祥论坛,祝她继续在修车行业里发光发亮,愿我俩友谊天长地久!

绿植

灌水 09-17 16:25 阅读 972 回复 6

武汉短暂的停留

爱秀 09-17 14:47 阅读 3948 回复 3
在武汉最怀恋的日子,就是每次休息弟弟都能陪着我,他是在我大城市的精神寄托!处处关照着我,我的第一站就是阳逻,童院停车场里面是我生活的场所,门外是我工作的地方。图二就是我居住的房子,破的就差没有墙了,如今看到这些怀旧的老照片,不知道我心里是作何感想,房间里面最值钱的就是一个高低床。

走路锻炼成了我最大的爱好,到处都留有我到过的足迹。工作的时候,寸步不能离,中午可以“葛优躺”,在靠椅和沙发上睡觉,师傅拿配件再爬起来登记,通过监控对修理厂车辆了如指掌,师傅们闲暇时候玩玩跳一跳,拼多多种水果,都是被我带歪的。修车师傅们非常辛苦,穿不上一件干净的衣服,半夜三更都得随叫随到,经常外出抢修车辆,挨饿也非常常见。工作环境也艰苦,说句难听的地上有水,你也得爬进车空去修。

阳逻线开通之后,跟武汉市区也是接轨的,每次出行也很方便,汉阳沌口我每个月都会去玩。带过几个徒弟,带一个走一个,跟车辆打交道也实在是太无趣,每天面对这些配件自己都麻木不仁了。后来离开了阳逻,跳槽到东西湖走马岭,东风商用车4S店,汇通公路港是我们居住的地方,这里有最大的信息交易中心。

直到重新回到钟祥,和武汉彻底告别了,结束了在外漂泊的日子,这些都将成为我脑海中最美好的回忆,没有任何的勾心斗角,转行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个损失,毕竟坚持了那么多年,前功尽弃,一朝回到解放前
从小我就饱受扁平疣困扰,上学特别的自卑,从来不敢照镜子。二个手上长满了瘊子 ,一个手指头上大大小小十几个,密密麻麻的,随着年龄增长,跟随脸上的扁平疣是越长越多,最后严重的时候半边脸都是,初中上学都是低头走路。事实上扁平疣,我老爸一共带我来钟祥治疗过三次,前二次都在人民医院,好一段时间以后又复发,治不断根!聚肌胞的针不知道有没有打过,是一针比一针疼,前前后后挨了二十多针,还没打到第十针就瞬间泪奔

第三次我爸选择了更换医院,走进了钟祥皮肤病医院,当时我读初二,不可能在钟祥治疗,找医生把药水开回家,二盒聚肌胞和二种药膏,一种味道特别好闻,到现在都还记得,药的名字忘记了,边上学边在学校治疗,找学校的医生帮忙打针,治到最后脸上越来越痒,渗的满脸都是,当时几乎绝望了,没过二天奇迹般的恢复了,连同手上的胞状瘊子,都一并全部消失了,再也没有复发过。谁家孩子如果也遇到这方面困扰,可以去皮肤病医院找他们,至少可以少走弯路。

不知道何时起,鼻子旁边长了一个“小东西”,武汉医院检查说是囊肿,危险三角区不能碰,再次走进钟祥皮肤科医院,这次走进的是美容科,激光把它打了,越长越大确实不好看,又怕“变异”了,因为专业,所以放心!做了的第二天,小崔就把我拉着,去看何先生和冬瓜皮打鱼,就用口罩😷遮了一下羞。钟祥皮肤病医院位于安陆府中路21号,5路公交直达三中下车,步行二百米即到,妥妥的灌水广告帖
继续来一波深夜“放毒”,今天的主角是何先生(图一,小崔老表),图二冬瓜皮(跟何先生是老表),这关系不知道你们能不能捋清。小崔和冬瓜皮同出一个师傅门下,冬瓜皮是二师兄,小崔是关门弟子。三人身上的共同点就是黑的太分明,白的不明显

好兄弟就是有苦一起抗,小崔就是图三穿白衣服的。写帖N年了,从来没有露过一次正脸,永远都只有一张背影,现在他在外面也是风吹日晒,三人都白不起来!随着小崔的离开,感情并没有因此而变淡,借着桌上的啤酒,约好了十一继续一起钓鱼。

