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八大山人——朱耷的画

发表于 2018-08-27    阅读8949  收藏








钟祥市博物馆展览室有八大山人——朱耷的字画,是博物馆八大镇馆之宝之一
















了了几笔,我们品味了几百年,这才是真正的水墨国画!




如果你敢在书画界问一句:八大山人都有哪八个人?估计你会被乱!棍!打!死!

八大山人,只有一人,就是大名鼎鼎的朱耷。朱耷(1626—约1705)字雪个,号八大山人明朝宗室宁王朱权后代祖父、父都能诗善画,他从小受到熏陶八岁即能诗,善书法,工篆刻,尤精绘画八大山人为清初“四大画僧”之一,以大笔水黑写意画著称,尤以花鸟画见长。他的绘画能取法自然,又独创新意;师法古人,又不泥于古法;笔墨简练,以少胜多。高妙的画家都善于留白,都谙知空白处的雅致、静谧、阔达和朗逸。细心的观者能够听得到画面的呼吸。八大山人是至简的,简到极致,让人在大片空白中仔细端详那至简笔墨的极美。八大花鸟画最突出特点是“少”用他的话说是“廉”,有时满幅大纸只画一鸟或一石,寥寥数笔,却神情毕具。少,也许能有人作到,但是少而不薄,少而不贫,少而不单调,少而有味,少而有趣,透过少而给读者一个无限的思想空间,这是难有人作到的。从构图来看, 八大山人非常善于利用空间画面上出现的大面积空白,不仅为了造成视觉上的形式美,而且留给观众丰富的想像馀地。大幅宣纸,或绘一条鼓腹之鱼,或画一隻孤零之鸟,无水,却似水中游;无靠,却冥冥中有倚。通过大面积的空来凸显小面积的实。画荷叶,他善于只画出了荷叶的少部分,给观者的感受是藏而不露,十分含蓄的表达方式。荷叶的“不似”与荷花产生了一种对比,含蓄而使人生无尽的联想。八大山人形式和技法是他的真情实感的最好的一种表现。笔情恣纵,不构成法,苍劲圆秀,逸气横生,章法不求完整而得完整。他的一花一鸟不是盘算多少、大小,而是着眼于布置上的地位与气势。画面中荷梗的“线”与不完形荷叶组成的“面”相结合,使画面富有了变化。荷花用干笔写出形状,其右下角的荷叶是用湿墨画出,左上角未展开的荷叶是用浓墨写出,而荷梗是用淡墨写出的,墨色的干、湿、浓、淡,都在仅有的物象中表现得淋漓尽致。怀揣着国破家亡的痛苦心情,借花鸟、木竹、山水来抒发对满洲贵族统治者的不满和愤慨,表现他那倔强傲岸的性格。因此他画的是鼓腹的鸟、瞪眼的鱼;或是残山剩水、老树枯枝;或是昂首挺胸的兽类,振翅即飞的孤鸟;或是干枯的池塘、挺立的残荷,而其中又有活泼的游鱼、生动的花朵......(网络资料)



  • 回复13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18

2018-10-05

粉丝 18

2018-09-03

粉丝 18

2018-09-03

粉丝 18

2018-09-03

粉丝 18

2018-08-30

粉丝 3

2018-08-28

粉丝 18

2018-08-27

粉丝 23

2018-08-27

粉丝 23

2018-08-27

粉丝 23

2018-08-27

粉丝 23

2018-08-27

粉丝 23

2018-08-27

粉丝 23

2018-08-27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