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加冰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近年来,生活在中大型城市的人不难发现,摆地摊的人越来越少了。以往常出现城管与小商贩的冲突消息,也基本没有听过。地摊经济,仿佛被“创业创新”洗刷得很干净。伴随着产业结构转型与外来人口腾退“运动”,大城市的外地务工人员借着这次疫情回去便不想再回来。很多地方小区居民纷纷表示,日常生活支出高了不少,尤其是水果蔬菜。那么,重新开放地摊经济,我们是倒退还是前进?什么是地摊经济?地摊经济是一些小商贩们在没有钱买店铺、租店铺的时候,通过在路边摆摊谋生,由此催生出了地摊经济。地摊经济由来已久,只是城市未给予完全的合法化,是处于一种边缘经济。在全国各地,沿街叫卖的小商贩和城管这对“天生冤家”已经“斗智斗勇”了几十年,从“猫捉老鼠”到暴力对抗,一幕幕市井短剧,在人们习以为常的眼光中不断上演。不可否认,“地摊经济”在便利一部分人的同时,不可避免地会给城市管理带来一些麻烦。然而,在国际金融危机蔓延、就业困难加剧的背景中,解放“地摊经济”意义重大。它不仅可以拓宽就业渠道,也可使作为弱势群体的小摊贩以极低的成本维持生存。可以说,“地摊经济”也是市场经济的组成部分,不但可以解决很多人的就业,还能满足普通百姓的生活需要,活跃城乡交流。开放地摊经济比大力推广电商更有利于就业吗?谈到电商,不少批发零售业老板一肚子火,他们也想走这条路,奈何还没上道就又出现新的玩法。最让他们头疼的是工厂跳过经销商,直接通过互联网方式卖货。虽然对消费者来说,价格被“打”下来了,但是对国家来说,又将有一批人濒临失业。没有人敢说互联网不好,它冲击着各行各业不得不面向转型升级,但同时它也具有一定的门槛。互联网巨头们把持着流量入口,通过高昂的广告费用代替“店面租金”。最后真的能挣到多少钱?恐怕只有某宝电商运营者知道。而开放地摊经济不同,他们支付的成本低,收益也较为可观,带动就业效果明显。最近成都市开放摆地摊。据说解决了10万人的就业。以往之所以不让摆地摊,主要是从城市整洁、容易管理的角度出发的考虑。当年有一段时间,城管和街头小贩的冲突还比较多。但是随着经济的发展和城市管理水平的提高,我们完全有能力来解决城市管理和街头摆地摊的问题。摆地摊也可以很干净,卫生整洁,也可以很容易管理。主要看城市管理者的管理水平。尤其在今年疫情影响经济的情况下,城市管理者应该对摆地摊的群众更多的宽容。所有的商业行为都是因为需求才导致的供给,存在必然有其理由,不能一刀切取缔。说说开放摆地摊的价值1、有利于解决低收入家庭人员就业,相对于实体店铺的投入巨大、网店的复杂操作,街头摆摊更容易解决帮助低收入人群解决家庭困难。2、有利于帮助农民解决农产品销售问题。今年疫情也影响了农民的农产品正常,网上之所以很多地市官员都上直播带货当地特产,就是因为农产品的正常销售体系在疫情下受到了破坏,很多农产品价格暴跌仍然没办法卖出去。而从上到下依靠政府和社会来解决农产品的销售短期内并不现实,开放地摊,也有利于农民自己解决农产品销售问题。要相信人民群众的智慧和吃苦耐劳精神。3、有利于繁荣实体经济。之所以现在中国的消费都在急速往电商网上转移,主要是因为实体店铺租金太高,但都在网上消费,人们外出上街的欲望就会逐步降低,餐饮娱乐其他消费就会受到较大冲击。街头的繁荣对于实体经济非常重要,街头小摊贩的增加能有效降低实体店铺的租金,更能增加商品流通。热闹、繁华的街道既是一道风景,也是经济发展的需要。因此,我们更要辩证的看到地摊经济,不存在所谓的倒退或前进,同时也希望国家能带领人民更快从经济困境中走出来!讨论:你期待地摊经济重新开放吗?东方网 查看原文

南方都市报
大鱼号
10小时前
南方都市报官方账号
关注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期间,真假信息难辨。

1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官方微信发布一篇对疫情中谣言治理的文章,谈到武汉公安机关处罚8名发布“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7例SARS”的事件。文章认为,8名信息发布者发布的内容并非完全捏造,主观上并无恶意,考虑到该类谣言在客观上对一定范围群体自我保护意识的提高有一定积极影响,且澄清该类事实较为容易,执法机关对这样的“虚假信息”理应保持宽容态度。


1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官博发文谈“谣言”治理。

事情源于2019年1月底,一张网传微信聊天截图称“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7例SARS”。对此,武汉市公安局1月1日通报,8人因散布上述不实信息,被警方依法处理。

1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官微文章称,在武汉市公安机关处罚的8名发布‘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7例SARS’的案件中,“如果机械地理解适用法律的确可以认定,鉴于新型肺炎不是SARS,说武汉出现了SARS,属于编造不实信息,且该信息造成了社会秩序的混乱,符合法律规定的编造并传播虚假信息的行为,给予其行政处罚甚至刑事处罚,有其正当性。但是,事实证明尽管新型肺炎并不是SARS,但信息发布者发布的内容并非完全捏造。如果社会公众当时听信了这个“谣言”,并基于对SARS的恐慌而采取了佩戴口罩、严格消毒、避免再去野生动物市场等措施,这对我们今天更好地防控新型肺炎,可能是一件幸事。”

文章建议,执法机关面对虚假信息,应充分考虑信息发布者、传播者在主观上的恶性程度,及其对事物的认知能力。只要信息基本属实,主观上并无恶意,行为客观上未造成严重危害,对这样的“虚假信息”理应保持宽容态度。文章称,试图对一切不完全符合事实的信息都进行法律打击,既无法律上的必要,更无制度上的可能,甚至会让我们对谣言的打击走向法律正义价值的反面。”

文章称,鉴于社会生活纷繁复杂,新类型谣言层出不穷,审查不同情形的行为,应结合其主观恶性与客观影响等情形综合判断。

采写:南都记者 黄驰波
查看更多 >