小崔对我挺好的,生怕我饿着了,跑回家把我接出来吃宵夜。其实那天他心情非常不好,我竟然没有看出任何破绽,大半夜被我发现了,也没有打扰他休息。第二天才知道出事了,不告诉我是为了不让我担心,他已经心里不舒服了,不想让我一起跟着难过。现在想想,感谢他的这二个好兄弟,下午一直陪着他。除了安慰他忘记这段不愉快,已经发生的事改变不了,在我的心中是这样想的,能用钱来解决的都不是事。想多了和自己过不去,烦恼就像过眼的云烟,随着风轻轻一吹,就荡然无存了!没有一句埋怨,除了安慰他,第二天陪他去蒋家冲钓鱼一下午。这些经历还得瞒着父母,我们自己扛,最后十二个字做总结:夫妻之间相处之道,理解万岁🙌🏻!

天凉了,多穿衣!

灌水 09-16 21:17 阅读 1914 回复 3
这个天气真是变幻莫测,早晚温差比较大,还呼呼的刮大风,还好体积庞大,风吹是屹立不倒!早上穿了一件加绒卫衣,看到穿短袖的人冻得瑟瑟发抖,还在幸灾乐祸,得亏自己有先见之明。结果上班还没半个小时,就热的扛不住,摸摸口袋里面的“毛爷爷”,还好够买一件短袖,二话不说拿了一件男款175,别问我为什么?就留给小崔明年备用,他为我的愚蠢之举来买单,这段时间上班坚决自带短袖,再也不相信天气了。

秋高气爽的,夏天终于结束了。翻开衣柜完蛋了,没有黑衣服接盘了,下班的路上就在想,我要是晚上六点左右能醒,就出去买“装备”,要是一觉睡到八九点,那就算了吧!跟金都几乎挨着,那条路几个月没去了。

昨天晚上二点多爬回来,三点才睡觉,早上六点🕕把我闹醒,睡眠时间严重不足。回家以后一觉睡到天黑,六点四十出门去外面走一走,地下商城是第一站。里面有些萧条,熙熙攘攘的几个人,怪就怪门面费太贵,羊毛出在羊身上,加价到消费者身上,我们来为此买单。店铺是一个老板接一个老板的换,不怕死的真多,你不上别人立马上。从地下商城走到了阳春大街,结果还是一无所获,在老北京布鞋里面斩获二双黑鞋,这是今年回购的第五双了。

码头街是回来的必经之路,路上偶遇到三个同事,亲切的打了招呼。这条路十几年前,我就经常在这里出没,小到巷子里面的任何一个网吧,都去光顾过。以前做梦也没想到,我会在这里扎根生活,这些都是钟祥论坛的功劳,我的房子也是来源于这里,冥冥之中注定都是缘分!

蒋家冲垂钓记!

钓鱼 09-14 21:40 阅读 5650 回复 15
蒋家冲是小崔和冬瓜皮经常去钓鱼的地方,昨天晚上老板放鱼了,今天都想去丰收一下,最后二十几个人,全军覆没了。蒋家冲位于钟祥九里,从南湖过去途径老九里,赵庙村客运站对面马路进去,老板建有钓鱼群。

今天早上乌云密布,本来不让小崔去钓鱼,师傅呼叫一声,心就立马飞走了,二人商量好了,我下班他回来接我一起过去玩。帮他提装备送下楼,休息一会就出发去上班,特意找了一件格子衬衣,留着下午穿。上午天气不好,下很大的雨,水里缺氧鱼儿都不上钩,我还挺担心他们,山沟沟里头联通卡没有信号,电话根本打不通。

以前我去的都是竹里店,蒋家冲今天是第一次过来。放眼望去,就我一个女同胞。此时雨已经停了,对面也有挺多人的。第一条鱼是个屎光皮,第二条是个没睁眼睛的小昂菇子鱼,鱼“孙子”都被我钩上来了,蚯蚓换成苞谷,准备看看有没有鳊鱼上钩。钓了一会我就开溜了,夜钓的人都陆续来了,昨天晚上他们也惨败,八十块钱钓了四条鱼,白天钓鱼是五十一天,三十钓半天。

钓不到鱼,一个个都陆续收摊回家了。今天不是败给了自己,全部败给了天气,东桥八一水库今天去钓鱼的,战果颇丰富,看到冬瓜皮分享的照片,垂涎三尺!对于男人而言,追求的是结果;对于我来说,享受的是游玩的过程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